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 第八章 巡诊小郎中 (中)
    第八章 巡诊小郎中 (中)

    春玉婶揉了一会儿,见赖皮头缓过劲来了,便将衣服扔给他,让他穿上从后院离开。

    赖皮头之所以叫赖皮头,就是因为他是个赖皮,他就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旦沾上了,甩都甩不掉。

    “春玉,我问你个事情,昨晚上我闹肚子,去了趟茅房,完了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早上醒来我发现自己睡在大门外,身上都被雨淋湿了,这是咋回事呢?”

    赖皮头摔了一跤,也没兴致弄春玉婶了,这才想起这蹊跷事来。

    春玉婶以为赖皮头跟她开玩笑,便打了赖皮头一下,“你这死娃子,昨晚弄得那么厉害,现在却给我装糊涂,你要是睡在大门外头,那晚上弄我的难道是鬼男人?”

    赖皮头见春玉婶不信他,有些急了,“我哄你干啥,我就是睡在大门外头么,你不信去看,那地上还有我的睡印子呢。”

    “黑蛋,你赖在我这里,到底想干啥子?非是村里人知道咱们的事,你就高兴了,是不是?”天越来越亮,春玉婶是真急了。

    “我不是那意思。”

    “那你啥意思么,早知道你是这赖皮样子,我就不跟你弄了。”

    “春雨,昨晚我真没跟你弄。”

    “你个死娃子,你再不走,我可就打你啦。”

    春玉婶从墙角拿起一截竹竿,一边说着,一边作势欲打。

    春玉婶要是真打,赖皮头还真承受不住,桃花村谁不知道春玉婶天生怪力,若是发起威来,没几个人能挡得住。

    赖皮头胡乱穿上衣服,夺后门而逃,走的时候,还撂下话,“春玉,我晚上再来找你。”

    见赖皮头走了,春玉婶不由松了口气,她小声骂道,“死娃子,晚上弄那么厉害,早上却发什么神经,真是赖皮!”

    想到赖皮头晚上还来,春玉婶脸上忽然升起两团红晕,下面不自觉又流出水来。

    她用手巾将下面擦了擦,穿上衣服,洗漱了后,背着箩筐就去后山桑园了。

    ……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太阳十分毒热,将下了雨的凉气全部蒸发了。

    这时候,王铁牛刚练完轻功。

    轻功不好练,光基础功就有四五项,诸如顶功,砖功,台功,桩功和铁锡碑功。

    一套功练下来,王铁牛衣服湿透,就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院子里有大水缸,已经被太阳晒热了,他也不忌讳什么,脱得精光,用木瓢舀了水往身上浇。

    痛痛快快洗了澡,换了衣服,他就进了灶房,生火做饭。

    王铁牛练了十年功,做了十年饭,说起来他厨艺比武艺要厉害,其实一开始他做的饭并不好吃,简直是难以下咽,沈老头忍无可忍之下,消失了半个月,回来的时候,扔给他一本破书。

    那书叫《食珍录》,是南朝虞所著,里面详细记载了隋唐年间奇珍佳肴的种类和做法,不过流传到今时,已经残缺不全,只剩下二三十条,数百字而已,沈老头却有本事,能找到全本的《食珍录》。

    其实沈老头有两个爱好,一个是采药,另一个就是盗墓,这本古书就是他从古墓里带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