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美人图 > 第0766章 最后一班岗
    第二天一早醒来后,杨易发现周莲香已经不在房间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了?

    当他下楼后,见得牛二在一楼的大厅内,他也就忍不住问了句:“周莲香呢?”

    牛二便是回道:“她已经走了。”

    听得牛二这么的回答着,他愣了一下,然后也就没再问什么了。

    等过了一会儿,早饭后,他也走了。

    只是在走的时候,他还不忘回味一下昨晚上与周莲香的激晴缠绵……

    此刻,他也知道,或许这就是他与周莲香的最好结局了?

    完了之后,他也就暂且搁浅了这事。

    因为接下来,他也还有很多事务需要处理。

    这天上午,他又去监狱探望了罗国胜,告诉他,关于麦迪民和尤全福的末日也到了。

    在听得这些之后,罗国胜非常的感激。

    之后,待罗国胜得知他已经决定要辞去公职一事,罗国胜多少感觉有些遗憾。

    但,这事,他罗国胜也是不好说什么。

    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所以他杨易想要重新换一种活法,他罗国胜又能说什么呢?

    探监出来后,杨易便是去看望了老领导曾鹤年。

    关于他愣是要辞去公职一事,曾鹤年也听说了,所以就此事,他曾鹤年也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只是曾鹤年倍感惋惜!

    毕竟,这是他曾鹤年所培养出来的一位奇才不是?

    然而如今这位奇才竟是弃官从商了,由此,唯有惋惜!

    这天下午,在杨易回青峰市的途中,省纪委书记岳广庆给他来了个电话,说是省纪委派去协助他的人,明天下午就能到青峰市。

    意思就是说,明天晚上就可以行动了。

    ……

    第二天,周一,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在这天上午,杨易他按时参加了市委的工作例会。

    趁着例会结束的时候,他便是跟市委书记麦迪民和市长尤全福招呼了一声,说是晚上他杨易请客吃饭。

    完了之后,他也顺便跟市委办公室主任廖常勇说了一声,也邀请了他。

    虽然他们三位都不明白杨易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们还是高兴的。

    因为在他们看来,应该是他姓杨的书记想与他们融和了?

    毕竟为了工作,也是该重新的沟通,改善这青峰市市委领导班子的局面了。

    只是他们三位怎么也没有想到,今晚上是他们的末日了。

    在这天下午,省纪委派来协助杨易的人员秘密的抵达了青峰市。

    完了之后,他们开了个碰头会,做了一番部署工作。

    晚上宴请的地点是在青峰大酒店五楼餐厅的8号包间。

    关于行动组的人员早已潜伏在了7号包间和9号包间里,可以说是两面夹击。

    就这天晚上七点钟,麦迪民和尤全福,还有廖常勇,他们三位如约,准时的抵达了宴请地点。

    待他们三位进入8号包间之后,行动组的人员就立马从7号包间和9包间涌出……

    随即,‘蓬!’的一声,8号包间的门被推开,只见咱们市纪委的杨易杨书记领着一队人马涌进了8号包间……

    这时候,忽见这情况,麦迪民和尤全福,还有廖常勇顿时就傻眼了……

    他们三个可是顿时就惊呆呆的,像是遭遇雷劈了似的,瞬息间,一个个都懵了似的。

    与杨易一同领着人马涌进8号包间的是省纪委副书记曾文硌。

    过了一会儿,待麦迪民稍稍的愣过神来,他便是忍不住问了句:“杨书记,你这是……啥意思呀?”

    杨易便是一笑:“这不已经很明显了么?还需要解释吗?”

    麦迪民便是问了句:“我触犯了什么?”

    杨易又是那样的一笑,回道:“原市纪委书记林国栋他托梦给我了,说是他死得很冤,说是青峰市最大的黑势力头目其实就是您麦迪民麦书记,所以我想……有这么多的解释已经够了吧?”

    忽地,省纪委副书记曾文硌便冲杨易说道:“成了,别跟他们废话了。都给带走吧。”

    听得曾文硌曾副书记这么的说了,于是,杨易也就一声令下:“将他们三个带走!”

    忽听这个,尤全福惶急道:“不是……这里……还有我啥事咋地?林国栋是麦迪民给弄死的,跟我有啥关系呀?”

    曾文硌曾副书记便道:“你以为你在外资银行存款,我们就查不到了是吧?你以为你在武江市购置房产,我们就不知道了是吧?”

