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二六八章.我们都看走眼了?(4000字)
    青森县位于日本的本州岛最北部,在令制国的时代属于陆奥国,所以这里历史文化底蕴虽然比不上京都这种日本古都,但其实也算丰厚,在七月末到八月初这段日子里会举行青森睡魔祭,弘前睡魔祭,八户三社大祭等祭典,就算是在日本也属于重要无形文化资产——

    这些东西算是近卫凉花给东野司他们科普的,听着睡魔祭典还有人举巨大花灯游行庆祝,后面还有太鼓手奏乐的时候,高桥由美连连叹气,表示自己来晚了,错过了很多的东西。

    她会有这些牢骚也是当然的。

    高桥由美本家就在东京,而在东京,这种充满特色的民俗活动本身就数量不多,说是特别难以见到也是自然的。

    近卫凉花则在旁边小声地安慰着自己这位看上去很遗憾的死党,表示之后与东野司去捕鲸体验也挺不错的。

    这让高桥由美来了精神,在新干线的车厢上面小声嚷嚷着要去看鲸鱼,旁边的藤原葵则是没理她,只是取出手机对着窗外拍照,她话虽然不多,但其实也对这次旅游十分兴奋。

    她们俩在那边高高兴兴,东野司则隔了她们一条过道,拿了本画集时不时翻动着。

    他好歹也是职业画家,虽然最近没怎么在外摆出作品,但对于这个世界的日本绘画水平还是挺关注的。

    东野千早就与东野司坐在一起,见他翻着画集也是好奇地看过来,可她看着看着就开始打哈欠了趴着半睡着了...她对画集没多大兴趣,对于高桥由美所说的去看鲸鱼倒是兴趣十足。

    这次本州岛之行,东野司主要打算去见近卫凉花父亲一面,顺带再看看风车与体验捕鲸,有空再去影山文太所说的新世纪青森县美术分协会看一眼——他对于这个新世纪美术协会挺好奇的。

    除此之外...除此之外他倒是没有别的想法了,陪着近卫凉花她们在外面玩一阵就打算回东京了。

    至于这周或者下周的《非自然死亡》连载...东野司早就已经画完交给细川小春了——

    拖稿是不可能的,请假也是不可能的。东野司从画漫画出道到现在可没有一次拖过稿子请过假。

    下了新干线,又转乘县内巴士,这对于藤原葵来讲是特别难熬的一段路程...她在车上拍照玩手机,脑袋晕乎乎的? 还没到地方就已经晕车要吐了? 要不是旁边的高桥由美一直搀扶着浑身软绵绵的藤原葵,她估计早就直接两眼一翻就躺下去了。

    不得不说? 高桥由美这货虽然平时是个损友? 一直‘矮子矮子’叫她,但在这种关键时期还是挺靠得住的? 一直搀着她一个多小时,一句话都没多说——除了有事没事就摸她屁股之外。

    下了县内巴士? 东野司带着她们下了车? 搀着藤原葵的高桥由美下了车,四处张望一眼,随后发出感叹:“这就是凉花一直生活的地方吗?果然很漂亮,难怪能养出凉花这样的美人来。”

    这话搞得近卫凉花特别不好意思? 她面色红红地侧头:“接下来该怎么办?阿司?”

    “我上网搜了搜...这边似乎有一家不错的旅舍。”东野司笑着回答。

    近卫凉花、东野千早的旅费当然是他一手包办...本来他也打算包办高桥由美与藤原葵这俩近卫凉花姬友旅费的? 但她们父母死活不同意,所以东野司就只能放弃。

    站稳在街道上,东野司四处看了一眼,发现这条主干道透着浓浓的昭和时期的感觉,街道两边的木质发黑的招牌看着颇有年代感? 在街上的行人也主要以中老年人为主,偶尔有年轻人走出来? 也不过是高中生、国中生年龄。

    高桥由美与藤原葵作为东京人在人口密集的东京都内可从来没见过这种稀稀疏疏的样子,于是好奇地四处张望——这木质招牌与木头建筑都给她们一种新奇感。

    与她们不同? 眼前这一幕倒是在东野司的预料之中。

    青森县在日本一直都算是人口输出大县,这里的年轻人在毕业以后通常都会上京追梦或者去其他经济发达的区域...毕竟这里的平均月薪很低? 时常在日本最低月薪排行第一榜上有名。

    不过东野司并不在意这些? 他走进旁边的便利店拿了几瓶饮料给刚下车有些萎靡不振的几个女生想让她们精神一点? 随后又买了一份县内地图,向店主确认了自己等人的位置。

    没智能手机导航的时代确实不好办事,找个旅馆都挺麻烦的...

