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 第十六章 秀月被脱光了(上)
    第十六章 秀月被脱光了(上)

    吃完了晚饭,沈老头去山里散步了,而这个时候王铁牛则会掠上屋顶,盘膝而坐,开始修炼采阴功。

    采阴功并没有小说或者电影中说的那样邪恶,其实它是一种上层功法,道家修炼,佛家亦修炼。

    采阴功就是采集阴气为己所用,星月是阴气,女人花露亦是阴气。

    昨晚上刚下过雷雨,山里灵气充盈,此时夜空高远,满天繁星,很适合修炼。

    王铁牛吐呐了三遍,小腹里渐渐升起了一股暖流,他的命根子受到刺激,一下子操了起来,硬如铁,烫如炭。

    王铁牛脱下大裤衩,命根子就像一条红头巨蟒,噌的就弹了出来,蟒头直直对着夜空,沐浴在星光之下。

    这是一副怎样的光景啊!

    一个状硕的大小伙子站在屋顶,脱下裤衩,命根子还一柱擎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家伙有暴露癖或者在手淫呢。

    王铁牛可不管这些,他腹部一鼓一缩,就好像青蛙吹腮帮子一样,令人奇怪的是,他的命根子也跟着腹部一硬一软,就好像乌龟在伸缩脑袋。

    如此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时辰,王铁牛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穿上大裤衩,轻巧地掠下屋顶。

    就在此时,沈老头也散步回来了,他将手里的黑布包递给王铁牛,道,“这是黄大仙皮,是我当年盗墓的时候用的,是个宝物,你贴身缠在腰间,能够辟邪,毒虫蛇也不敢咬你。”

    王铁牛闻声将散发着泥土气息的黑布包揭开,里面果然有一张毛色油亮的黄皮。

    黄大仙皮就是黄鼠狼皮,这家伙活的久了能成精,会害人,在农村生活过的人应该都听过黄大仙害人的故事。

    “牛娃子,趁着陈大虎去赌钱,你今晚上就去采秀云。”沈老头擦了根火柴,吧嗒吧嗒地抽着烟袋。

    对于王铁牛来说,师父的话就是圣旨,他是不敢违抗,也不会违抗的。

    缠上黄大仙皮,换上紧身夜行衣,王铁牛就从白天的赤脚郎中变成了采花贼。

    “牛娃子,你不要掉以轻心,陈大虎虽然不在,但是李三还在。”临走的时候,沈老头道。

    李三就是李裁缝。

    “师父,放心吧,我不会失手的。”

    王铁牛戴上头套,施展轻功,很快下了山。

    …………

    王铁牛下山的时候,陈大虎趁秀云睡着,偷偷摸摸从后门出去了,他跟着赖皮头来到老城隍庙。

    老城隍庙十年前就断了香火,供奉的神像也塌了,庙里也是破败不堪,四面漏风。

    就这么个地方,倒是成了地痞混混赌钱的乐园。

    农村赌钱花样繁多,最流行的就是推牌九,尤其是小牌九,每人两张牌,比大小,干脆利落,胜负立现。

    今晚上大毛设局,外村来了两三个人当托,陈大虎一开始小赢了几把,后来大毛出老千,陈大虎将赢得钱输光了,还倒贴了不少钱。

    陈大虎有些急了,再加上赖皮头在一旁煽风点火,他越赌越大,越输越多,最后将带来的钱全部输光了。

    “这些钱可是从老丈那里偷得,这输光了回去可怎么交代啊?”陈大虎挠着头皮,一脸懊恼。

    “你要是想捞回来,我可以借钱给你。”赖皮头道。

    陈大虎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借了钱,立了字据,最后将借来的钱也输光了。

    越借越多,越输越多,当陈大虎觉察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输了五千多快,五千多快相当于农户一年收入呢。

    “你们诈我,我,我跟你们拼了!”

    陈大虎将赌桌掀翻,冲上去要打大毛。

    “去你妈的,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就算和你去镇派出所对证,老子也不怕,跟老子耍横,信不信老子能死你!”

    小毛将陈大虎压在地上,大毛上去就是两巴掌。

    “告诉你,明天这时候将钱送过来,不然老子将你的龌龊事情全部抖落出来,让你在村子里待不下去。”

    大毛一边抽着陈大虎,一遍恶狠狠地说。

    “我,我从哪里找五千块钱给你?你还不如杀了我呢。”陈大虎是入赘进李家的,他没有田地没有宅子,他确实是没钱。

    “大毛哥,你过来一下,我有话给你说。”赖皮头怕事情搞僵了,便将大毛拉倒一旁小声道,“大毛哥,陈大虎这小子是入赘的,他有个球的钱,要是将他逼急了,他将脖子一横,要钱没钱要命一条,咱们还真那他没办法?”

    “那你说怎么弄?”大毛有些烦躁地道。

    “依兄弟的意思,搞不到钱,还不如找女人消消火,李三的小女儿秀月脑子有病,让陈大虎将秀月骗出来,让咱们兄弟玩玩?”赖皮头是个淫虫,在春玉婶之前他就盯上秀月了,一直没有机会下手,这次到是让他找到机会了。

    “说起来哥哥也有一个月没日女人了,那么这事情就交给你了。”

    大毛哥拍着赖皮头的肩膀,淫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