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二一零章.这里是黑店吗?(4000字!)
    现在几乎不用再看了,《非自然死亡》单卷如此畅销,销量只会往上继续爬,至于之前质疑《非自然死亡》是否只是单纯被吹捧起来作品的笔者,如今也是一改前面的态度,纷纷表示恭喜,生怕别人挖到他们之前说的话,为了蹭热度把他们拉出来鞭尸。

    《非自然死亡》火热,与《非自然死亡》同样火起来的还有《午夜凶铃》的动画电影。

    其电影票房统计很快便火热出炉了——平均每日票房3.5亿日圆,按照《午夜凶铃》上映天数二十五天计算,就是八十七亿日圆左右的总票房!

    现在才上映四天,潜力还大有可为。

    不得不说,本桥导弘与户田志光这一次真是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这赚回来的不仅仅是钱,还有他们在业界中日益下滑的名气。

    据说首日票房出来的时候,本桥导弘与户田志光兴奋地直接二话不说偷偷带了一堆动画制作组的工作人员跑去银座一家俱乐部一晚上庆功,至于庆功的内容...

    这个东野司就不清楚了。

    虽然对方也叫他一起去。

    但老实讲,《午夜凶铃》能取得如此成绩,让东野司还是有些意外的。

    原世界《午夜凶铃》以一百二十亿日圆的票房傲居整个日本恐怖电影史榜首,就算是同样凶名赫赫的《咒怨》伽椰子母子遇上《午夜凶铃》中的贞子都只有让开一条路的份儿。

    东野司对《午夜凶铃》的剧情质量自然没什么怀疑的,但在这个世界却是《午夜凶铃》动画电影先行放映...票房肯定也是会有票房差距的——动画电影毕竟相对真人电影来讲比较小众。

    但他没想到,就算在这样种种限制之下,《午夜凶铃》都还能掀起如此热潮。

    而且东野司也在网上看见各种关于《午夜凶铃》的帖子了。

    什么看了《午夜凶铃》后把家里的电视都砸烂了,什么今天去了电影院,有人直接被吓得进了医院,当时连呼吸机都调来了好几台,拼命抢救...

    这些一看就知道是单纯的谣言了,类似于前世天朝里百度贴吧水帖,就是发出来搞个乐子。

    至少东野司是还没收到消息真有人看《午夜凶铃》进医院。

    要是真有人被《午夜凶铃》吓死了,《午夜凶铃》制作组估计要连夜展开新闻发布会,对死者道歉。

    除开这些单纯谣言性质的帖子,略微引起东野司注意的或许就是有人在讨论《午夜凶铃》片尾彩蛋的事情。

    不少人在下面满脸委屈痛骂东野司。

    有女朋友的男性说,他的大腿都要被自家女朋友掐紫了。

    没女朋友带着男性朋友一起过去观影的人则表示自己看着电影,看着看着就有一桶爆米花扣自己脑袋上了,但自己又被吓得在原地动都不敢动,生怕是真的贞子跑到自己身后面往自己的脑袋上面扣了一桶爆米花。

    这群小日子过得不错的日本友人真是被吓得够呛。

    要知道这还只是动画电影,并不是真人版电影。

    如果是真人版电影,指不定到时候真要闹出点人命来。

    东野司如此感叹一句,觉得山村贞子不愧是当年最恐怖的女鬼形象之一,就算放到这个世界,也是凶名赫赫,杀人不眨眼的那种。

    除开《午夜凶铃》这帮子事情外,同样还有不少人找上了东野司。

    这些人,其中有些是电影投资人,有些是电影制作公司的人。

    他们通过浦岛出版社找到东野司,大部分都是想从东野司这里捞一份剧本。

    真的可以说是人山人海,全日本各地类型的人都有。

    说句毫不夸张的话,那就是把东野家门槛都差点给踩塌了。

    可理性考虑过来...这种现象还真是能够理解的。

    《午夜凶铃》创造了如此利润,一些投资方以及其后的资本当然眼红。

    不说别的,就趁着这个热度出个小说版《午夜凶铃》或者加把劲儿,出个真人电影版的《午夜凶铃》都足够赚得盆满钵满了。

    《午夜凶铃》是怎么火的?