    东野司默默地感叹着,目光在地图上游走。

    而就在他将注意力集中在地图上面的时候,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已经有几对男女好奇地盯上了站在公交车看牌旁边的近卫凉花等人了。

    “唯香前辈,你看,那是近卫吗?”旁边有个明显是高中生年纪的单马尾女生发声了。

    她正满脸诧异地指着正轻拍着藤原葵背部的近卫凉花。

    确实是满脸诧异。

    当年近卫凉花在年级里可是有名的人傻钱多,再加上她以前的斜刘海很长,大部分的时候低着脑袋,且那个时候近卫凉花身材还不是特别发育完美,看着就有种阴郁丑女的意思,所以在青森中学里也是比较出名的——大部分都是恶名就是了。

    可眼前的近卫凉花虽然还留着斜刘海,但气质却与之前在青森中学就读时完全不一样了。

    乌黑的短发微卷归拢,黑白相间的大眼睛明媚,脸蛋雪白柔嫩,唇瓣粉粉嫩嫩的,透着一种樱花色,最关键的是...这身材发育得未免也太棒了吧?简直有点太犯规了。

    就连与这几个女生结伴一起外出游玩的几个男生都有些挪不开眼睛了...

    “是近卫吧?”还没等那个被叫的那个唯香前辈应声,一个主动男生开口了,神色之间有些诧异:“不过...近卫怎么突然变这么漂亮了?”

    人堆中一阵诧异。

    整个青森县就那么大,辖区里也就那些学校,他们之中有不少人都对近卫凉花这个‘阴郁丑女’很有印象,就算是她后面转学去了东京也还是经常会引起他们一阵讨论。

    不过女大十八变...你这变得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正当他们还在思考的时候,其中一个留着长发的女生有些不屑地开口了:“就算是长漂亮了那又怎么样?以前我能让她给我低头认错,现在也一样!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这个留着长头发的女生名叫中村唯香,刚才那声‘唯香前辈’就是叫她的,她就读于青森高中,现在已经三年级,属于毕业生了。

    但由于家境一般,成绩一般,她父母并没有送她继续进入大学深造的想法,所以对于家庭富裕的近卫凉花,她一直都有些嫉妒的——以前近卫凉花就读于青森中学的时候,她就不止一次欺负过对方。

    还有次近卫凉花练习跑步的时候,她专程装了瓶辣椒水给近卫凉花喝,结果近卫凉花还傻乎乎道谢的事情发生。

    也正是因为近卫凉花蠢笨的表现,让中村唯香的虚荣心十分膨胀,觉得她除了家里有些钱之外就什么都不是了,至少在她中村唯香面前,近卫凉花什么都不是。

    听着中村唯香的话语,几个男生嘻嘻哈哈起来,纷纷起哄,拱火,他们才不管近卫凉花与中村唯香有什么矛盾呢,毕竟对方去了一趟东京变得这么漂亮...近卫凉花旁边三个女生也很不错...是她东京的同学吧?

    感觉有机会认识认识啊?

    一众人结伴走过去。

    而此时,站在公交车看板旁边的近卫凉花三人组以及东野千早也注意到刚才发出哄笑声的这群人了。

    眼见着他们走过来,高桥由美摸了摸脑袋,神情之间有点疑惑不解:“阿葵,我怎么感觉那群人冲着我们这边过来了?”

    “啊?”还靠在站牌旁边的半闭着眼睛的藤原葵听了这话睁开眼睛侧过头,随后又推了推眼镜,觉得高桥由美这货又在大惊小怪了。

    人家指不定就是路过而已,怎么到了她这里就是冲着我们来了?

