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 第四十四章 闹鬼事件 (上)
    第四十四章 闹鬼事件 (上)

    倦鸟归林。

    天一黑,村里的男人也都回来了,吃完了晚饭,他们都会互相串门子,或者去村委会看电影,也算是辛劳之余的放松。

    赖皮头现在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他晚上可不敢在村道里晃荡,若是被村民发现那就糟了。

    赖皮头又守株待兔了一会儿,麦场上依然没有一只狗影儿,他有些不耐烦起来,便打算离开,就在这时,远处一声狗吠,就见一头花土狗跑上了麦场,它嘴里叼着不知道从哪儿抢来的一截骨头,正用前爪在竹林子里刨土,准备将骨头埋了。

    赖皮头眼前一亮,心里嘿嘿一笑,“今个儿就你啦,回去炖一锅土狗汤!”

    他悄悄放出尸斑蛇,慢慢接近花土狗,这土狗最多长了一年,看起来挺壮实,其实没啥经验,跟初生牛犊一样,没有老黄十分之一的警惕,它呜呜叫着被尸斑蛇引进了高坡上,然后被赖皮头用棍子敲死。

    赖皮头背着土狗回到城隍庙,将收拾好的包裹一并扛上,钻进了后山,赶在天黑前爬上了乌鸦山,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他就回到了藏身的山洞。

    “大哥,二哥,我给你们打了一只土狗,还给你们偷了些药品,总之你们在这里好好养伤,有我在你们就不会有事。”赖皮头把偷来的药品递给二毛,又把锅碗瓢盆摆放出来,然后拿着尖刀扛着土狗去了不远处的溪涧,他要去剥了狗皮,剖了内脏,然后炖狗肉。

    等赖皮头拎着狗肉回到山洞里时,二毛已经给自己还有他哥把伤口上的药换了。

    “有了这些消炎止痛的西药,还有这七八支抗生素,我和我哥就死不了。”二毛左眼已瞎,缠着黑布,成了独眼龙。

    “嘿嘿,我还偷了一支针管,”赖皮头从兜里掏出一支白亮的金属注射器,“说起来今天也是走运,兰花花那糙女人大白天发春和他男人宋宏斌在床上搞,我才有机会偷了这么多药。”

    现在国家已经推广一次性塑料注射器了,不过偏远山村还没有普及,不管是村医还是兽医都用金属注射器打针,用一次就用开水煮一次消毒。

    “那你可饱眼福了。”二毛干笑两声,让赖皮头烧了一锅水,将金属注射器煮了一会儿,彻底消毒后,给针管吸入抗生素,自己给自己胳膊打了一针。

    然后又煮了一遍,给大毛打了一针。

    赖皮头重新搭锅烧水,开始煮狗肉,一个小时后山洞里飘满了肉香,大毛还昏迷不醒,赖皮头就喂他喝狗肉汤。

    吃饱喝足后,赖皮头就把王铁牛的事情告诉了二毛。

    “你是说那个叫王铁牛的巡诊郎中就是那天抢走秀月的黑衣人?”二毛很是惊讶。

    赖皮头点了点头。

    “王铁牛是哪个村的?”二毛问道。

    “我曾经听东家说过,王铁牛住在仙人山上,平时就在十里八村的巡诊换些口粮日用,听说医术高超,村里人都很敬仰。”赖皮头回忆说。

    仙人山还在药鼓山后面,算是比较远的地方,赖皮头嘴里的东家指的是李德生,他这几年在李家打长工,所以叫李德生为东家。

    “那秀月下落呢?”二毛又问。

    “死了。”赖皮头说。

    “我记得当时秀月被蛇咬了,难道是中毒死了?王铁牛是郎中都解不了蛇毒吗?”二毛皱起了眉头。

    赖皮头摇了摇头,“秀月被他丢到翠屏山喂了狼,李三已经把秀月的尸骨找回来了。”

    “他先救秀月又害秀月,这是为啥?”二毛一头雾水。

    “是为了嫁祸给咱们,而且我怀疑昨天晚上也是他搞的鬼,不然你跟大毛哥也不会中招。”赖皮头分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