    当然是靠着剧本过硬质量火的。

    那么剧本的原作者又是谁?

    这当然是东野司。

    所以就有不少人找上门来,想要寻求与东野司合作。

    毕竟对方的身份是个漫画作者,某种意义上来讲还挺自由的,指不定他那儿还有存货呢?

    诸如此类想法的人有很多。

    而对此,东野司也只能笑着一一婉拒。

    他确实有不少恐怖电影不错的剧本,但那些玩意儿肯定是要留给自己用的,卖剧本根本就是斩草除根的事情,东野司当然了解这一点。

    可拒绝归拒绝,东野司也算是了解到业界鄙视链的真实情况了...

    之前东野司画出《非自然死亡》这种让半个业界都瞩目的作品,都完全吸引不过来这些投资方,结果《午夜凶铃》动画电影大卖,这些人就纷纷主动找上门来...

    这其中的差距确实让人感叹。

    果然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做电视剧的看不起做动画的,做电影的看不起做电视剧的。

    真实啊。

    确实很真实。

    东野司站起来送走最后一批前来拜访的人后,这才招呼着待在近卫凉花那边的东野千早回家。

    毕竟一下子来这么多人,而东野千早又是极度怕生,所以东野司就让她提前去了近卫凉花家。

    “阿司、阿司。”东野千早回到家中后,好奇地看着东野司,满脸认真地问他:“阿司是又拿到什么奖了吗?”

    “为什么这么问?”东野司有点好笑,不太明白东野千早什么意思。

    “阿司肯定是拿到奖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上门的吧?”

    在东野千早看来,得奖好像与‘拜访人数’有关。

    在她的思考中,东野司这次拿下的奖项肯定比上一次要厉害,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上门拜访的。

    不愧是我弟弟,实在太厉害了。

    她莫名就挺起了胸口,带着一种得意忘形的感觉。

    而另一边,东野司只是稍微思考一下就大概明白她的想法了。

    他笑了两声,接着伸手摸了摸东野千早的脑袋,也没否定她:“差不多吧。”

    听见东野司这样回答,东野千早雪白的面孔下一秒就露出一抹肉疼之色,但她还是啪嗒啪嗒地跑到自己的房间,把小猪储蓄罐摸出来:“阿司,我们去庆祝吧。”

    “去庆祝?”东野司没想到东野千早如此突然就做了决定。

    “嗯,庆祝阿司这次又拿奖了。”东野千早把抱着的小猪储蓄罐举起来。

    这里面装着她上半年所有积蓄。

    看着东野千早这模样,东野司也伸出手摸了摸小猪储蓄罐,这才问她:“可这里面的钱不是要给我以后结婚用的钱吗?”

    “唔...”听见了这句话,东野千早的脸上明显浮现出舍不得的神色,但她很快就打起精神:“是给阿司准备的结婚钱...可是上次黑宫徒弟都过来庆祝了...我作为阿司的姐姐,当然不能逃避的...就用这里面的钱吧。”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没有底气,但还是一脸认真的模样。

    这样子看得东野司都忍不住伸手想把储蓄罐拿过来:“要出去庆祝还是我自己出钱吧,千早姐你负责给我攒钱就行了。”

    “不行。”东野千早用力地摇着头,把储蓄罐抱紧了:“就用这里面的钱吧。”

    她半仰着脑袋,小声地说着:“我想给阿司庆祝...还可以打工赚钱的。肯定很快就能补齐缺口了的。”

    东野千早说着说着就更加没底气了。

    很快能补齐...那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补齐啊...

    而且自己弟弟找到女朋友,肯定要一大笔钱考虑结婚的。

    自己的弟弟找了女朋友,那当然要考虑以后结婚。

    她抱着储蓄罐,犹豫了好久,脸色红红的,看上去特别不好意思:“对不起,阿司...姐姐太没用了...还要动阿司的婚礼仪式的钱...”

