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 第十四章 麦田里的呻吟声(中)
    第十四章 麦田里的呻吟声(中)

    老黄狗引着王铁牛来到梯田后面的榆树沟里,一阵晚风从沟里吹来,竟然飘着浓郁的肉香。

    王铁牛厨艺高超,嗅觉和味觉都异于常人,他一下子就闻出来,这是狗肉香,有人在榆树沟子里炖狗肉。

    老黄狗低伏着身子,露出獠牙,双目也变得凶狠,对着山沟子里低声呜咽着,王铁牛这才明白,原来是同类惨遭屠戮,老黄狗心中愤恨,所以才引他过来。

    农村家家户户养狗,村道里也满是放养的狗,山里也有野狗,所以农村人有吃狗肉的习惯,看见了打死一只,就地架起锅灶就炖了。

    伴随着肉香,山沟子里还传来几个男人的笑声,王铁牛耳朵灵,听出了赖皮头的声音,便拍了拍大黄狗的脑袋,让它不要发出动静。

    王铁牛施展轻功,如松鼠一样,轻手轻脚地攀上了一颗榆树,然后在榆树间腾跃而前,很快他就看到前面发出火光,三个男人围着篝火坐着,篝火上架着大黑锅,里面炖了一锅肉,他们一边喝着酒,一边从锅里捞出肉吃,在他们不远处的一颗榆树上还挂着一张鲜血淋漓的狗皮。

    “你们吃狗肉,早晚遭报应,被野狗吃了!”

    王铁牛爱狗,从不吃狗肉,所以对吃狗肉的人没有好感,便在心里咒骂。

    ……

    割完麦子,赖皮头没有回村里,而是打死了一头野狗,约了外村两个玩得好的地痞,跑到榆树沟子里改善生活。

    那两个地痞是兄弟俩,大哥叫大毛,小弟叫二毛。

    只见赖皮头用镰刀割下一块狗肉,塞进嘴里大口咀嚼着,吃的是满嘴流油,然后抓起旁边的酒葫芦猛灌一口,那是包谷酒,是农家自己烧的,酒劲儿柔和,不上头,不伤身,还有一定的保健作用。

    赖皮头吃的爽快,啊了一声,然后一抹嘴,对大毛道,“大毛哥,今晚上赌不?”

    大毛留着光头,皮肤黝黑,说起话来闷闷的,他吐出一截狗骨头,道,“咋了,你还有其他事情不成?”

    赖皮头是个无赖,大毛是地痞,比他厉害,他不敢说不去,便陪着笑脸道,“我能有啥事,没事没事。”

    “我让你找人,你找了没?”大毛道。

    赖皮头点点头,道,“大毛哥放心,我已经找好了,李裁缝家的上门女婿陈大虎知道不,他上次尝了甜头,今中午割麦子的时候,还问我晚上赌不。”

    “嘿嘿,看来陈大虎是上钩了,今晚上就宰了他!”大毛恶狠狠地道。

    “宰了”是行话,俗话说十个赌九个骗,开始赌的时候,让你赢,当你上钩了,就让你输,一直输的你倾家荡产。赖皮头当年的宅子和田地就是这样输掉的。

    他们肯定想不到,这榆树沟子里还藏着一双耳朵,将他们的话全部听去了,那个人就是王铁牛。

    王铁牛替秀云姐悲哀,怎么嫁给了陈大虎这个烂人,背地里偷女人,而且还赌博,活该被人算计。

    大毛和二毛吃了狗肉,拿着狗皮,心满意足离开了。而赖皮头收拾了锅灶,却鬼鬼祟祟地来到一棵老榆树下,用镰刀挖着土,不一会儿就挖出一个黑木盒子。

    赖皮头将盒子打开,从里面爬出一条小黑蛇,他嘴里吹着口哨,那小黑蛇就顺着他手指爬进了胳膊里。

    对于昨晚上的蹊跷事,赖皮头想了一天,他最后得出结论,春玉婶的男人肯定不止他一个,他早上醒来之所在躺在大门口,是因为夜里上茅房的时候被人暗算了,也就是说,昨晚上和春玉婶睡觉的另有其人。

    “春玉你个骚寡妇,将我当猴耍,还有那个暗算老子的家伙,老子非要将你揪出来,然后让小黑蛇咬死你!”

    赖皮头骂骂咧咧地离开了榆树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