    “……”尤全福顿时傻眼了,无语了……

    忽见尤全福那样,廖常勇也就干脆不吱声了,因为他廖常勇也是知道自己所犯的那些错的。

    只是,他廖常勇忍不住在麦迪民的耳畔说了句:“我们啥时候被调查了呀,咋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呀?”

    麦迪民听着,万般郁恼的斜眼瞪了杨易一眼,然后在廖常勇的耳畔回了句:“我们都低估了他呀,就认倒霉吧!”

    “……”

    这会儿,省城,省委何书记家,书房内。

    杨易他干爹垄佑天正在与何书记一边品茶,一边聊着……

    聊来聊去的,何国年何书记皱眉道:“佑天呀,这事……你觉得……这个时候我们放手杨易同志……合适么?”

    垄佑天只好是囧笑道:“我也知道您的心思!但是……现在不是……杨易他的心已经不在宦海中了么?”

    何书记又是皱了皱眉头:“我就纳闷了?你说这……杨易他都在琢磨啥呢?这么好的前景,他愣是要放弃?你想想,多少人想得到这样的机会呀?不说别的,就垄佑天也应该有想过吧?所以……”

    垄佑天仍是只好囧笑道:“这不……我也想不明白么?”

    “那你的意思是……”

    “我觉得……既然他的心已经不在宦海了,那么还是放任吧?您觉得呢?”

    何书记又是皱了皱眉头:“我得再想想!我还是想找他好好的谈一次!”

    “……”

    第二天,关于青峰市,暂时由省纪委副书记曾文硌在这儿临时主持市委的全面工作。

    毕竟关于青峰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全都挂了不是?

    总得有人在这儿掌舵吧?

    所以省委也就做了临时的决定,暂时由曾文硌同志在青峰市主持全面工作。

    事实上,按照省委的意思,要重新任命杨易担任青峰市市委书记的。

    但是现在他在请辞,所以省委一时也不好安排。

    而对于杨易来说,他这会儿可是真没有心思在宦海中了。

    在这天下午,省委何书记亲自给他杨易打来了一个电话,说是要他明天上午到省委去见他。

    由于路途遥远,明天上午肯定赶不上,所以在这天下午,杨易他也就出发了,前往省城了。

    途中,莫名的,杜可薇给他杨易打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杨易听说是杜可薇,他当时都惊呆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愣过神来,问了句:“你是杜可薇?!!”

    “噢——Yes!我就是杜可薇呀!”说着,杜可薇还不忘一乐,“呵……你是不是没有想到呀?”

    杨易忍不住惊喜的一笑:“确实没有想到!”

    “那我就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电话那端的杜可薇开心道,“我现在在深圳!以后,我可能都在这边工作?因为是我们公司派我过来的!也就是大中华地区的办事处!以后我都在这儿工作,呵!”

    说着,杜可薇话锋一转:“对啦,我现在离你这么近了,你是不是该考虑来看看我呢?”

    杨易听着,忍不住欢喜的一笑:“你等着吧!过不久,我就会来看你了!”

    “噢——此话当真?!!”

    “……”

    之后,待挂了电话之后,咱们杨易杨书记忍不住嘿嘿的一乐,然后心想,格老子的,这么看来……深圳还真是成了我杨易的后花园了呵?没想到曾经的那些个婆娘都到那地方去了,真是他娘个有意思呀!

    正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赶巧似的,突然间,那个谁……郎悦又给他来电话了……

    待电话接通后,郎悦有些抑郁的问了句:“听说你要来深圳了,可是怎么还没有来呢?”

    忽听这个,杨易不由得皱眉一怔:“怎么你也关心这个问题呀?”

    不料,郎悦竟是打趣道:“因为我等着做你的情人呀!”

    “……”咱们杨易杨书记忽地惊恐的一阵无语,在想,娘希匹的,要是这样的话,我杨易以后在深圳哪里忙活得过来呀?那还不得天天补肾呀?

    有意思的是,之后,那个谁……秦小美也突然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

    然而,没想到的是,秦小美也说她现在搁深圳那边……

    听得这个之后,咱们杨易杨书记又是一愣一愣的,在想,这都咋回事呀?咋全都跑去深圳了呀?难道那儿真的要成为我杨易的后花园了么?

    随后,关惠琳也给来电话了,说是她现在也辞去了公职,南下深圳了。

    听得这个,咱们杨易杨书记再次惊恐不已的,我勒了个去——这都咋回事呀?!!咋全都往深圳那边跑了呀,啥意思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