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 第三十一章 袁秃子的判断 (下)
    第三十一章 袁秃子的判断 (下)

    “你们别吵了,屋里的情况我大概掌握了,坤子,给叔把秀云身上的单子揭开,叔要验一下身。”袁秃子说。

    张志坤顺手揭开单子,秀云光不溜秋的下半身就亮了出来,那雪白修长的双腿微微分开,直直的伸着,大腿根部的黑毛毛乌黑发亮,黑色中隐隐看到一抹粉红。

    秀云还没有生过娃,小腹光滑平坦,看着就像一块细绸子,反射着迷人的光芒,张志坤人实在,直接将单子整个儿揭开,连秀云的挺拔的奶子都露出来了。

    张富贵和金羊胡子看的脸烧心跳,赶紧背过身去。袁秃子也急忙叫停,让张志坤将单子放下来,露出两条腿就行了。

    袁秃子走到炕头,用粗糙的双手扒开秀云的细嫩的大腿,伸出手指在她大腿内侧摸了摸,有凑到鼻子下闻了闻,他点了点头,将单子放下来。

    “秃子叔,有啥发现?”张志坤红着脸问道,其实他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

    袁秃子点了根卷烟,嘴里喷出口烟气,“经过我的判断,事情应该是这样的,秀云在屋里睡觉的时候,半夜里钻进来两个采花贼,他们用迷魂药将秀云迷倒了,我在门缝下面发现了一些绿色粉末,我刚才火柴点着闻了一下,那是狗儿粉,是一种迷魂药。”

    “秀云被迷倒后,一个贼在屋外面放风,我在堂里发现了五六颗烟头,肯定是放风的贼留下来的,另外一个贼就在屋里把秀云强奸了,刚才我验了秀云的身子,发现她下面流出白乎乎的东西,都沾到大腿上了,我闻了闻,那腥冲的气味是男人那话儿射出来的。”

    “那贼在秀云身上发泄完后,可能是累了吧,竟然躺在炕上睡着了,内行的人都知道一发汗迷魂药戟失效了,当她发现自己被强今后,一气之下用剪刀将那贼的命根子剪下来,之前李三家发出的叫声肯定就是贼痛的大叫。”

    “你说秀云用剪刀将贼的命根子剪下来了,那命根子在哪呢?”金山羊胡子问。

    袁秃子带着他们去了出事的屋里,然后指了指炕上那摊血迹里的东西,“你们看这是什么?”

    张志坤用手电筒照了照,手一哆嗦,“这……这是男人的命根子!”

    张富贵和金羊胡子互相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袁秃子继续说,“放风的贼听到屋里惨叫,急忙跑进来,看到血腥的一幕,肯定是又惊又怒,他上去恨恨地打秀云,秀云身上的挫伤就是这么来的,你们看屋里的家具倒的倒塌的塌,血洒的满地都是,也证明屋里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打斗。”

    “李三从小就教秀云剪刀功,只要手里有剪刀,对付一个男人不成问题,她用剪刀将放风的贼扎伤了,所以我说屋里的血有秀云的也有贼的,放风的贼受了伤,再加上心里生怯,就背着自己的同伙从后门逃走了。”

    袁秃子带着众人出了屋,走出堂,穿过后院,一直走到后门,一路上都洒着血。

    “秃子叔,你比镇上的公安还厉害呀,听你这么一说,我全都明白了。”张志坤竖起了大拇指,他对袁秃子一下子刮目相看起来。

    “仵作这本事是祖上传下来的,好歹是派上用场了。”袁秃子得意地卷着纸烟,然后用舌头一吸溜,砸进嘴里,划了根火柴点着,呼呼吸了起来。

    袁秃子推断的差不离儿,不过采花贼是三个,而不是两个,但是王铁牛隐藏的太深,绝对不会被人发现的,就算是袁秃子也不行。

    金羊胡子咂咂嘴,一脸不高兴,却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