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 第三十五章 父孽 (上)
    第三十五章 父孽 (上)

    王铁牛这一觉睡到晌午才醒来,他看了眼挂在墙上的老钟表,已经一点半了,他哎呀一声,一骨碌坐起来,穿上褂子,跳下炕,向灶房跑去。

    “这下糟了,误了做饭的时辰了,师父又该生气了,还有秀月的补药还没有熬呢,”王铁牛狠狠在自己脑袋瓜子上拍了一下,“都怨我贪睡!”

    可是让王铁牛意外的是,他刚跑出院子,就听到灶房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而且从窗户里飘出喷香的味道,显然有人在锅灶上炒菜。

    “不会是师父吧?”这么想着,王铁牛向灶房走去,果然看到沈老头系着围裙,挽着袖子,左手拿着铁铲,右手掂着铁锅,正站在灶头炒菜,锅里面姜葱炒鸡块,爆出来的香味让人直流口水。

    “傻站着干嘛,拉风箱,鸡块要爆炒,火候要旺。”沈老头头也不回地说。

    王铁牛唉了一声,坐在木头墩子上,呼哧呼哧拉着风箱。不一会儿,大白米饭,三菜一汤就摆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去把后院埋得竹叶青挖出来一坛,你前天晚上淋了雨,身子骨侵入了凉气,喝点老酒对你有好处。”沈老头夹了一块鸡屁股放进嘴里嚼了起来。

    王铁牛取来酒,用抹布将酒坛上的泥灰擦干净,然后一掌将泥封拍开,坛子里浓郁的酒香一下子就散了出来。

    王铁牛给沈老头倒了一碗,又给自己倒了一碗,然后又拿了个碗扣在坛子口上。

    哐!

    师徒俩磕了一下碗沿,一人闷了一口,竹叶青入口清爽,就算是三伏天喝也不觉得烧辣,反而化作一股凉气冲进身体里,令人浑身百骸无不舒坦。

    “牛娃子,跟着师父当采花贼委屈不?”酒过三巡,沈老头放下筷子,从腰带里取出烟袋,吧嗒吧嗒抽了起来,冷不丁问了这么一句。

    “师父,我本来就是个孤儿,你养我长大,教我本事,要不是师父,我估计还是吃百家饭的乞儿呢,我一点都不委屈。”王铁牛说的是真心话。

    “采花贼淫人妻女,干的是天理不容的事情,十里八村的人最恨的就是采花贼,一旦不小心抓住现形了,只怕就要打断腿,割掉根,捆成粽子扔进野山里喂豺狼,你没害怕过吗?”沈老头又问。

    “师父你放心吧,就凭你教我的本事,我就不可能被抓住。”王铁牛说。

    “牛娃子,师父不想害你,将桃花村的女人采个遍,师父就带你去城里,过城里人的生活。”沈老头说。

    “城里人的生活有啥,咱们梁子山有吃有喝的,不比城里差。”王铁牛说。

    “我住在梁子山是为了报仇,说起来还是城里舒服,等桃花村的事情完了,师父就带你出去见世面。”沈老头用筷子夹了一块鸡肉扔进狗盆里,老黄摇着尾巴就扑了上去,将鸡骨头咬得咔嚓响。

    老黄吃了两天肉,身子已经补回来了,又恢复了活蹦乱跳的样子,不过它年龄毕竟大了,蹦Q一会儿,就累得伸舌头喘气。

    “补药熬得差不多,看看去。”沈老头端着茶壶躺在靠椅里,手里捧着一卷古书,有滋有味的看了起来。

    王铁牛端着补药进了偏房,秀月盖着单子躺在炕上,还是没有醒来,王铁牛扶着她靠在枕头上,用手轻轻捏开她的嘴,正要把补药灌进去,秀月突然睁开眼睛,胡踢乱打起来。

    就听啪的一声,王铁牛手里的瓷碗被打掉,摔在地上。

    “爹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爹求求你不要过来……”

    秀月哭喊着,声嘶力歇,然后挖的吐出一口血,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