    “没有这回事儿。”东野司的表情看上去挺复杂的,随后才笑着摇了摇头,伸出手摸了摸东野千早的脑袋:“谢谢你,千早姐。”

    既然东野千早都下定决心了,那东野司自然也不好继续拒绝——东野千早是个倔脾气,特别是在关于他的事情上,这个小女生就像是头蛮牛,就是那种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类型。

    既然决定出门,那当然要想一想具体去哪儿吃饭。

    东野司想的就是普通的家庭料理小餐馆那种地方,实惠还便宜,并不会动东野千早太多钱。

    但东野千早却对此摇头,表示要去一家有空调有自动门的店面...

    她的世界里似乎那种带着自动门的店面就是挺高级的店了。

    东野司一听,这不就是挺普通的快餐店吗?也有那种挺便宜的店面,既然东野千早想去,那东野司带着她去就行了。

    两个人开始准备,准备到一半的时候东野千早突然叫停东野司,让他也把近卫凉花叫过来一起去。

    她觉得这笔钱就是给东野司与近卫凉花准备的,当然

    东野司对此也只能点头同意,把近卫凉花也叫了出来。

    “去、去庆祝?和千早姐?”近卫凉花听着瞪大了漂亮的大眼睛,过了片刻,她才有些迟疑地小声问道:“可是...千早姐不是一直都不用那笔钱吗?说是我和阿司的...结、结婚...结婚仪式的钱。”

    说到结婚的时候,近卫凉花连续停顿了五六次,结结巴巴才说完。

    说完后,她直接低下头,恨不得把脑袋都埋进自己的胸口,脸红得不像样子。

    见到她这副模样,东野司也是将事情的大略解释了一遍。

    “是这样吗...?那、那千早姐又要攒多久钱啊...”近卫凉花脑子还是挺清楚的,她点点头,很小声强调说道:“我会少吃一点的。”

    没办法,她要是正放开来吃饭...东野千早那二十万日圆怕不是当场就要缩水到十几万日圆。

    虽然快餐店的套餐定食不贵,但这里还是要节制!

    她这句‘我会少吃一点’,让东野司都禁不住多看她一眼,眼中的怀疑之色让近卫凉花忍不住慌张地捋了捋耳边乌黑的短发:“我说真的!真会少吃一点的。”

    见她这副慌乱的模样,东野司也是乐得笑了起来,但他还是表示一句:“抱歉了,凉花,以后会补偿你的。”

    请近卫凉花这种胃口特别好的女生出去吃饭,还让她节食,这确实是一种折磨。

    东野司当然要表示以后补偿。

    两个人又商量了一会儿,已经换上居家私服的东野千早这才从房间里走出来。

    她本身底子就不错,再加上眉眼轻微皱起,不仅没有愁眉苦脸的模样,看上去反而有种忧郁美人的感觉。

    真不知道恢复正常之后...东野千早是不是真就是一位忧郁美人。

    此时的她正抱着储蓄罐,表情小心翼翼,似乎生怕从哪儿冲出来一个暴徒把她半年份的储蓄全部抢走。

    看着东野千早这副模样,东野司也是忍不住笑了笑,招呼着她过来。

    三个人一齐下楼,朝着商业街方向而去。

    一谈到吃,最后发言权的当然是近卫凉花,她作为外面单身生活两三年的经验者,整个东京都快被她吃遍了。

    几乎没有她不知道的美味餐馆——就连长谷川莉子她家都认识这个矮矮小小,身材丰满,长相俏丽的女高中生。

    但快餐连锁店这种东西味道其实都差不多,近卫凉花凭着记忆很快找到一家不错的店面。

    三个人靠着橱窗边坐下来,旁边的服务员很快就上了菜单与热毛巾。

    “嘶...好贵啊!”看着菜单上面动辄一两千日圆的套餐定食,东野千早下意识抱紧了自己的小猪储蓄罐。

    平时阿司带着自己就是吃得这些吗?

    这也太贵了...

    看来这一下子要用很多存款了。

    不过居然这么贵——

    这里难道是黑店吗?

    东野千早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才选定了自己想吃的套餐。

    “以前买马里亚纳海沟鲈鱼的时候明明都没用这么多钱的...”

    看着服务员微笑拿着菜单离开的模样,东野千早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真是...好贵啊。

    旁边的近卫凉花看着东野千早这心疼的表情,也是摸了摸脑袋。

    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