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春楼:光棍房东的风流事 > 189 风流继续(大结局)-2
    189 风流继续(大结局) -2

    虎子看了一眼马六,接过手机,电话那边不知说什么,虎子像只狗一样嗯了几声,把手机挂了,对手下人说:“把东西都收起来,走吧。”

    “虎哥,就这么便宜那小子了。”挨打的那个壮汉,已经站起身,心有不甘的对虎子说。

    “你问个屁,让你走,就走。”虎子横了对方一句,几个收拾起家伙上了车,上车前,虎子又对着马六说:“马六,你有种,不过我看你能硬到啥时候,早晚我把这院子给你拆平了。”

    马六看着虎子没说话,面包车门被虎子狠狠一关,面包车驶出了院子。

    虎子一走,围在院门口看热闹的人都涌了进来,很多都是附近的房东,上前围住马六赞道,“六,你真行啊,敢和他们这么闹,以后我们都看你的了,你要是不拆,我们也坚决不拆,看这帮人能咋样,这些人太坏了,就得像六子这样对付他们。”

    马六一瞬间成了这帮人的领袖,马六朝大家笑笑,勉强应付几句,找了个空子上了楼。

    一进客厅,马六就把门关上了,把院子里的嘈杂挡在了屋外,王丽和王霞立刻坐到马六身边,一人在马六脸上亲了一口赞道,“马大哥,你刚才太帅,一个人对付那么多人,比床上还猛,爱死你了。”

    马六苦笑了一声说:“是吗,我那可是豁出命去了。”

    “马大哥,你真不想拆啊?”王丽看着马六问道。

    马六摇摇头,叹息道:“我是不想拆,这院子是我爹留给我的,这里面都有他的心血,他说过丢命不能丢院子。”

    “这样啊。”王丽和王霞互相看了一眼没说话。

    马六看看她俩,轻轻笑了一声说:“我马六没出息,欠的债太对,现在就是不想拆,也得拆了,要不然你俩的保证书我都没法兑现。”

    “马大哥。”听到马六这么说,王丽和王霞一起倒在马六怀里,一起娇叫了一声,“那刚才你还对那帮拆迁的人那么凶,说打死也不拆,那些房东都把你当榜样了。”王丽娇叫完,又疑惑的问马六。

    马六冷笑一声,看看王丽说:“你们懂什么呀,这是策略,我就是谈拆迁的条件,也不能和虎子谈,他顶多是马仔,根本达不到我的要求。”

    “那和谁谈?”王丽疑惑的问。

    “黑三,他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我刚才那么做,就是要造声势让黑三出来。”马六慢慢说道。

    王丽和王霞眨眨眼睛,像是明白了。

    三个人正说着话,马六的手机响了,马六拿起手机,一接电话,立刻对着王丽和王霞眨眨眼,王丽和王霞都不说话了,屏住气看着马六。

    马六对着电话那头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三哥。”

    王丽和王霞都吐了吐舌头。

    电话打得很短,马六也没说话,只是嗯了几声,电话就挂了。

    一看到马六挂了电话,王丽立刻关心的问,“马大哥,黑三说啥了?”

    马六微微一笑说:“他让我记着以前帮我的情义,在拆迁这件事上不要当抗拆的头,被别人当枪使,有什么话和他说。”

    “那马大哥,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王丽和王霞都急迫看着马六。

    马六点了一支烟,抽了两口,然后把烟一扔说:“我现在就去见黑三,这事会解决的。”

    “马大哥,你可当心点,我俩还等着你准守保证书呢。”看到马六起身要走,王丽和王霞都站起身,温柔看着他。

    “放心吧,是黑三邀我去的,回来以后,我就帮你们开服装店。”马六亲亲王霞和王丽,开门出去了。

    一上摩托车,马六又回头看了一眼院子,自己的房东生活看来真要结束了,真是留恋啊,但是不结束又能怎么样,还是走吧,也许会和黑三谈出一个好结果。

    马六想到这,一咬牙,发动摩托车就向黑三的公司驶去。

    黑三就在公司里等着马六,马六一进黑三的办公室,门就被关上了,两个人谈了很长时间,马六才出了屋,没有人知道他们谈的过程是怎么样,但最终马六以最优厚的回报,同意了拆迁。

    两天之后,房客们惊奇的发现,他们的房东好像彻底在他们的视线里消失了,虎子带着拆迁队伍,很快就赶到了马六的院子,本以为最难拆的院子,以最快的速度被拆平了,拆迁时,虎子还代替马六将房客多交的房租挨家退回。

    那些原本想拿马六当榜样的房东们,看到马六的院子被拆平了,又气又无奈,还有一种上当的感觉,心里没有了主心骨,也只能答应拆迁了。

    有些人还有点不甘心,去包子铺找马六,却发现包子铺也早已经关门了,花嫂和桂枝都不知去向。

    人们无奈间,又去找赵老六,赵老六正跳脚骂人,而胖丫则在一旁哭哭啼啼。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天早晨,还躺在床上伤心的胖丫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一听就是马六,胖丫立刻又惊又喜地问道,“马六哥,你在哪呀?”

    马六淡淡的说:“想开超市吗,想开超市就到花城来找我。记住,不能和你爹说,只能你一个人来。”

    胖丫忙不迭的答应着,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胖丫放下电话,下午就收拾行李,偷偷上了去花城的车。

    不久之后,花城就多了一个包子铺,一个小超市,还有一个服装店,在前边干活的都是女人,有一个男人偶尔出现在的三个店里,又过了一段时间,三个店里都能听到小孩的哭声。

    一个新的风流故事在花城上演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