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三三三章.他肯定是支持东野司的(4000字)
    虽说是要吃早餐,但实际上细川小春也没吃什么,牛奶随便拌着点燕麦吃完了就开车去找东野司了。

    就连东野司都为她这效率感到些许诧异。

    不过这也是细川小春的风格。

    东野司笑着接待了细川小春,然后与小玉彦人联络,更改了下午一点的预定。

    毕竟细川小春虽然答应帮忙,但她这也算是工作外的时间,就算是东野司也不好意思一直浪费她的时间。

    就这样差不多和细川小春边笑边谈,东野司与她很快就来到了NHK电视台。

    “你好,东野老师,又见面了。”

    看着面前长相清秀好看的东野司,小玉彦人忍不住露出笑容,伸出手与对方握了握。

    同时,小玉彦人也止不住在心里面感叹着——没想到东野司居然真因为几张演播厅门票答应参加红白歌合战...要知道和大轴的位置比,这几张演播厅门票压根就不算什么。

    不过小玉彦人也不在意,他觉得像东野司这样的天才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常人无法理解的怪癖,搞不懂他也正常。

    东野司也是伸手与小玉彦人握了握,随后转而为他介绍起身边的细川小春。

    “原来是细川编辑,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我只是代替东野老师过来谈一谈关于演唱曲目以及彩排时间的。”

    细川小春礼貌地笑了笑:“小玉先生,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

    “好,请往这边来。”

    小玉彦人也没矫情,带着东野司往里走去。

    而跟着小玉彦人往里面走的同时,东野司也看见了不少小有名气的歌手或者演员,他们在见到小玉彦人的时候都主动停下来,礼貌地鞠躬打招呼。

    “您辛苦了!”

    “您辛苦了!”

    不得不说,日本电视台果然是各行各业中竞争中都最为激烈的地方,单就看这些演员小心翼翼的模样,东野司就有些感叹。

    “请坐,东野老师。”小玉彦人将茶水倒好,等到东野司与细川小春象征性喝了口茶后,这才开始说正事。

    “关于演唱曲目这一点...我们NHK其实已经有了打算。我们希望东野老师能从《Lemon》、《尽管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以及《不要认输》中选择一首。”

    小玉彦人开口说道,并且将一份表单拿出来。

    东野司与细川小春拿起表单粗略地扫视起来。

    而在这个扫视过程中,小玉彦人并没有停下解释:“这是我们NHK电视台在外进行的调查,上面是东野老师你的支持率以及三首歌的支持度。”

    听着小玉彦人的解释,东野司这才发现这表格上面确实是不少歌手的支持率。

    想必这就是NHK选择歌手的依据。

    而在这其中,东野司的总体支持率很高,特别是在十五岁到二十五岁这个阶段,支持率直接达到了百分之八十。

    “东野老师的支持率在青年一代中排名第一,大部分青年都很喜欢《Lemon》这首歌。”

    小玉彦人开口道。

    确实如他所说,不少年轻人都喜欢《Lemon》这首歌。

    只不过...

    东野司继续往后面看去,这才发现有些奇怪的地方。

    因为不止是十五到二十五岁这个阶段,东野司的支持率在三十岁到四十五岁这个年龄阶段其实支持率也不低,整体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九。

    这无疑是个恐怖的比例。

    而这个年龄阶段的人...

    “主要喜欢《不要认输》?”

    东野司感到有些意外。

    “是的,三十岁到四十五岁的日本男性、女性很喜欢《不要认输》这首歌。”

    小玉彦人点了点头:“而不止是中年男性,《不要认输》其实在青年一代里的人气也不小...后面还有调查问卷,如果不介意请看。”

    关于《不要认输》的调查问卷其实很简单,一共就两三个问题。

    而也就是在这两三个问题中,类似的回答也就几种:

    ‘《不要认输》扫清了我一直以来心中的阴霾。’

    ‘《不要认输》传递给了我继续生活下去的力量。’

    看着这些调查问卷的内容,东野司一下子就明白了。

    直到今天,日本其实还处于‘失落的十年’,也就是上世纪泡沫经济的阴影之中,有些三十岁到四十五岁的日本人依旧在为生活不知所措。

    与大部分没有经历过泡沫经济那段晦暗历史的年轻人不同,他们更喜欢《不要认输》这首能给人鼓舞力量,旋律轻快的歌曲。

    “不要认输,只差一点点了,请一定坚持奔跑到最后吧!”

