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二八八章.只能想个别的法子了(8000字)
    东野司现在的心情不太好。

    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非自然死亡》对浦岛出版社的重要性。

    自己昨天提出的完结要求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细川小春现在也就是个组长,在编辑部里只能算是有点话语权的,但只要没站到副编辑长的位置,细川小春的重要性就不是那么大。

    老实讲,别的漫画作者换担当编辑倒是无所谓,但东野司与细川小春搭档将近两年,关系一直都是老友级别的,他总不可能看着自家老友受了委屈,还一脸乐呵呵地不在意吧?

    东野司沉吟一声,还是决定先给细川小春这老搭档打个电话——打仗也至少得先把情况摸清楚嘛。

    另一边——

    看见东野司电话打过来的那一刻,细川小春其实是有些发懵的。

    她刚准备去进行漫画作者的交接工作呢,结果东野司这就一个电话打过来了。

    看着这熟悉的号码,细川小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通了电话:“喂?东野老师?”

    “嗯,细川编辑,我刚从浦岛总编那里得到消息了,你被调任去明纱那边当她的责编了?”

    黑宫明纱是东野司的入室弟子(她自称的),在浦岛编辑部并不是什么大新闻了,所以东野司这称呼并没有多大问题。

    比起这个...细川小春更有些感动的是,东野司还没忘记自己这个‘前责编’,第一时间就打来电话询问。

    要知道日本从事编辑这一行业的工作基本上只要调任换离后,编辑与创作者就没多大工作上的交际了,顶多也就是喝个小酒,主动打电话关心编辑工作情况的更是少之又少。

    细川小春有点感慨,但一想到自己已经不是东野司的编辑,就有点难受地叹了口气:“是这样没错,这边交接工作已经做好了,以后东野老师你就由大岛编辑负责了。”

    浦岛出版社还是挺重视她的,她还担任着组长的职位,只是将东野司的责编换成了另一位。

    “是吗?可我还是觉得,细川编辑才和我是黄金搭档,那边突然换了编辑我也有些不能接受...是因为《非自然死亡》即将完结的事情吗?”

    东野司很干脆地将话题挑明了询问。

    “不是...呃...算了,其实也瞒不住东野老师你。”细川小春苦笑了一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都告诉了东野司。

    原来是昨天,细川小春前往总编室与浦岛总编交谈的时候,有一位领导高层刚好过来视察编辑工作状态,而在他听见《非自然死亡》即将完结后,则立刻表示《非自然死亡》不能这么早就完结,命令细川小春能与东野司商谈,争取再往后面推一推。

    而细川小春深知东野司下定决定就不会更改,于是就尝试与这位领导高层交涉。

    其结果就是交涉破裂了,她被撤下来? 换上一个新的编辑。

    这因果过程听得东野司也是一阵无话可说。

    细川小春这未免也太头铁了? 就不能稍微后退一点,服个软就行了嘛...顶多就是把锅全部推到他身上来就行了。

    毕竟这就是东野司单方面想要完结的情况? 她只需要做一个转述者就行了。

    但若是换个角度来考虑? 东野司则发现——细川小春这么做其实也是在为他打掩护,细川小春是主动上去背锅的? 似乎是不愿意让东野司一人受这委屈。

    就好像现在,大部分编辑都觉得细川小春可能是飘了? 居然敢与领导层叫板? 真是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了,而东野司这个请求完结的漫画作者反而没多大人关注...或者说是怪罪。

    “大体的情况我已经明白了。”东野司点了点头:“具体的等我来东京再谈吧。”

    “哎?来东京再谈?等会儿...东野老师,这就只是普通的工作交替...我没事的。”

    这听着就委屈感满满的话让东野司忍不住摇摇头——不,你有事? 而且感觉还不是一般的有事。

    很简单的道理。

    东野司作为目前最火热的漫画作者之一? 哪个编辑抓住了,哪个编辑就能靠着东野司的业绩迅速向上爬升...毕竟编辑这行业是最看手下作者的作品业绩的。

    细川小春被卸任了,同样也就相当于她副总编,乃至总编的路都给断了——在日本,女性在职场一向都是弱势地位。

    更加别说还是她一手挖掘的东野司? 就这么被人摘了桃子,她不可能真像她所说的那样‘没事’。

    这道理东野司都明白? 细川小春这个当事人不可能不明白。

    东野司也没继续与细川小春多说什么,只是安慰了她两句? 表示会很快赶来浦岛编辑部后,就将电话挂掉了。

    “东野老师...”

    看着自己的手机? 细川小春张了张嘴。

    怎么说呢...确实有点感动。

    难不成这就是一些漫画或者小说中? 名编辑与名作者之间的纽带吗?

    本来还以为是唬人的。

    原来真有这东西啊?

    她在这边感动着? 另一边的浦岛总编却主动叫起了她。

    “细川编辑,刚才我给东野老师打了电话,并且将细川编辑你调任的事情告诉了他。”

    一进总编室内,浦岛总编就直接摊牌了。

    “呃...很抱歉,给浦岛总编你添了麻烦。”细川小春对浦岛总编低头抱歉道。

    浦岛总编一直都是站在她这边的,昨天还帮她说了不少好话,对于面前这个一心想把《恶寒》做大做好的中年人,她确实兴不起什么埋怨的念头。

    “主要是这次细川编辑你确实有点冲动了。”浦岛总编摇摇头:“当时你应该把事情交给我处理的...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俩只能尽力补救。”

    说着,浦岛总编还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是最不愿意看见东野司与浦岛出版社闹掰的人。

    现在他却被夹在中间,颇有种被混合双打的架势...这未免也太难受了。

    只能说自己这个总编做得实在有点倒霉,前段时间被挖走铃木羽,这段时间又出了这档子事情...要是东野司真跑路了...那他找谁哭诉去?

