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乱中乱:出轨的女人 > 第六十四章 无声的抗议
    第六十四章 无声的抗议

    自古以来,没有哪件事比戴绿帽子更让男人感到屈辱的了,郭杰也不另外。虽然没有证据,但他并不是傻子,他将与瓶结婚这一年多时间来的生活回顾了一遍便发现了不少蛛丝马迹,他气得直掐自己的大腿暗暗骂道,自己怎么那么糊涂?以前竟然一点都没瞧出来?他越想越可疑,越想越觉得瓶早就对不起他,他再想到陈玉那年轻帅气的模样,看看镜中自己为了给妻女一个好的生活而憔悴得不堪的脸,那种失落感,屈辱感,气愤感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铁球将他的胸口堵得严严实实的,他觉得他透不上气来。他狠狠地摔了自己一巴掌走出卫生间,闷头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

    瓶见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没了往日的笑容,心中大为诧异,难道他瞧出什么端倪来了?心里只管七上八下,面上却一点都不肯带出这种神色来。她静静地把小郭襄哄睡了,坐到郭杰身旁,黑着脸问道:“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葫芦被锯了嘴了?问你十句你一句话都没有?”

    郭杰依然沉默。

    瓶也来了气,伸手去掐他,他也没反应,一个人木木地只管坐着。瓶不免慌乱起来,双手搬过他的脸对着自己,严厉地呵斥道:“你这发的是什么疯!”

    郭杰慢慢地抬起眼皮,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胸有千言万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知道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再也无可挽回了。他看着面前这个曾经给他带来多少欢乐的妻子,突然觉得十分陌生,他曾经天真地以为只要他给了他的全部,她就会像他爱她一样爱他,结果却不是这样,他辛辛苦苦撑起这个家,她却背着他偷人,而且情人就在隔壁,是他当着亲弟弟一样看待的陈玉,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瓶凄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你干嘛去!”

    郭杰冷冷答道:“我去买包烟。”随后,只听得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这个巨大的声响惊醒了一直沉浸在与陈玉偷欢中的瓶,凭女人的直觉,她知道他知道了,因为郭杰从不抽烟。

    她给陈玉发了条信息:我觉得他知道了。我们最近不要来往了。

    陈玉立马给她回了个电话,瓶没有接,她又给他发了条短信说:听我的,我知道你想什么,等我消息,勿回。接着,她删去了与陈玉的所有通话和短信,并且把陈玉的名字改成了一个她杜撰出来的女孩子的名字,这样即使郭杰翻看她的手机,也绝不会查到什么切实的证据。做完这一切后,她平静地洗了澡,躺在床上等郭杰回来,她已想好对策。

    郭杰却过了很久才回来,满身的烟味,但是没有酒味。这是一个顾家的男人,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不想给妻子和女儿带来任何麻烦。他闷闷地脱衣躺在床上,翻身向里睡下。这时瓶不再发火,她温柔地抱着郭杰的脑袋,柔声地说道:“老公,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这样,这样我很害怕。”

    久违的温柔。郭杰心里不禁一阵酸软,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也许是自己误会了瓶呢?

    他握着她的手,摇了摇头。

    瓶朝他脸颊上深深一吻,更加柔情地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是工作上碰到什么烦心事了,你跟我说说嘛。我知道老公上班很辛苦,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我跟女儿,我平常脾气不好,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老公……”

    她这一阵娇吟软语说得郭杰心乱如麻,他不相信他深爱的妻子会背叛他,一定是自己搞错了,你看她现在对我多温柔,是的,她脾气是不太好,可是温柔起来也真的是特别温柔,如果她不爱我,她怎么会这么温柔?看我不高兴还来哄我?而且怎么可能呢?就算她出轨了,也不会趁我去洗澡的时候啊,那胆子也太大了?我单凭一个牙印就这样怀疑她是不是太过分了?也许陈玉是跟小梅那什么的时候留下的牙印,我怎么能一口咬定说是瓶的呢?他胡思乱想停不下来,耳边是瓶的莺语燕啼,心里是自己的反复煎熬,最后,这个懦弱的男人终于成功说服自己瓶对他是忠贞的,是他错怪了她。

    于是他一翻身将瓶压在了身下,瓶娇媚一笑,百般奉迎,两人颠鸾倒凤狂了大半夜,这倒是他们结婚许久以来没有过的和谐,在这种和谐中,郭杰更加坚定地认为,一定是自己搞错了,是的,一定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