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零三章 来啊快活呀(为盟主黯尘无殇加更)

第三零三章 来啊快活呀(为盟主黯尘无殇加更)

    “要了你?什么要了你?”

    李轩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直到望见薛云柔那晕红的面颊,含着春意的眸光,李轩才蓦然醒悟。

    然后他心脏就不争气的剧烈跳动起来,一身血液变得滚烫。

    李轩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烧起来,连话都说不囫囵了。

    “云柔你,你说的莫非是指造人,**的意思?”

    “什么造人?**?”

    薛云柔一时没法理解这些现代词汇,她的做法是将她的娇艳红唇,直接印上了李轩的唇,然后相濡以沫,抵死缠绵。

    当彼此的粘膜交触,那股直击心灵的触感,竟让她心灵战栗,背脊发颤。

    直到足足三十个呼吸之后,薛云柔才不依不舍的退开。

    她用一双藕臂环抱着李轩的颈部,口里微微娇喘着,发出香甜的吐息,唇角旁则挂着一抹银丝。

    “我的意思是鱼水之欢,巫山云雨,于飞之愿!轩郎,就在今晚,你要了我,让云柔做你的女人!”

    这一次,薛云柔却不再是询问,而是含着不容动摇的坚决。

    她看李轩的眸光,则是含情脉脉,无限娇媚。

    李轩早就心驰神移,难以自持了,他气喘如牛的抓住了薛云柔的香肩,然后勉力维持着最后的理智:“可我记得云柔你说过,更想要等到我明媒正娶,洞房花烛夜的。”

    “不等了,我已经等不到那时候了。”

    薛云柔摇着头,眼中透着李轩无法察觉的伤感与空洞,可随后这股情绪,就又被浓郁到化不开的柔情与渴望替代。她一声轻哼,夹含着丝丝怨怼道:“我不管,轩郎你这么花心,我下手再晚一点,一定会被别的女人给抢走。”

    “可是~”李轩已经被她撩拨得快失去理智了,却总觉得今天的薛云柔有些不对劲。

    难道是因今日龙虎山的剧变,导致的心境变化?

    他长吁了一口气:“云柔,我的自制力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你——”

    可就在他想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却见薛云柔将一只食指放在唇前,比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看着薛云柔那含着鼓励的眼神,李轩就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手,缓缓探入到薛云柔的衣襟内。

    “继续啊,轩郎!”薛云柔的声音在发颤,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透着勾魂摄魄的光泽:“你不是一直忍得很辛苦吗?来吃了我。”

    这一刻,薛云柔衣襟下那柔软而又弹力十足的触感,也从李轩的掌心传至。他感觉自己脑仁里的一根弦蓦然崩开,然后那一直被他克制压抑的情绪,就如潮水一样涌出。

    “云柔你可别后悔!”

    那是如野兽一般的吼声,在这三丈见方的静室内,一只有着大尾巴的灰狼,将主动送上门的小白兔猛地扑倒,压在了他雄伟的身躯下面。

    他的口中滴着饥渴的涎液,迫不及待的想要蹂躏,撕碎这个娇柔无力的猎物,品尝她的滋味。

    而这个时候,神血青鸾‘牛郎’正仰着头,遥望着夜空。

    它听见了下方传来的声响,属于雄性的声音,低沉浑厚,仿如野兽;属于雌性的声音,则婉转悠扬,含着痛苦与欢愉。

    还有‘嘎吱嘎吱’的声音夹杂于其中,最后使得整个房屋,都开始了轻微的摇晃。

    ——这间静室本来是很坚固的,足以扛下第四门高手的一击。可因之前被大量碎石溅射之故,发生了结构性的损毁。临时性的修补,并未能让它真正恢复如初。

    于是当两个实力达到第四门与准天位的高手在这里发生激战,这间静室也就渐渐的不堪重负起来。

    搞不好要塌——

    神血青鸾摇了摇头,只能扑棱着翅膀,飞到了另一间房顶上面站定,然后继续遥望着天空。

    此时它的伴侣,那只火云凰也飞了过来。火色的凰鸟用翅膀扇着它的背,同时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它。这是在询问神血青鸾牛郎,为什么不为它们主人的结合高兴。

    神血青鸾牛郎却叹息着,发出了一声清冷的啼声。

    “你不懂——”

    神血青鸾牛郎还未能炼化横骨,没法说话,可它的意思大概就是如此。

    它想自己如何能开心得起来呢?它的主人,就是个人渣。

    薛云柔那么善良可爱的女孩,最终却落入它主人的魔掌当中。

    火云凰无法理解,只能摇了摇头,然后就在神血青鸾面前张开了翅膀与尾羽,踩着轻灵曼妙,近乎于舞蹈的步伐,展示着它那一身绚丽的羽毛。

    神血青鸾被这一幕吸引,眸光一时再没法离开。

    它吞了吞唾沫,很想要扑上去。可从身体里面涌出的无力感。让它就想到自己与火云凰在一起的这些时日,每天不下七次的激情。

    不要——主人给它恢复身体的补气丹,已经快吃完了。

    神血青鸾牛郎勉力的抬起头,试图继续仰望天空,想要寻找主人说的‘牛郎’在哪里。

    可火云凰随后就发出了近乎于笑声的轻啼,它走到牛郎的身边,把头伸了过去,用头颈与神血青鸾牛郎摩挲着,纠缠着,同时发出了与静室之内那女主人婉转呻吟节奏相近的鸣响。

    神血青鸾牛郎将翅膀撑起,试图将火云凰支开,可这根本无济于事。

    由于缺少坚拒的决心,它的翅膀有气无力,不但没有挤开火云凰,反倒是火色的凰鸟挤到了翼下,做出了更亲密的动作。

    神血青鸾牛郎于是转头用眼瞪着火云凰,意思是:凰儿啊凰儿,你这是在寻死!

    火云凰则笑嘻嘻的仰望着头,眼里还含着挑衅之意:来啊,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她是绵绵一段乐章,多想有谁懂得吟唱;她有满满一目柔光,只等只等有人为之绽放。

    神血青鸾再无法忍耐,它将一双翅膀张开,炸裂开紫色的雷霆,爆发出属于雄性独有的强大威势,一个扑击,就将火云凰扑倒。

    仅仅须臾之后,就使火云凰发出了娇柔无力,又苦闷愉悦的求饶声。

    神血青鸾牛郎的眼神则冷酷无比,它高声啼叫,仿佛是在唱着战歌,意图征服对手的勇士,勇猛而无情的往前冲刺,誓要将它的敌人碾碎,压垮!

    而就在大概两刻时间之后,神血青鸾牛郎以壮烈牺牲的姿势躺在了瓦面上,旁边的火云凰则若无其事的用鸟喙梳理着它那更加绚丽的羽毛。

    只是偶尔,它才会偏过头,以同情而又担心的目光看一眼自己的伴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