    听着东野司独特的唱腔,他们似乎就感觉被鼓舞了一样。

    也因此,《不要认输》在他们之中特别有人气。

    甚至不止如此,《不要认输》在一些年轻人中其实也有不小的人气...

    不得不说,这首歌不愧是当初坂井泉水的看板歌曲,经典就是经典。

    或许这就是音乐艺术的魅力吧,一下子就能引起别人共鸣。

    东野司将表单看完,随后抬起头:“贵台比较希望我能唱《不要认输》对吧?”

    “如果只看表单数据以及支持率,很明显是《不要认输》的传唱度更高。”小玉彦人点头道。

    正如他所说,确实是《不要认输》的传唱度更高。

    因为这首歌都直接上了日本学生的教材,不少学生也知道这首歌的名字...

    至于《尽管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

    这首歌因为动画短片的缘故,被普遍认为是描绘母亲与孩子之间的羁绊,所以在家庭主妇这个群体中特别有人气。

    “我对此没有什么意见。”东野司点头回答道。

    不管唱什么他都无所谓,更何况《不要认输》本来就是一首好歌。

    “谢谢东野老师的理解。”小玉彦人稍微吐了口气。

    因为有差点说服东野司失败的前例存在,所以他一直不敢掉以轻心。

    而此时见东野司居然如此好说话,他自然是放下了心。

    “既然曲目决定了...那接下来就是具体的彩排时间了,对了,《不要认输》要不要准备一些舞蹈?”

    小玉彦人突然提议道。

    啊?准备舞蹈?

    东野司听着这话愣了愣。

    “东野老师这可是一个人独唱,要是没点舞蹈的话,到时候台上可能会有些冷清的。”

    小玉彦人提议道。

    偌大一个舞台上面就只有一个人在那里孤零零的唱歌,不仅是缺少观赏性,而且对歌手的气场要求也很高,要是没办法压住现场的氛围,最后会很尴尬的。

    所以他就提了这么个意见。

    但对此东野司则是毫不犹豫地摇头:“不用了,我一个人来就行了。”

    开玩笑呢...《不要认输》这种半应援歌曲还搞一些露大腿的女生在旁边跳来跳去...

    要是让一些坂井泉水的歌迷知道了,指不定直接撕裂空间把他东野司都给吃了。

    “好吧,那我明白了。”

    听着东野司这话,还有他明显拒绝的表情,小玉彦人也没继续勉强。

    他开始查看彩排时间表。

    由于东野司就是单纯的单人演唱节目,又没穿插什么舞蹈,所以彩排方面可以稍微缩减一些。

    且考虑到东野司漫画作者的身份...

    小玉彦人向东野司与细川小春提出了四次彩排的次数以及时间。

    这个时候就需要细川小春这个编辑出面了。

    她好说歹说,总算是与小玉彦人沟通成功,将四次彩排砍成了三次彩排。

    “那么工作这方面的事情就已经讨论好了。”

    小玉彦人合上彩排名单,随后又看向东野司与细川小春。

    他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突然开口:“对了,东野老师,细川编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

    “什么事?”

    “我听说你们似乎与大浦幸江有些矛盾?”

    提到‘大浦幸江’这个名字,小玉彦人的表情也稍微绷紧了。

    而东野司与细川小春他们也有点意外。

    因为他们没想到居然能从小玉彦人的口中听见这个名字。

    大浦幸江...这不就是那个东野司一开始想找她唱《Lemon》,后面惹毛东野司的女歌手吗?

    东野司与大浦幸江有矛盾,这不仅是艺能界知道的事情,就连一些歌迷粉丝也清楚。

    而小玉彦人在这里提到大浦幸江...

