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一七五章.新年过去了(4000字)
    一月一日在日本被称为大晦日,也就是所谓的日本新年。

    经过年前的高强度工作,今天的水口香子终于能小小的松一口气了。

    这也努力一年了,算是拿了不少名誉,今天就稍微休息一下,等过了年之后再努力。

    水口香子上午跟着石冈经纪人四处拜访,给各大制作人以及动画监督们送了贺年状。

    而伴随着最后一张贺年状送出去,水口香子今年的所有工作也相当于收官了。

    她下午的时候则躺在家里面休息,舒服惬意地开一罐啤酒,一边刷着她自己喜欢的电视剧,一边时不时地看一眼手机。

    今天估计就是《午夜凶铃》宣布选角结果的时间了,她觉得自己已经稳稳拿下,所以对此还是挺高兴的。

    自己手里面这罐啤酒就当是庆功酒了。

    就这样懒懒散散地躺在床上到下午,水口香子没等到《午夜凶铃》制作组宣布消息,反而等到了另一个电话。

    是长谷川莉子打过来的!

    对东野司还算看好的这个演员,水口香子还是有些上心的,当时是抱了交个朋友,然后通过长谷川莉子这个朋友结交上东野司的想法,所以就把手机号码告诉她了。

    不过...她突然给自己打电话干嘛?

    水口香子从米黄色的床单上翻身而起,心里面有些奇怪。

    难不成是因为落选了?所以就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我?

    水口香子觉得估计沉吟一声,越想越觉得可能确实就是这样。

    可能是想找自己诉苦吧...算了,东野司可是一条大腿,他那边的关系也是关系,这里还是要安慰安慰的。

    安慰之后,也还能叫上长谷川莉子顺带参加自己的庆功会,到时候再安慰安慰长谷川莉子。

    这么想着,水口香子接通了电话,正当她还在想着说什么话安慰长谷川莉子的时候,另一边的长谷川莉子就特别高兴地说话了:“水口小姐!我成功了!”

    啊?成功了?

    水口香子听着这话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成功了?成功什么了?成功落选了?

    “我成功拿到《午夜凶铃》浅川玲子的角色了!真的和水口小姐你说的一样!”

    “哎?”水口香子听了这话忍不住摸了摸脑袋:“阿哩...你说什么?长谷川小姐?”

    她震惊得连标准语都有些说不明白了。

    “我成功拿下浅川玲子的角色了!托您吉言!”

    长谷川莉子又补充一句。

    “噢...噢...是这样啊...”

    水口香子觉得自己陷入了梦境中,看什么都有些不太真切,于是神情模模糊糊地‘噢’了两声。

    接下来的对话就很简单了。

    长谷川莉子安慰了一下水口香子,同时又表示希望她能过去参加庆功会...

    这反差感让水口香子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怎么会这样啊?不应该的呀...不应该是我安慰你,然后让你来参加我的庆功会吗?

    我都计划好了呀。

    你怎么不按照剧本来?

    突然一下子怎么世界都翻转过来了?我是喝了点小酒还没醉醒吗?

    水口香子‘嗯嗯噢噢’了好一会儿,答应了去参加长谷川莉子的庆功会,然后放下手机与啤酒,目光呆呆地盯着电视屏幕好半天。

    她这才回过神来。

    “不会吧...?”

    水口香子想到刚才长谷川莉子所说的话语,心想难不成是《午夜凶铃》制作组通知错人了?本来是通知她的,却通知到长谷川莉子那边去了...

    “这也不可能呀,哪个制作组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水口香子甩了甩脑袋。

    ‘根据视频不能P所以是真的’这种总结方法,她总算是接受自己落选的事实了。

    但究竟是哪儿出问题了呢?

    水口香子有点想不明白。

    难不成真是硬实力没比过对方?

    最主要的是...这个庆功会她究竟去不去?

