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 第三十六章 父孽 (中)
    第三十六章 父孽 (中)

    这时候沈老头拿着皮袋已经跑进来了,他翻了翻秀月眼睛,有把了把脉,然后从皮袋里取出银针,在秀月脑袋两侧扎上,然后让王铁牛将秀月身上的褂子脱掉。

    秀月穿的是王铁牛的褂子,十分宽松,王铁牛一把就把褂子扯下来了,亮出她雪白的奶子。

    沈老头又从皮袋里取出三根银针,扎在秀月胸口,然后让王铁牛守在炕边,他从药房里抓了一篓子药进了灶房。

    半个时辰后,沈老头端着一碗刺鼻难闻的药汤进来了,让王铁牛给秀月灌下去。

    过了十分钟,沈老头又给秀月把了把脉,这才点了点头,将她身上的银针全部拔掉,让王铁牛给她穿上褂子,盖上单子。

    “师父,秀月咋回事刚才?”王铁牛惊疑不定地问,他只会一些简单的医术,像秀月这种复杂病症他没有什么经验,所以才表现的手足无措。

    “她毒血攻心,要是我用银针及时控制住,只怕她刚才就暴毙了。”沈老头说。

    “咋会这样呢?蛇毒都已经解了,她体内怎么还会有毒血?”王铁牛拧着眉头。

    “那毒血是她自己产生的,这是中医上说的心毒。”沈老头说。

    “心毒我知道,是极端的情绪造成的,古代淫乐的皇帝,多数下场都是毒血攻心暴毙,就是因为每天都处于极端兴奋状态,产生了心毒。”王铁牛说。

    “极端的情绪有兴奋,也有恐惧,你说秀月是兴奋还是恐惧呢?”沈沈老头似有所闻。

    “看她样子应该是极端的恐惧所致,可是她到底恐惧什么呢?”王铁牛思索。

    “她刚才说什么了?”沈老头问。

    “她刚才喊什么爹,爹求求你,不要过来之类的话。”王铁牛说完,脸色微微一变,他似乎想到了点什么,又不是很确定。

    “牛娃子,你想到啥就说出来。”沈老头说。

    “师父,村里人都说秀月变成精神病是被鬼缠了,看来这其中另有隐情,秀月是他娘死后第二天疯了的,也就是说他娘死的那天晚上发生了极端恐怖的事情,刺激的秀月精神失常,而极端恐怖的事情跟李三有关。”王铁牛说。

    “跟李三有关的极端恐怖的事情会是什么?”沈老头又问。

    王铁牛想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字,他脱口而出,“强奸,秀月那天晚上被李三强奸了!”

    为了印证他的推断,他去验了秀月的身子,她已经不是处女了。

    秀月未出阁,没有碰过男人,怎么会破处呢?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她遭人强奸过,而起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李三,因为受不了这个打击,她才成了精神病。

    “现在怎么办?”王铁牛问。

    “只要是桃花村的人,咱们就不能让他们好过,将这事情透露给秀云,让秀云揭发她的禽兽爹!”沈老头说。

    ……

    和沈老头商量了之后,王铁牛穿着白大褂,背着药箱,以巡诊小郎中的身份去了桃花村。

    村里的男人都下地抢收麦子去了,等忙过这几天,地里种了包谷、花生、地瓜和大豆后就能清闲一些。

    王铁牛刚进村,就被栓子他娘拉进屋里了,喊着儿媳妇秀娥去灶房里杀瓜,泡大碗茶。

    栓子是个庄稼汉子,没啥文化,不过人很忠厚老实,每天起早贪黑的下地干活,每年买粮食的钱也够家里用。

    栓子爹娘也是好人,老俩口一辈子省吃俭用,给儿子把房盖了,把媳妇娶了,秀娥刚进门那年,栓子爹心脏病发作死了,栓子娘花白的头发一下子全白了,老汉的死对她打击很大,她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两条腿还有风湿病,每每发作都疼的难以忍受,多亏了王铁牛诊断及时,用中药及早控制住了,不然她那两条老腿可就走不动了。

    栓子媳妇秀娥是个风骚的婆娘,长得很娇小,但是眉眼间尽是风情,似乎每一眼都在勾引男人,她跟栓子结婚五年多了,一直怀不上娃,栓子带着她去镇上的医院专门检查了,竟然是栓子的原因,说精子浓度不够,开了药方,让他每天都吃着,要加强补充营养。

    秀娥是个不安分的人,前几天王铁牛还撞见了她跟陈大虎在麦地里野合,其实王铁牛心里明白,秀娥背着栓子都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过了。

    “栓子娘,风湿病是个慢性病,一下子是治不好的,”王铁牛从药箱里取出一叠膏药,“这是我用中药熬得膏药,给膝盖上贴着,三天一换,膏药完了我再给你拿,还有啊一定要注意休息,每天中午在院子里走走,多晒晒太阳,不要吹风受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