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九七章.有人记住了你的话
    但其实高桥由美与藤原葵的话语并没有在东野司的心里掀起多少风浪。

    毕竟近卫凉花就是个高中生,就算胸比一般女生大一点,那又能怎么样?

    况且近卫凉花长得也不算特别好看吧...一直低着脑袋,东野司也没怎么看过她正脸长什么样。

    “你怎么还不冷敷?”东野司指了指近卫凉花手里攥着的蜜桃汁,很干脆地问她。

    “唔...”近卫凉花捏着蜜桃汁不敢说话,啊啊啊了好半天也没憋出来个所以然。

    “......”东野司。

    算了,我就不应该问你意见。

    东野司抬手把近卫凉花手中的蜜桃汁拿过来,接着撩起近卫凉花的刘海。

    “很、很难看的...”感受到东野司的动作,近卫凉花小声地说道。

    难看?

    东野司撩刘海的动作停顿了,原来近卫凉花在意的是这个?

    他忍不住多看了近卫凉花两眼,忍不住笑出了声:“现在最关键的是冷敷,难看不难看都是次要...”

    说着,他撩起了近卫凉花的刘海。

    然后...他愣住了。

    不是对方所说的‘丑’,而是——这也太好看了吧?

    好看到甚至东野司都有种被惊艳的感觉。

    看着面前近卫凉花那张脸,东野司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怎么下手。

    确实太漂亮了。

    近卫凉花的刘海被东野司撩起,发根处还俏皮可爱地翘了几缕头发。

    她的脸型很好,看上去软软的,给人一种可爱漂亮的感觉,细长的眉毛轻微蹙起,一双大眼睛幽黑深邃,但在深处仿佛又跳动着光彩一样,显得很干净,很有灵气。

    除了那块肿起来的腮帮,近卫凉花可以说是东野司看过的最漂亮的女生了。

    而且她还带有一种日本女性温婉娴静的感觉。

    虽然有些怯缩,但只要长得好看,怯怯缩缩的女生就会让男人有种保护欲——这是实话,男人就是这种生物。

    “你这...不是长得挺好看的吗?”东野司把蜜桃汁贴在近卫凉花的脸蛋边,接着才把她留着的长刘海放下。

    是的...

    好看,确实很好看。

    特别是近卫凉花的那双眼睛,看上去很干净,有灵气,与东野司前世在天朝看见的那些一模一样的网红脸完全不一样。

    “没有的,我,我不好看的。”近卫凉花急忙把刘海整理好,小声地说道:“是凉人哥这么说我的。”

    “凉人哥...?”东野司愣了愣,接着反应过来:“你是说刚才我放倒那货?”

    那个打扮体面,看上去人模狗样的人,还是近卫凉花的老哥?

    “嗯...他是我哥...那个...不是一个母亲的。我母亲生下我之前就去世了。”近卫凉花用冷饮敷着脸,小声解释。

    “...抱歉。”

    东野司没想过近卫家还有如此沉重的话题,东野司禁不住道歉。

    “...没事的,这些我都告诉过由美还有阿葵的。”近卫凉花低声说道:“我母亲去世后,父亲就在外面又找到一个女性...那个也就是我第二个母亲。”

    嗯...?

    东野司越听越不对劲,怎么这剧情有点像电视剧已经拍烂的家庭伦理剧,来了个后妈天天虐待近卫凉花?

    “不是东野同学想的那样的,第二个母亲对我同样也很好的。”近卫凉花生怕东野司误会,急忙解释。

    只不过第二个母亲虽然对近卫凉花很好,但她带来的新家人,也就是近卫凉人,对近卫凉花可就不太友好了。

    对方从小就欺负近卫凉花到大,还天天用丑女一类的词语侮辱近卫凉花。

    这就导致近卫凉花的心理自卑,不敢靠近生人,毕竟从小就遭受到这种待遇,其心理发育状况自然不会太好。

    再到后面,第二个母亲也因病去世,少了保护伞的近卫凉花就更加难过了。

    至于近卫凉花的父亲?对方一天到晚忙着四处跑,压根没时间管家里的情况,而家里的佣人自然也不可能教训近卫凉人。

    当然,近卫凉人主要也是因为以后近卫家的家产均分问题,所以才对近卫凉花这个近卫家女儿一直不满。

    因此近卫凉人的行为愈演愈烈,近卫凉花也实在受不了,这才搬家出门,选择独自一人生活。

    可就算真正离家了,有些时候近卫凉人还是要过来打压她,想逼迫她放弃她那部分家产的继承权。

    这家庭问题还真是足够复杂的。

    不过却又很符合现实常理。

    因为家产继承问题而反目成仇的官司,东野司前世在新闻上就已经见到过不少。

    “那我这次打了那个混账玩意儿,你之后会怎么样?”

    东野司沉吟着问了近卫凉花一句。

    “哎...?”近卫凉花愣住,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不会有事的...他不敢把这种事情告诉父亲。”

    是的,近卫凉花不会有多大的事,因为近卫凉人根本就不敢把这件事告诉近卫父亲,他还要维护在近卫父亲面前乖乖儿子的形象。

    比起那个...

    “东野同学没受伤吧?”近卫凉花不安地看着东野司,小声问道。

    她不想看见东野司受伤。

    “我能有什么事?”东野司笑着回答。

    他的身手对付普通人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虽然他一直都不提倡打架斗殴,可要有人硬要找上门来,东野司也不会惯着对方——要不然他学个唐手干嘛?

    看着东野司确实像是没事的样子,近卫凉花总算松了口气,但还是有些愧疚。

    在她看来,东野司就是在自己陷入困难的时候,经常伸手帮助自己。

    不管是画画,还是平时在交友生活方面...亦或是这一次的事情。

    她受到东野司帮忙得实在太多了...

    “东野同学,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近卫凉花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侧头小声地问道。

    “嗯...?暂时没有,怎么,突然谈这个,你难不成还想还人情??”

    东野司调侃一句。

    “嗯...嗯。”近卫凉花脸红了,动作幅度很小地点头。

    “那你欠我的人情可太多了。”东野司见近卫凉花这模样,笑着调侃一句:“我个人建议是以身相许,你怎么看?”

    “啊?哎?”

    近卫凉花表情错愕地张了张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噢’了一声。

    “我开玩笑的,近卫同学,你别当真。”东野司没有继续调侃对方,他喝了口黑咖啡:“其实就是举手之劳而已,哪需要什么理由。”

    对于东野司的调侃话语,近卫凉花并没有回答,她只是低着脑袋,很认真很认真地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看了东野司一眼,轻轻地点头,嗯了一声。

    声音很坚定。

    没人知道她究竟答应了什么。

    只是对于近卫凉花来讲,此时的时间仿佛静止了。

    景物、东野司笑着的侧脸形象,绚丽色彩的晚霞...都深深地刻入她的记忆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