    她思索了好半天,终于还是把啤酒罐子放回桌面,站起来取出外出的衣服:“还是得去啊。”

    水口香子的情商并不低,她知道,如果长谷川莉子真是靠着基本功拿下这个角色,那对方在《午夜凶铃》上映之后,名气必然会上升。

    到时候对方也是有名气的配音演员,所以在长谷川莉子没有名气前去结交她,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她可不像一些蠢货,有些天赋和才能就把圈子里的人得罪完。

    也没必要因为一个角色就和别人反目成仇。

    毕竟日本配音演员这个圈子很小,以后指不定还有合作机会。

    能结交一下当然还是要结交一下的。

    至于浅川玲子这个角色...?

    如果是技不如人,那也就没什么好讲的,但若是长谷川莉子走了后门,观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

    而现在...

    还是得去看一眼,至少要去结交长谷川莉子一番。

    “好不容易的年节假期呀...又要工作了吗?”

    水口香子深深地叹了口气,只觉得无可奈何。

    而在另一边。

    《恶寒》杂志的年会是在年末的时候举办的,正巧是东野司与近卫对马对话后的事情了。

    像浦岛出版社这种大出版社每年都会举办一次年底年会的,基本上正在连载的作者都会收到参加年会的邀请。

    东野司作为《恶寒》的台柱子作者自然也收到了年会的邀请。

    对此,东野司没有拒绝,而是直接前去参加年会。

    毕竟《恶寒》年会的参与者除了一些漫画作者,同样还有动画、电影以及各行各业的投资商,制作人。

    东野司作为《恶寒》今年最大的功臣,自然也收到了不少投资商与制作人的青睐,他被一众制作人围住,一口一口东野老师,显得很是热闹。

    同样的,他也收到了不少制作人、投资商的名片。

    这些都算是人际关系,东野司当然也是笑着,一个一个好好儿运营。

    今年的《恶寒》算是打了一次漂亮的翻身仗,把原本下滑的销量重新稳住,甚至拉高。

    所以浦岛出版社也很大气,直接把会场直接包了下来,各种日本料理整齐摆在桌子上面,看上去很有食欲。

    东野司粗略地在会场吃了点东西,顺带还在年会活动抽奖环节抽到了一台电视。

    这个结果算得上是十分完美,东野司也算是心满意足。

    年会结束后,自然就是正月,一月一日过年了。

    东野司今年也收到了不少年节礼。

    一份是浦岛出版社送过来的温泉馒头...好像他们全编辑部组织去了一趟群马县泡温泉,算是公费旅游,当然,就算是公费旅游,浦岛总编也没忘记东野司,以编辑部的名义寄了两盒温泉馒头,还附上了贺年状‘今年多亏东野老师照顾了,明年还希望你能多多关照’。

    另一份就是细川小春送过来的一些酱菜以及瓜果了。

    她嘴巴上面说着是不想回家,可真到放假了还是没忍住,直接回了趟老家,之后就给东野司寄了这些东西与年贺状。

    同样还有北义塾高中寄过来的礼物,吉峰隆一可没忘记东野司这块北义塾招牌,过年了当然得表示一下。

    还有本桥导弘、户田志光以及很多之前通过《恶寒》年会认识的人士寄过来东西。

    东野司仔细盘点了一下,发现居然有上十份之多。

    这些当然都是要回年贺状以及礼物的,算是一个大工程了。

    而抛开这些之外,最后送过来的就是藤原葵与高桥由美的年节礼物了。

    就是那种很普通的和式点心,用来走关系很不错。

    她们两人也算是熟人了,所以根本就没用寄东西的方式,而是直接登门拜访,把年节礼与年贺状送给了东野司。

    “今年谢谢你多多关照了!东野老师(同学)。”

    藤原葵与高桥由美对东野司鞠了一躬。

    “新年快乐。”

    东野司笑着点头,又看了一眼大冬天穿着浴衣被冻得瑟瑟缩缩的高桥由美,心里面有点无语。

    这么冷的天气你还要穿浴衣?你这不是折磨自己吗?

    似乎是察觉到东野司的目光,高桥由美挺了挺胸,不但不害臊,还大大方方地在东野司面前哗啦啦地转了一圈:“东野老师,怎么样?好、好看吧?”