    “指不定是路过呢。”藤原葵随口应付一句。

    “不对啊,阿葵你没练习过剑道你不知道的,他们从刚才就一直在盯着我们这边看的。”高桥由美伸手比划了一下,同时又觉得对方来势汹汹,于是把手搭在刚才在车站礼品店里买的观赏用小木刀,准备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东野千早则是有些困惑地看了一眼这些靠过来的青年人,她不知道这些人要干什么,但如果对方真过来动粗,她就要拿出王牌——把还在便利店确认地图的阿司叫过来了。

    没有自家弟弟解决不了的难题!

    就在她们各有各的想法时,近卫凉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有些惊讶地看着走过来的人:“中村前辈?”

    她主动打了招呼。

    而另一边的高桥由美见状也是收了手,与藤原葵对视一眼。

    原来是近卫凉花认识的人,差点就动错手了。

    见到近卫凉花主动上前来打招呼,中村唯香心中的虚荣感再度膨胀,她笑着点头,装作一副关怀的模样:“凉花,刚回来吗?”

    “嗯,刚从东京那边回来。”近卫凉花点了点头。

    对于这位中村前辈她还是比较尊重的...不过以前东野司说过对方动机不纯...

    所以近卫凉花稍微犹豫了一会儿,也没过于亲近。

    “近卫,你身后这几位叫什么名字?”站在中村唯香身后,有个男生多看了一眼东野千早以及藤原葵几人。

    他们说得是青森县这边的津轻方言,可以说得上是晦涩难懂,据说因为其他县的人几乎都听不懂,所以对全国放送的节目「津軽弁」都会被加上标准语字幕。

    藤原葵没听懂对方在说些什么,只是稍微皱了皱眉毛,对于对方这打量自己的目光颇感不习惯。

    同时她也有些奇怪,近卫凉花怎么和这群看上去修养就不怎么样的人有交际的?

    于是她主动开口了:“凉花,和以前好友叙旧就到这里吧,我们先跟着东野同学去旅馆安置一下东西。”

    近卫凉花当然同意这建议,毕竟面对这些只是认识自己,但几乎没与自己有交际过的人,她还是不太想过多搭理的。

    于是她立刻回过头,低头鞠了一躬说道:“不好意思,各位,我接下来还有事。”

    见到近卫凉花她们想离开,其中有个男生禁不住开口挽留:“不要这么着急嘛,近卫你们应该是来青森观光旅游的吧?我们可以当你们的向导啊。”

    没办法,近卫凉花这批女生质量实在太高了,而且看样子都是从东京来的...日本一些小地方的人本来就对东京那边有莫名的朝圣与好奇感,加上高桥由美她们实在长得不错...这些青森县年轻人当然要出口挽留了。

    “凉花,他们在说什么?”藤原葵见情况有点奇怪,禁不住问近卫凉花。

    近卫凉花将他们说的话转述了一遍。

    这就让藤原葵禁不住皱起眉毛了。

    都说了有事要去忙,结果还要强留...这未免也太不识相了。

    旁边的高桥由美见自己死党面色不对,平时跳脱的目光也是放得十分严肃了,另一只手更是搭在观赏用的小木刀上面,准备等下就给他们的头来一下狠的。

    近卫凉花在这时展露出了一直没怎么展露出来的一面,她看着这群人,以毫不后退的坚定语气开口了:“不好意思,我们接下来真还有别的事情,能不能请你们不要再打扰我们了?还有,我、还有身后的这三位都已经有男友了,请抱歉我们不能奉陪。”

    她这话语气说得很重,也很坚决,同样也用了一些话术。

    她们四个顶多也就是她近卫凉花有男友,藤原葵、高桥由美、东野千早可都还是单身...

    这些算是她跟东野司所学习到的。

    而另一边的中村唯香一众听见近卫凉花如此坚决,毫不退让的语气,都禁不住愣了愣。

    要不是确认了这声音就是近卫凉花...他们简直都要怀疑面前的近卫凉花是不是换人了...

    以前她可软趴趴得,谁都能欺负的...

    完全不像现在这样啊...

    我们都看走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