    好不容易《恶寒》才有起色啊!

    你们总不能逼着我像前任总编那样,到时候对着浦岛出版社的标志跪下来认错吧?

    你们知道东野老师这样不拖稿,而且部部作品都大火的作者有多难找吗?

    不...或许这些高层其实是知道的,且他们看不起的人也并不是东野司,而是细川小春——

    毕竟在他们的眼中,这就是一次简单的人事变动,把细川小春换作其他漫画作者的责编而已...每个编辑基本上都会经历那么两三次的。

    只不过他们估计没想到的是,东野司会和细川小春关系如此亲密...这边一出事,那边东野司就已经往这边赶了。

    这才是最让人头痛的地方。

    所以这个时候,浦岛总编只能想着做好自己中间人的身份,东野司有什么请求尽量满足,还要再恢复细川小春担当编辑的身份——这就是他的想法。

    浦岛总编这可以说是让步许多的想法,让细川小春也是十分感激,她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浦岛总编。”

    将细川小春安抚好后,浦岛总编开始思考起如何稳住东野司。

    毕竟这边才是最关键的点...只要能稳住东野司的情绪,那么一切都好说...

    不过——

    “难啊。”浦岛总编揉了揉太阳穴。

    他以前当编辑的时候就没遇见过这种事,现在成了总编却反而要为这种事情操心。

    被夹在中间被混合双打的感觉是真的让他都感到头皮发麻。

    最后,浦岛总编重重地叹了口气。

    作为一个总编,他觉得他承担了过多的负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也就是在浦岛总编如此思考着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再度被敲响了,与此同时是一位编辑的声音。

    “请问浦岛总编在吗?东野老师想见你一面。”

    “请进。”

    反应过来的浦岛总编主动招呼一声,与此同时正襟危坐。

    走进来的东野司难得不是如往常一般笑意吟吟的,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如水的表情。

    这让浦岛总编心里多少咯噔一声,但还是维持了脸上的微笑,主动握手与对方打了个招呼。

    还好,东野司对此并没有表示什么排斥态度,握过手之后,他立即就开口道:

    “浦岛总编,我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希望细川编辑能继续担任我的责编。”

    这...确实是挺直接的。

    不过这边的调任才刚下来,就把细川小春调回去...这明显不太可能。

    所以浦岛总编也是有点为难地摇摇头:“细川编辑的调任暂时有点难处理,但我也在努力了,希望东野老师能稍微等等。”

    老实讲,他也算得上是最卑微的总编了。

    谁见过总编这么用商量的语气与作者说话的——除了他浦岛之外,那估计就没别人了。

    就算是东野司,听见了浦岛总编这话,也是莫名地多看了一眼对方。

    他不是傻子,听见浦岛总编这话自然也明白对方也是夹在中间为难的人。

    那么就算在这边为难浦岛总编也没多大意义...

    想到这里,东野司也是沉吟一声,也没继续再刁难对方,点头起身道:“我明白了。浦岛总编。”

    打人也要打对人,既然冲着浦岛总编输出没多大意义,那东野司也不会无端浪费力气。

    且东野司自己也想到了个不错的办法来解决这档子事。

    因此与浦岛总编友好地打了个招呼后,东野司也是思索着转身离去。

    这果断的起身动作让浦岛总编脸上都浮现出一抹诧异之色。

    他本来都做好了说尽好话,答应对方条件的准备了。

    结果东野司就这么走了?

    浦岛总编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摇摇头:“东野老师看来并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啊...”

    不过还好...既然东野司这么通情达理,那他也会鼎力帮忙,一定会让细川小春重新变成他的责编的。

    他这边下定了决心,同时又将大岛编辑叫了过来。

    这位经常与细川小春聊天扯淡的大岛编辑此时的脑子都是晕晕乎乎的。

    他也曾经想过当一次东野司的责编,不过那也就是在梦里面想一想而已...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幻想居然还能成真。

    这真有种天上掉馅饼...不对,是天上掉金饼的感觉。

    直到他被叫进了浦岛总编的办公室,这种如梦似幻的感觉才勉强消散一点。

    他笑着与浦岛总编打了声招呼:“编辑长,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

    “嗯,有点事情要告诉大岛编辑。”

    浦岛总编见大岛编辑满脸乐呵呵,似乎捡到宝了一样的表情,禁不住摇了摇头。

    虽然不想打击对方,但还是要把计划给说出来。

    他开始一字一句地将情况告诉大岛编辑,其中包括还会重新将细川小春换回东野司责编的打算。

    然后...

    然后大岛编辑的表情先从满脸笑容,嘴巴都合不拢的情况,变成了面若死灰,随后又从面若死灰变成一脸麻木的表情。

    看吧!

    我就知道!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美事!最后还不是要把东野司的事务移交给细川小春?

    大岛编辑心里面百般无奈,甚至有点不舍。

    但在面对上司浦岛总编的时候,他还是勉强挤出笑容:“我明白了,那么东野老师就暂时交给我来照顾...”

    “我一定会在这段时间里面,照顾好东野老师的《非自然死亡》以及《孤独得美食家》的。”

    浦岛总编也明白他现在心里很苦,于是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放心吧,稳住《非自然死亡》的具体状况,下次编辑组长提名,我会算你一份的。”

    “是!”

    编辑组长提名...这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至少也不是白当保姆嘛...

    大岛编辑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同时出了办公室,开始查看东野司交稿的日子。

    随后他才发现...

    好像东野老师...就是今天交稿?

    那他刚才怎么不一并把稿子交了?

    大岛编辑略微发愣。

    心里面浮现出一抹不大可能的想法。

    难不成东野老师是不想交稿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