    “是挺好看的。”

    东野司点了点头。

    乌黑顺滑的刘海,元气健康的面孔,再搭配上淡粉浴衣,不得不说,高桥由美确实挺好看的。

    “好看是好看...就是有一点点冷...”高桥由美搓了搓手,嘿嘿地笑着。

    旁边的藤原葵听见这话,直接就是蠢猪蠢猪的痛骂了。

    她穿得很厚,可以说得上是伪装到牙齿了,那像高桥由美,这么冷的天气还穿这玩意儿。

    “......”东野司。

    你也知道冷啊?

    他刚才刻意没提这事儿的,结果没想到高桥由美主动开口了。

    不过东野司也不在意,他笑着摆摆手:“既然这样,那就进我家休息一会儿吧,我做年糕汤给你们暖身子。”

    毕竟入乡随俗,虽然东野司感受不到什么节日氛围,但还是按照这边的传统习俗做了一桌子年节菜与年糕红豆汤。

    他干脆让两人留下来吃饭了。

    自己和东野千早可吃不了那么多。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东野千早看见高桥由美穿了浴衣,于是也就吵吵闹闹地要穿浴衣。

    印象里东野千早确实有浴衣,东野司靠着记忆去找,还真被他摸出来一件浴衣。

    是深蓝色那种雕花浴衣,看上去很成熟。

    也不知道东野千早在精神没有受创之前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女生,居然喜欢这种高中女生难以驾驭的成熟浴衣。

    东野千早穿上雕花的深蓝浴衣,踩着白绢足袋袜,露出甜甜的笑容,拍着手,跟着高桥由美轻轻地唱着日本民谣,就算是一件成熟稳重的浴衣,在她欢快可爱的表情下,也似乎也被带动得活泼了...

    东野司自然是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同时陪着高桥由美与藤原葵把年节菜扫荡了一半。

    就这样一直到晚上,东野司送走了心满意足的高桥由美与藤原葵。

    “真是太舒服了!”高桥由美在回家的路上忍不住叫了一声。

    旁边的藤原葵听了这话没开口,只是平静地看了高桥由美一眼。

    这货刚才在东野司家里喝了不少年糕红豆汤,懒懒散散的过了一整天,会觉得舒服也很正常。

    “哎,要不是凉花下手太快,我不能当大的真是太遗憾了。”高桥由美咂了咂嘴。

    “嗯?”藤原葵越听越不对劲:“你打算干什么?我跟你讲,你可千万不要打东野同学的主意,那是凉花男朋友。”

    “啊?你在说什么啊?”高桥由美迷迷糊糊地看了她一眼:“我只是想给千早姐当义妹啊。我记得凉花不就是千早姐的义妹吗?被她抢先了,我有点不甘心而已。”

    她说着说着又感叹一声:“我不能当大义妹,就只能当小义妹了,要是能让我做大的,我宁愿把阿葵你送出去给东野老师。”

    “你这蠢猪!”

    藤原葵被她这后面的急转弯气得吐血了。

    她不知道近卫凉花究竟是不是认东野千早当义姐了,但你这转折就实在太离谱了!

    藤原葵一脚踢在高桥由美的屁股上面,就这么吵吵闹闹走了。

    而在另一边,伴随着时间逐渐到十二点,东野司也是从暖炉里站起来,开始准备今晚吃的荞麦面。

    就好比中国除夕夜吃饺子这个习俗,日本除夕也有吃荞麦面这个习惯。

    他三下五除二把荞麦面和好,放在那儿等面团发酵好,陪着东野千早看了好一会儿红白歌会。

    红白歌会相当于是日本的春晚,但具体表现形式不同,就是把今年人气不错的男性歌手与女性歌手聚集起来,女性是红队,男性是白队,两边对着唱歌。

    东野司只是看了一眼便没什么兴趣,起身就去做荞麦面了。

    荞麦面很快就做好了,算是比较传统的那种荞麦面,东野司调味比较重,但东野千早还是吃得很开心。

    时间就这么缓慢来到十二点。

    伴随着新年钟声敲响,东野千早也是两三步跑到东野司面前,抱着他:“今年谢谢阿司了!来年还要阿司关照!”

    对此,东野司自然是笑着点头应声。

    外面一片安静。

    一切喧嚣都似乎远去了。

    是啊...

    新年已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