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媚乡:金枝欲孽 > 第54章 婚期延迟
    吴过蹙了蹙眉头说:“爸,前段时间您在医院您有所不知,他们一开始就打价格战,获得消费者关注,有了一点知名度,现在他们又开始打广告战,现在各大卫视,各种商场,安华电器的牌子都把人的眼睛给闪瞎了。”说着吴过有些黯然起来,他一直不敢对吴焕国说这件事,想着自己能解决。

    “这件事你应该早对我说,在公司你是副总的位置,你上面还有个梁博义,他不说,你也不说?公司是我们自家的。”吴焕国拖长了语气。

    吴过心里紧张起来,“爸,我和梁叔是看您还病卧在床,哪敢说这些。”

    “行了。”吴焕国摆摆手:“这件事我不追究,这段时间你歇歇,筹办婚礼的事,多陪陪梁雨,公司的事我会处理。”

    吴过一口气咽在胸口里,吴焕国明显是对他的能力产生了怀疑,借口办婚礼要他少参与一些公司里的事。作为董事长的儿子他吴过也不是全靠关系坐上副总这个位置的,当初毕业后他也是从最低的职位做起,一步一步的走上来,要说没有得到吴焕国的关照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他对自己的能力从不怀疑,即使吴焕国不帮忙他相信自己也能做出不俗的成绩。

    晚上梁雨一家人都来了,梁璐也来了,吴过悄悄的给梁璐眼神,暗示她不要乱说话,梁璐回他一个眼神叫他放心。

    饭菜上桌后大家入座,吴焕国拿出了家里的好酒,每个人倒上,和梁博义寒暄了几句就把话题说到婚事上来,“老梁,我们两家的交情不浅了,如今是要亲上加亲,梁雨和吴过的婚事我们想听听你们家的意见,杨敏想大办,我呢,就想简单一点,请一些重要的亲戚朋友,自个儿关起门来庆祝。”

    梁博义说心里掂了掂,吴焕国两口子意见有分歧,他就问他的意见,他这是把难题丢给自己,这两口子都得罪不得,这要怎么说……梁博义转而看着梁雨说:“现在的年轻人对自己的终身大事都很有主见,我们做长辈的也不要压得太死,既然是他们的婚礼,那就让他们自己做决定吧。”

    这下吴焕国看向梁雨,问道:“梁雨,你自己怎么看?”

    梁雨有些为难的说:“伯父,其实我觉得我们的婚礼不急在一时。”

    “梁雨,你这是什么话?”周晴立刻道。

    梁博义也说:“梁雨,婚期都订下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会梁璐又插进来:“梁叔,我妹妹的意思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吧,你看她现在多忙……”梁璐本还要说什么,见吴过正冷冷的看着她,立刻止住了嘴。

    梁雨知道自己的话一出必定引起争论,埋起头来不说话了。吴焕国看气氛有些僵硬,于是举起酒杯说:“来来,大家先干一杯。”酒下肚吴焕国又说:“梁雨,你是不是有什么自己的想法,你说出来,婚礼需要什么,我会尽力给你们安排。”

    “伯父,其实我觉得我和吴过之间了解还不够,这么快就结婚,我觉得对彼此的婚姻是不公平的,给我们多一点时间,至少让我们更亲近一些,否则就算结了婚也像是陌生人一样不熟悉,那过气日子来多别扭。”梁雨大着胆子说。

    吴焕国稍稍愣了一下,随即又微微的点头,梁博义见状便按捺不住了,“梁雨,在长辈面前你怎么能说这些没大没小的话!”梁博义是一直想跟吴焕国攀上点亲戚关系的,他没想到吴焕国有心促成梁雨和吴过,出乎意外,眼看婚期将近,梁雨突然这样一说,又见吴焕国对梁雨的说法也似乎赞成,他断然是不乐意。

    吴焕国对吴过说:“你应该多花时间陪陪梁雨,你看是不是平时对她冷落了。”

    吴过心里有苦说不出,哪里是他冷落她,明明是她不搭理他。

    “爸,我会尽量抽时间陪她。”当着几位长辈的话吴过也不好说他和梁雨之间的情况。饭桌上气氛低落,只有梁璐一个人心里偷偷的高兴。

    梁博义说:“焕国,你看这俩孩子的婚事,婚期都宣布出去了,要是推迟,这不让外界看笑话嘛。”

    “对,我看也是。”杨敏附和道。

    吴焕国说:“梁雨,这件事的决定权我交给你。”吴焕国是打定主意让梁雨嫁进来的,只是现在他又产生了新的考虑,让她嫁进来如同她自己所说,不急在一时。

    梁雨立即说:“那婚期就延迟吧,我和吴过真的还需要多了解。”

    这时气氛简直是凝滞了,梁博义和杨敏的脸色都极其不好看,吴过是很不舒服又不想表现出来,梁璐为了配合大家严肃的气氛也沉默在一边。

    梁雨端起酒杯说:“爸妈,伯父伯母,我知道这样不对,都是因为我自己的原因,我自私,我知道这件事让你们难堪了,只是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既然我们两家是认定了这门亲事,那就不在乎迟早了,迟一些对大家都好,那何不迟一些呢,吴过,你说呢?”梁雨最后把球抛给吴过。

    吴过抽了抽嘴角道:“我尊重梁雨的意见。”

    吴焕国说:“既然这样那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婚期延迟三个月。”

    “三个月?”杨敏首先吼道。“那得等到春天了。”

    吴焕国说:“春天正是好季节,春天有什么不好?”

    梁博义被咽在一旁说不出话。见梁雨还端着就站在那里,吴焕国说:“来大家再喝一杯,这婚事就这么定了。”说完吴焕国自己先干了。梁博义也一口闷下,脸上的红潮不知是酒精作用还是被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