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二七零章.真找男友了?(4000字)
    撞到近卫凉花以前学校的同学纯属偶然事件,不过东野司并不是特别在意。

    他一向都是文明人,基本上就讲个道理,不会动手打人的。

    与其在意这些人,他还不如早点找个旅馆,让几个女生休息休息...

    就这样按照刚才在便利店与老板交流的路径,东野司继续向前走去,果不其然在主干道的尽头拐角找到了一座看上去不错的旅馆——至少不像刚才看见的那一并排的木制建筑那样,风侵雨蚀得十分严重。

    与藤原葵、高桥由美她们几人交流沟通后,东野司等人决定这几天就住宿在这里了。

    几个人来到旅馆大门前面,抬头看去。

    这是一座十分标准的和式木制建筑旅馆,名叫松菊旅社,内设小院,还种植着花草小品,假山石头也堆放了不少,看上去还挺有品味,面前的大门是标准的和式拉门,干净的黑色布帘垂落半截,看上去很有韵味。

    接待者是穿着一身和服的中老年女性,举止十分稳重,东野司只是走上去,笑着与对方交谈过后就简单将入住的事情给敲定了。

    “怎么样?东野同学?”见东野司走回来顺带接过她们手中的行李,藤原葵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嗯?什么怎么样?”东野司拎着行李箱,反而不解地问道。

    “就是房间的事情。”藤原葵好奇地问道。

    “对啊对啊,我们这里四个女生,就东野老师你一个男生,房间应该很难分的啊。”

    就算是高桥由美,这个时候也开窍了,想通了问题关键点的同时不解地问道。

    五个人单数,总有人会剩下来,总不能出来旅游真把东野司撇在一边吧?

    旁边的近卫凉花听见了这话,立马就竖起了耳朵。

    她对于这个也挺在意的...

    但是——

    “是吗?我倒觉得不难分啊。”东野司听懂了高桥由美的话,乐呵呵地说道,仿佛这在他眼中根本就不算是难题。

    “由美、阿葵、千早姐,你们三个人一个大房间,我和凉花一个小房间,这样不就行了吗?”

    他想都没想就提出了解决方案。

    “啊?”一听见东野司这结局方案,高桥由美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张张嘴,‘啊哇哇’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藤原葵听了这话没有开口,只是干咳了好几声,扭过头,脸明显也红了起来。

    近卫凉花更加不用说了。

    刚才面对中村唯香他们那群人决然的态度已经消失,现在已经低下脑袋? 脸红得像是猴子屁股? 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日本少子化(新生代儿童数量不多)严重,一向鼓励早婚早育? 在性教育的启迪方面还是做得很好的? 她们这种年纪的高中生该懂的基本上什么都懂了,甚至有些人都已经正式体验过了。

    不过...

    “这妥当吗?”高桥由美脸红红的? 一副想详细问一问,但又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可东野司却是眯着眼睛? 笑了两声:“怎么不合理?凉花是我女友? 我是她男友,睡一个房间怎么想都没问题吧?”

    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高桥由美她们居然还在意这种小事。

    “话是这么说...”高桥由美摸了摸脑袋,一下子陷入了迷茫之中。

    平时她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但在这种时候? 她却有点不知所措? 完全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要是别人敢这么说话,她肯定二话不讲一木刀就上去了,可东野司不一样,他说的挺有道理的。

    “好了,不要在意了。我听老板娘刚才说了? 大房间那里的室内浴场很大,都可以当半个游泳池用了? 能在里面游泳的那种,由美不想去看看吗?”

    “可以当游泳池用?”刚才还结结巴巴的高桥由美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她直接拉着藤原葵与不太明白发生什么事,但就是很有兴趣的东野千早跑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家里的浴缸不算太小? 但也不算太大? 至少在里面游泳还是有点困难的? 所以对于东野司所说的‘可以游泳’...她确实很有兴趣。

    只留下近卫凉花站在东野司身后,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出第一句话:“走吧...阿司,那个...去房间里。”

    她主动开口了,这也表示她已经接受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任何事情了。

    不过...

