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 > 第四百四十三章 进入鄯善
    大汉面色冷酷在沙海穿行,此时空中执失德明放出的音波怪牛,虚影一下出现,大汉看见怪牛,轻轻跺了一下脚,他的腹中,也传来诡异的鸣叫,一只比青色怪牛大的多的黑色巨牛,出现在怪牛身前。

    黑牛用牛角轻轻触碰青牛,青牛的虚影瞬间消失,黑牛虚影则回到大汉的腹中,大汉名叫哥舒荡,乃是昆仑虚人奴主力魔一脉第一高手,他的妹妹哥舒艳,号称突骑施第一美女,现在在突厥王帐芳名远播,他兄妹两出身突骑施贵族,在三弥山颇有实力,三弥山在龟兹以被北,正是此代可汗的王庭。

    哥舒荡得到执失德明魔功传来的讯息,心中一动,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钟胖子在三弥山轻辱自己的妹妹,触怒了可汗,被赶出三弥山,只能靠着师门照。投靠执失一族,可惜胖子时运不济,现在执失一族自身难保,胖子更是没了靠山。

    哥舒荡当日在三弥山,就险些杀死了种田,他随便找了个缘由,离开突厥王庭,一路东来,就是要彻底灭杀钟胖子,昆仑虚人奴主一脉讲究弱肉强食,力魔和色魔两脉素来不睦,人奴主自然也不会管钟胖子的事情。

    这边哥舒荡得到了讯息,那里司马九和钟胖子等人却毫无察觉,少年入了胖子的商队,众人一路向东行来,钟胖子似乎豪阔无比,不但商队运载的货物,都是波斯,大食顶级的毛毯香料,一路饮食,更是异常的考究。

    司马九此次西行,从来没有吃过如此正宗的西域菜,钟胖子的商队大厨,一路上变着法门做些吃食给众人,就连薛举,都说现在沙漠,却过得好像王公一般的日子。

    高昌和鄯善之间,有处沙漠,穿过了沙漠,就是鄯善国境了,这日商队过了鄯善,就被一队突厥士兵围住了,钟胖子对此地商路规矩很是熟悉,看见商队被围,老者说话无用,不耐烦的让伙计从自己怀中,取出一个鸟首人身的令牌送去。

    这令牌很是好用,突厥人一看到牌子,似乎非常惧怕,不但让开了道路,还在驼队两旁站立成一排对着众人行礼,鄯善局势此时混乱到了极点,商队一路行到鄯善都城,靠了胖子的令牌,居然通行无阻。司马九心中,暗自对着此事留意起来。

    到的鄯善王城,按照商队惯例,就要去找鄯善官员,签下通关文牒方能继续东行,司马九和胖子,拓跋灭,薛举找了一处客栈休息,准备养些精神,明日再去签下文牒东行,黄门侍郎在客栈休息,想起西域瑰丽的景色,也想到妹妹的在茅山不知道如何了,建成在江都是否打下了一片基业,正在思绪天马行空的时候,客栈的大门,却被“砰砰”的敲响了。

    司马九心中诧异,他们人多钱多,在鄯善王都,商队包下了整整一座客栈,此城乃是丝绸之路枢纽,客栈都有给商队驼队休息的所在,一应设施俱全,每日花费也是不菲,没想到夜深三更,却会有人来此滋扰。

    黄门侍郎穿戴停当下了客栈一楼,一看薛举和商队老者正站在门前,掌柜已经把客栈的大门打开了,敲门的,是一个精悍的突厥军官,他背后还有十余名鄯善兵卒和一个文官,一众人都用不善的眼光看着客栈众人。

    “都给我起来,快去城头守城,他娘的,伊吾人都打到城门口来了,你们还在这里歇息,就要军爷去城墙卖命吗?“

    突厥军官身后一个鄯善小官,满脸的不忿,推搡了陪着笑脸说话的客栈老板一眼,就要往客栈里面冲。

    薛举一把拉着就要被推倒的老板,挡在了鄯善士兵身前。“军爷,不是说伊吾大军被鄯善戍堡迟滞在王都百里之外吗?怎么顷刻就到了城下?不会有误吧。”

    薛举看见少年下来,对他使了个眼色,司马九也是心中不解,他本想明日去鄯善王宫面见国王的,得到的消息就是鄯善和伊吾,尚在边境拉锯,劫掠之兵,只是小股游骑,却没想到,此时敌人好像已经打到了王城下。

    “他娘的,什么百里之外,你听城外的号角,难道是假的吗?都说前方戍堡固若金汤,我怎么会知道伊吾人怎么就窜到了城下。我还诧异呢!”

    鄯善小官骂骂咧咧,他似乎贪图商队的财物,非要往里闯,推了一把拦路的薛举,薛举是何等样人,哪里会被他欺负,随手伸出,就把这个满口脏话的鄯善人推了个跟头,摔倒在了地上。

    鄯善小官爬起身来,口中高呼“这些人一定是伊吾的尖细,阿奈儿将军,快把他们速速拿下!”

    此时商队的伙计越来越多,一起聚集在客栈门前,钟胖子也赶到了这里,小官看见客商人多,口中喊的厉害,却再也不敢上前。

    “你们,这么多的男子,一定要去城墙守卫,今日要是鄯善城破了,这城内之人,只怕没有几个人可以活下,阿史德族攻城,从来都要屠城三日的。”

    阿奈儿看见众人争执,皱着眉头说道,司马九走上前去,正要说些什么,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一队突厥骑兵看见这里有事,马上赶了过来。

    “阿奈儿,什么事情,还不收拢青壮,速速登城?”一个黑袍突厥男子在马上问道,司马九抬眼看去,男子二十余岁,气质严峻,眉眼中颇有侠气,看装束是突厥人,此人看见众人中的司马九和薛举都是气度不凡,不禁愣了一下,又看见钟胖子嬉皮笑脸的样子,又皱起了眉头。

    “将军,我等都是客商,帮助守城不是不可,但是还望将军将眼前情况告知一二,也好宽宽众人的心啊。”

    薛举看见少年不说话,朗声问道。

    “宽宽心?我只怕事情说了,你们的心反而宽不下来了,你们是今日到此城的吧,说来也算倒霉,伊吾人用了奇兵,派了虚军在戍堡迟滞了我军大部,他们的骑兵和阿史德族的托牙狼军,则绕过戍堡,今夜子时包围了王城。”

    ‘托牙狼军?’司马九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和执失部的鸦儿军一样,托牙狼军就是蓝突厥阿史德族的精锐,看来阿史德不再想隐藏在幕后了,西突厥内部一定出来极大的乱子,让本部四族,都开始各自以族为主对外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