    “小玉先生,你的意思是大浦幸江也要参加红白歌合战?”细川小春禁不住问道。

    “嗯。”小玉彦人点头:“毕竟东野老师你与大浦幸江有矛盾嘛,这样红白歌合战就会更有节目效果了。”

    因为之前东野司上门找大浦幸江,想委托她唱《Lemon》这首歌结果被拒绝,随后东野司自己唱《Lemon》在配信榜上大火...这件事可是不少歌迷都知道的事情。

    他们俩真在舞台上面‘打’起来,到底是谁输谁赢...这浓重的火药味自然会带来不少流量。

    不得不说,NHK确实是特别会运营的日本电视台老大哥了,连这种私人矛盾都考虑到了。

    但老实讲...东野司其实早就不怎么在意大浦幸江的破事儿了。

    她不愿意唱《Lemon》这首歌也只是她单人的损失。

    “老实讲,大浦幸江在整个艺能圈的名声也就那样...算是把自己运营废掉的女歌手了吧。”

    小玉彦人一边说着一边摇头。

    大浦幸江因为东野司《Lemon》那件事后,并没有怎么反省她自己,反倒是给人一种变本加厉的感觉。

    至少小玉彦人当时去邀请她的时候,她也是装模作样地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才‘勉为其难’地答应。

    这让小玉彦人对大浦幸江的印象格外不好。

    不过为了避免东野司误会,小玉彦人也是解释道:“与东野老师比,大浦幸江这一年的人气也还没到大轴的地步,我们节目组顶多就给她安排了一个靠后的位置,这一点希望东野老师能够理解。”

    他担心东野司以为是他安排的大浦幸江与他对垒的戏码。

    “我知道了。”东野司客气地点了点头,没有就这个问题一直讨论下去。

    毕竟小玉彦人从本质上来讲也就是个领工资的,要听从电视台制作委员会的指示,对于他,东野司自然不会有过多指责。

    不过...既然知道大浦幸江会登台,东野司也有点好奇:“说起来,小玉先生,你们到时候会怎么统计我和大浦幸江的胜败?我记得红白歌合战的投票统计是统计白组与红组两大组的吧?”

    是的。

    他印象里面红白歌合战应该没有统计单个歌手票数的机制,基本上就是统计演播厅观众的票,再统计场外票数,最后综合在大屏幕上面宣布红组或者白组胜负的结果。

    这玩意儿怎么让他与大浦幸江比较?

    “这个东野老师就请放心吧。”小玉彦人微微笑着说道:“我们有收视率分段统计的机制,靠着这个就能判定胜负关系了。”

    分段统计机制?

    这个名词东野司还是第一次听见。

    毕竟他前世也不是什么演播专业的。

    似乎是看出东野司的不理解,没等小玉彦人解释,旁边的细川小春就已经主动开口解释:

    “在一个时间段内,收视率是有上下浮动的,这一点东野老师应该清楚吧?”

    她伸出手,比划了一下。

    “比方说轮到大浦幸江演唱的时段收视率为百分之四十四,而轮到东野老师你演唱的时段,收视率来到了百分之五十二,这就能很明显看出胜负结果了。”

    “原来如此。”

    听着细川小春如此简单易懂的解释,东野司也大概明白这分段收视率大概是什么意思了。

    确实,靠着这个的确有些参考意义。

    同样的,东野司也有些无语。

    日本人还真喜欢什么地方都搞个排名出来,连这种办法居然都能想到。

    “我大概明白了,那么就按照彩排时间来吧。”东野司对小玉彦人礼貌说道:“我先告辞了。”

    他这礼貌的态度与大浦幸江可以说是有了鲜明对比,小玉彦人都禁不住主动站起来:“我送送东野老师吧。”

    小玉彦人就这样将东野司与细川小春送出电视台。

    他没将东野司参加红白歌合战的事情通知大浦幸江。

    也不知道通知她之后,她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似乎能够想象到大浦幸江可能会表露出来的猪肝脸。

    小玉彦人都是乐呵呵地笑了笑。

    比起大浦幸江,他肯定是支持东野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