    东野司有些哭笑不得。

    近卫凉花都想到哪里去了?

    她这才什么年纪?十六十七岁的。

    虽然身材尚可,但东野司也还没饥渴到这地步。

    至少也得等个高中毕业上大学吧?

    只不过见近卫凉花这模样很明显就误会了,东野司对此也只能笑着摇摇头,带着她进了房间中。

    为了让近卫凉花安心一点,东野司都还特意告诉了她,自己与近卫凉花的房间就在高桥由美她们房间旁边,让她不用特别担心。

    只不过这时候的近卫凉花显然听不进去这些,她满脑子晕乎乎地跟着东野司进了房间。

    虽然老板娘说过这里是一人或两人居住的小房间,但一拉开和式拉门发现,这个房间的面积还是相当不错的,淡黄的榻榻米,摆放在墙格中的盆栽,且内有隔间,室内浴池也挺不错,虽然不比隔壁,但容纳一两个人伸展腿脚却是没多大问题。

    在外面还有露台,站在这里往外面看去,还能欣赏到庭院里的景观。

    东野司把准备的旅游袋放在房间角落,坐在坐垫上的同时又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多,这时间其实算是过来得比较晚了,毕竟日本就一屁大点的地方,坐车不管去哪儿都就那么点距离...这主要是高桥由美这货在路上的很多礼品店浪费时间,买了许多没用的小玩意儿,所以才导致这么晚的。

    不过...算了。

    东野司收起心思,侧头对近卫凉花打了声招呼:“睡一会儿吗?凉花?”

    近卫凉花明显是心里面藏着有事,从刚才进了房间后就没坐下来过,这时听见东野司的声音,一下子就有点慌神了。

    现在可还是白天啊...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况且最主要的是...

    “旁边由美她们可能会过来的...”近卫凉花压低声音,忸忸怩怩,脸不仅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手护着胸口,一手挡着屁股,仿佛生怕东野司着急冲上来就像自己死党高桥由美所说的那样‘没有男生不喜欢摸一摸的’。

    近卫凉花这模样看得东野司忍不住发出笑声,他有些忍不住,笑着解释一句:“我是说,你要不要躺下来休息一下,都走了半天的路了。难道你不累吗?”

    “就这样吗?”近卫凉花满脸错愕。

    “你以为我要对你干什么?”东野司说着便眯起眼睛,有意地上下打量。

    他并没有打算遮遮掩掩的,毕竟近卫凉花是她女友,自己想怎么看就怎么看——东野司可不像一些动画片或者日剧里面男主角那样,有色心没色胆。

    不过理由如之前所说,至少得等近卫凉花高中毕业,没必要像个小子一样,那么着急。

    近卫凉花显然也察觉到了东野司的目光。

    不过怎么说呢...

    她居然不怎么讨厌。

    这心情有点矛盾,让近卫凉花心里面有点乱乱的,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又偷瞥了东野司一眼,最终还是点点头:“那...那我先休息一下。”

    她确实有点累了,现在同样也急需睡下来整理自己乱糟糟的心情。

    她想要休息,东野司则是点点头,不再出声,拿了自己的钱包走出门。

    他打算摸一摸周边的情况,踩踩点,顺便做一下接下来的旅游计划。

    东野司合上拉门,想了想又走到高桥由美她们的房间门前,伸手敲了敲。

    “是睡着了吗?”东野司等了一分钟没回应,于是有些好奇地拉了拉门,结果他就有点无语地发现这些小女生居然没锁门——这种拉门有个往上的锁扣的,往上提就能锁住。

    这几个小女生未免也太没安全意识了。

    他拉开门,看了房间一眼,这才发现她们正躺在地上休息。

    她们之中睡相最好的就是藤原葵了,腿脚放得十分整齐,取了枕头直接睡在榻榻米上。

    而刚才叫嚷的最厉害的高桥由美现在则已经直接睡着了,睡着的时候都还不安分,手掌捏在东野千早的胸口...东野千早也不甘示弱,一手捏住了高桥由美侧斜着的屁股...

