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七六章.还真有黑马!
    夸张。

    这是《东京》给山内一楼的唯一感受。

    是的。

    实在是太夸张了。

    不管是迷蒙的整体画面还是笔触、亦或是上面被光影拉伸得有些扭曲的东京行人,都透露着‘夸张’这个词语。

    画面上的一切都显得摇摇欲坠。

    一切都呈现出纸醉金迷的虚妄之感。

    夸张——但却又建立于现实。

    这确实就是如今东京的节奏。

    浮夸到了极点的这座城市,让人甚至看不出来它刚刚走出金融危机...

    而在浮夸的笔触之下,却又被冷色压抑住,不对...是被一个人影压住了油画整体的浮夸风格。

    那是一个中年人。

    在扭曲与浮夸的东京人影、景色中显得那么写实的颓废中年人。

    经历一天工作的他疲惫的靠着电线杆,半低着头,眼里的火光早就已经消散了。

    或许以前的他很热血,也很有梦想。

    但现在...他的梦想早就被东京给磨灭,血液也失去了温度,化作了喧哗吵闹东京中的一员。

    他的嘴唇抿住,像是不甘心,脸上也透着极度痛苦的神色。

    “我为什么活得这么难啊?”

    他好像说着这句话。

    或许在油画里的中年人眼中,东京就是能够实现梦想,遍地黄金的地方。

    可也就是这种地方...却为什么连一点点梦想都不能分享给他呢?

    山内一楼的心跳鼓动,看着这颓废的中年人,心头莫名浮现出一抹火气。

    就这么放弃了吗?不能再拼一拼吗?

    他很想这么说。

    但却又没有办法...

    这同样也是现实的无奈。

    旁边的东京行人连看都不会看他一眼...因为东京的醉汉实在太多了。

    与暖色调的浮夸东京街道对比,与行人的讥笑对比,暖色又与中年人周身惨白的冷色对比...

    画面感在山内一楼面前腾起。

    看着油画里的中年人,山内一楼的回忆也随之涌上心头。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家境本身就贫寒的山内一楼就只有美术方面的天赋值得称道。

    为了让他读完大学,家中的两个姐姐放弃了高中学业。

    可那个时候又正值泡沫经济时期,日本经济摇摇欲坠,社会动荡,外面全部都是飘荡的失业流浪汉。

    在这种情况下,身为女性的两个姐姐想找到工作无疑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她们就只能靠着在东京街头打散工来供弟弟山内一楼读书。

    辛酸的日子伴随着冬季的风雪一齐咽进了山内一楼的肚子里,他只能埋头画画,认真画画。

    把整个世界都奉献给画画——

    他不敢往身后看,因为他知道,自己身后是两个姐姐奉献出的世界。

    但同样这也是一份重压。

    大姐二姐把她们的人生不求回报地压在了山内一楼的身上。

    “我还记得那个冬天。”看着《东京》山内一楼轻声自语着:“两个姐姐接我从大学回家。恰巧经过田端北口站的时候,车站的平台广场时钟敲响了十二点的铃声,大姐去路边摊买了三碗荞麦面...我们三个人一边吃一边在车站广场的雨棚下躲雪。”

    “雪很大...寒风刺骨。回想这一年来姐姐的酸楚,我一边吃面,一边哇哇地哭...像个小孩子。旁边两个姐姐也是鼻子酸酸的,可只是抽了两下,没哭出声来...雪花四处飘落,我只是抬头,便看见了平台广场时钟的名字。”

    山内一楼声音里带着莫名的情绪。

    “那座时钟,名字叫做‘希望’。”

    一边的中年现役画家也从《东京》给人带来的莫名氛围中回过神来。

    听见山内一楼的话语后,他也是张了张嘴,接着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希望’...

    多让人五味杂陈的词语。

    特别是在那种艰难时刻下,这个词语就更显复杂。

    “这幅《东京》真是好作品。”

    山内一楼轻声地点评着。

    技法自然不用说,浮夸与颓丧这截然不同的风格同时并存,这就足以说明作者的老辣程度。

    更重要的是,它糅合了作者本人对东京的理解。

    在那位作者的眼中,他眼底下的东京就是如此。

    有希望,也有失望,也无奈,也有现实...

    可不管多少人,多少面,这就是东京。

    这都是东京。

    与黑宫明纱的《上京》不同,这幅画更挑动了在场四名画家的情绪。

    是的,不知何时,他们都被这幅《东京》给吸引去了目光。

    谁成名不是摸爬滚打来的呢?

    看着他们外表光鲜,但实际上也为现实妥协了不知道多少次。

    可这就是生活...

    没有什么人的生活可以一帆风顺。

    就算是家财万贯的亿万富翁也总有难过不顺心的时候。

    一幅优秀的画作是很难被掩埋的。

    至少《东京》就属于这样一幅画作。

    从这其中,在场的评委居然感受到了人生。

    “居然还真有这么一匹黑马。”

    中年现役画家也是喃喃自语。

    是的,如果说刚才他还是黑宫明纱《上京》的忠实拥趸、那么现在他就《东京》的死忠粉丝。

    还是那种谁说个‘不’字就要上去和对方好好儿理论的那种粉丝。

    就算拼着得罪黑宫明纱以及她老师山内一楼,中年现役画家都决定要投《东京》一票金赏票。

    这是他的职业操守。

    毕竟《东京》的质量摆在这里,超过了《上京》一大截。

    不过同时中年现役画家也有些好奇:“说起来这是五大美院的那个学生啊?这未免也太厉害了...”

    说着他的眼睛就往上面看去,接着就是喃喃自语的声音:

    “北义塾私立高中...东野司?”

    高中?

    北义塾?

    东野司?

    这几个关键词组合起来,让中年现役画家想到了一件事。

    他张大嘴,完全愣住了:“等会儿?!这不是那个拿了学生组金赏的作者吗?他还参加了成人组的比赛?!”

    这哪儿是黑马啊!

    这简直就是天马!

    一个没有接受过大学系统性教育的高中生,居然画出了这种等级的作品?

    “这也太好了...这,这不对劲...该不会是他找人代画的吧?这不可能啊...”

    中年现役画家有些接受不了。

    如果《东京》确实是东野司画的...

    “那这个世界上说不定真有天才...”

    有人禁不住小声地说了一句。

    是啊...

    这...不是天才是不可能在高中年纪画出这种层次的作品的。

    说不过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