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承恩妃 > 第475章 所忧
    随虞昭这番话的吐露,楚子凯总算是探究明白了害自己今日被她这般无情声讨的罪魁祸首到底是何,一如往常,还是她那放在心里头永远关不紧盖子的醋坛子,不知怎的,一个不小心又倒地发威了。

    “小祖宗,惯会磨人……”

    瞧着虞昭那自己跟自己置气乱吃飞醋的样子,楚子凯心觉有点可爱,但心头滋味说不出来,总之又酸又甜,也知她话里所说的是哪桩事,十分委屈无奈道:

    “凌德仪要去云山寺,哪不是昭昭先给她答应下来的吗?我只打算听你的主意办事,预备下个恩准的令,怎我顺着你的心意来,你现在还要拿这件事来摆弄起我的不是?”

    “你消息倒是灵通!”

    并没来得及亲口与楚子凯提凌德仪往云山寺祈福一事,可虞昭看他这样子像是早知道了一般,敏感心思开始发作,懒得思考缘故,侧头哼笑一声,取闹道:

    “瞧瞧,我明明还没同你说,自己你就打听到动静了,就准备给她们下恩准令了?这样积极,想必我猜得不错,你就是别有用心!”

    “昭昭啊……我,你说说,我怎么了,怎么就别有用心了?”

    分明眼下状况是虞昭不讲道理,在无理取闹耍蛮横,楚子凯身正不怕影子斜,满心都是道理,可临一开口,又不知从哪里辨起。

    略停顿了一秒,楚子凯打算先捋清思路,慢慢跟她谈,不料却又被虞昭咄咄逼人抢了话头,只听她答:

    “你一听见在离宫期间,那离你只有二十几里的庵堂里会装着两个人,就记挂上了,打算想寻乐时,就骑上马往那边奔去,反正离得近,来回也费不去几个时辰!”

    “昭昭,你怎可无端污人清白!”

    听虞昭把那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幻想得有声有色,楚子凯无奈到了极点,就只觉得好笑了,为了迁就着她的感受,受了冤屈也不敢与她申诉什么,只敢抱怨出一句,而后就连忙好声哄着解释道:

    “我消息灵通,时常得到的动静及时,是因每日时刻都要注意着,你不在我身边时,别在哪儿嗑了碰了受委屈了,你见过什么人,说了些什么话,我有心关注,自然会第一时间知晓清楚,哪里是为了惦记其他人才知道这消息的。”

    其实虞昭何尝不知,楚子凯眼神成日里盯着的到底是何处何人,她心知肚明,却就要口是心非闹性子,实则只是因瞧楚子凯每日艰难忍欲的样子难受,而自己无能为力,心中起了害怕,害怕谁人当真会趁虚而入,用手段把他拐到另一张床上去,忧心过度,故而想发泄一下。

    本是虞昭无理取闹,楚子凯却甘愿耐着性子,拿出最软和的态度来安抚,她怀揣这一腔脾气再大,触到的却是棉花,也放不出多大的威力来了,渐而就收敛了锋芒,将身子放软,乖乖窝回了楚子凯怀里。

    “小霸王花儿啊,夫的小霸王花儿真厉害,”

    一显威就让人头疼,一示弱就惹人怜爱,楚子凯的一颗心,总是被怀里这人儿拿捏得一会儿冷一会儿暖的,他却就是爱得戒不掉,俯首柔柔吻着虞昭的额头眼角,喃喃细语叹道:

    “心肝儿都是挖出来给你磨得粉碎了,你却还要这样没良心地闹我,你自己凭良心说,夫自遇见了你与你结缘后,可曾有多看过其余女人一眼,几时流露过想去其他女人那寻乐的心思?你就这般霸道,红口白牙张嘴就要问我的罪,一点信任都不愿意给!”

    “陛下,是我错了,”

    冷静一会儿后,虞昭自知自己是不该那样刁蛮任性,无端就揪着楚子凯寻衅,先敢作敢当承认了是自己的错,又感动于他给予自己的这从来不见底线包容与爱护,声线不由放得柔弱。

    “是信陛下的,我那说的不过是气话,绝对不是真心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我以后,会尽力把控自己的情绪,再不让你难过。”

    能得了这一句抱歉,楚子凯就觉十分满足了,何况虞昭还破天荒给了自己保证承诺,更是让他溺在了甜蜜之中,心都酥软了,何能有心思去怪她,柔声回应道:

    “没关系,昭昭孕中辛苦,情绪无常,本是情理之中,夫君受骂也受得开心,只恐你心里忧思迟迟都解不彻底,压在心里,若成了个疙瘩可不好,此后,你若对我有意见,直说就是,不可这样与自己较劲了,知道了吗?”

    被人这般温柔地对待,虞昭还欲何求?乖乖地点了头答好,将姿态放得顺服,以此来回应楚子凯的贴心。却听楚子凯还在认真反思着自己的过错。

    “也是,我对昭昭用情至深,有时候情意涌上时,就难以把控住言行分寸,惹了你害怕起顾虑,着实不该,你说过了我就记住了,以后会注意的。”

    “不该陛下认错,陛下九五至尊,为我,被此般约束,本是委屈了,”

    虞昭摇头否认,手往楚子凯背后钻着,将他紧抱得严严实实的,又道:

    “可我虽知陛下委屈,却就是想要陛下独守我一人,也是信陛下会遵守与我的诺言的,所忧心的,至始至终都是旁人罢了,不能接受有任何意外发生。”

    “不会,”

    意外?如今二人已是两心相印日日相守,怎可能还会有意外发生?楚子凯不以为然,保证得果断,又仔细说明心中所想:

    “能让夫君情动意迷的,世上唯有昭昭一人,封禁私欲守你与孩子的安康,那也是我视为职责无怨无悔而为,不该觉得委屈,只你若不信我的话,我真就觉得好委屈。”

    “是信陛下的,所忧来自旁人,”

    相信已说再三,虞昭恐楚子凯没有意会到,又复述了一遍,继而犹豫不决了一会儿,鼓着气做了很大的决定,才详细解释道:

    “如凌德仪之类,她从前,为能得你临幸,不惜自轻效仿我原先在宫里时的妆容衣冠,以此般卑微的姿态求宠,着实令人心惊,宫里,如她一样渴望得陛下恩宠的人比比皆是,倒是不知,还会藏着哪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