    真不知道她们睡之前到底干了什么。

    东野司摇摇头,帮忙把门锁上的同时往外走。

    他先是下楼询问了中年女老板关于一日三餐的事情,得知这里只提供早餐与晚餐的时候,东野司也是点点头。

    无所谓,反正午餐在外吃点就能解决。

    东野司这么想着就要往外走,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正当他要走出门外时,背后的老板娘居然主动叫住了他:“失礼了,请问您是不是《孤独的美食家》的作者东野司?”

    嗯?

    对方这开口询问这让东野司大感意外。

    他没想到青森县里还有人认识自己。

    不过对方后一句话则打消了他的疑惑。

    原来是《孤独的美食家》电视剧现在上映了,收视率很不错,那怕是深夜剧,居然也斩获了10%以上的收视率,现在更是不少餐饮业的神剧,再加上片尾有个东野司亲自探店的彩蛋,所以东野司的名字、长相被不少办餐饮业的人所知道。

    这位中年女性叫住东野司,也是想让他留个签名...毕竟东野司的名字挂在这里...也能起到不小的名人广告作用。

    这说法并不夸张,毕竟日本漫画文化丰厚,前世日本鸟取县那边都还有个柯南机场,就是想蹭《死神小学生》热度而取的名字。

    不过老实讲,东野司只是听着,就觉得柯南机场这个名字实在不太吉利,让人有种死神萦绕在身边的感觉。

    至于这位中年女老板想要签名的事情...东野司也没拒绝,反正就签个名的事情,抬抬手就可以了。

    他很快便在对方递过来的签名板上面签了名字,又笑着与老板交谈了两声,希望她能在自己回来前准备好晚餐后,便准备就这么离开旅馆。

    可只是走到半路上,东野司便发现自己好像忘记带手机了。

    要是近卫凉花她们提前醒过来就有些不太好联络了。

    他停下脚步,重新回到房间,很快便在旅游袋中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不过...

    “嗯?电话?”东野司拿起自己的手机,又看了一眼旁边闪着来电通讯的近卫凉花的银色外壳的翻盖手机。

    近卫凉花的手机在上新干线的时候就已经调成静音了,毕竟在车厢里面接电话对其他乘客有点不礼貌。

    东野司本来想叫近卫凉花接电话的。

    只不过他一回头,便看见近卫凉花刚好翻身子,抱紧枕头小声嘀咕:“阿司...阿司...阿司...”

    她还算矜持,没亲上去,只是把枕头当东野司了,抱得特别紧,根本就不肯撒手。

    这让东野司半晌无语,最后决定代替近卫凉花接电话。

    毕竟这都亮了这么久了还没挂断,想必对方是有急事得。

    东野司走到露台将电话接通,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那边传来了激动的女性询问声:

    “凉花姐,我刚才听中村那个家伙说你回来了是真的吗?她还说你交男友了...是真的吗?!凉花姐肯定是被你现在那个男友骗了,你现在在哪儿?我现在就过来找你!”

    这马不停蹄,一连串的津轻方言让东野司听下来都是脑子发昏,过了好一会儿听懂对方说些什么后,或多或少有点莫名其妙。

    这什么鬼?

    上来就说我骗了凉花?

    不过听这语气...还叫近卫凉花‘姐姐’...应该是比较亲密的女性朋友吧。

    东野司思索着,主动回答道:“失礼了,我就是你刚才说的近卫凉花男友...不好意思,请问您是?”

    他语气很客气,没有计较对方前面所说的话,只是很坦然地反问。

    只不过,他这一开口,对方就哑然无声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边不知姓名的女生才不可思议地说道:“凉花姐真找男友了?!”

    语气震惊。

    根本就不相信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