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六二章.书道与书法(为ゆきのしたはるの盟主加更)

第六二章.书道与书法(为ゆきのしたはるの盟主加更)

    前面就已经说过,北义塾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部团,而书道部就是其中一个。

    不过书道部比起北义塾的剑道部、柔道部、美术部那些就又要弱一个档次了。

    毕竟以上三个部团每年都能拿到不错的成果,而书道部的荣誉则是掰着手指能数出来。

    因此,作为二年级书道部长的松本润就有种莫名无奈的感觉。

    本来今天他心情还算不错,毕竟学生会长木条爱子主动找上书道部,希望能找一个人出来置办半个月后的北义塾艺术节的书法竖幅。

    书道部学员也都想兴致勃勃想在漂亮的学生会长面前露一手。

    可到最后...整个书道部看下来一圈,木条爱子居然没找到一个让她满意的人选,礼貌地对是松本润说了些客套话就离开了。

    当然,这些事是底下的学员所不知道的,他们甚至现在都还在讨论木条爱子到时候究竟会选谁去写竖幅。

    这就让松本润有些无可奈何地摇头。

    这届学生的书道素质确实不太行,大部分人过来也就是加入部团混混日子,少有那种认真学习书道的。

    毕竟让他们这群青春朝气的青年男生成天面对宣纸黑墨...这谁顶得住呢?

    不过木条爱子去画室那边找会书道的人...?

    这就让松本润有些不太服气了。

    术业好歹还有专攻呢。

    你让学西洋油画的人来写书法?这根本就是在闹着玩。

    至少松本润是觉得木条爱子不可能在画室里找到合适的人选。

    顶多就是过去碰运气。

    正当松本润这么想着的时候,木条爱子就已经带着间中麻美与一个不认识的男生走进了书道部。

    还真给她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松本润心想着便迎了上去。

    没办法,不能不给面子,要是把学生会惹得不高兴了,作为会计的间中麻美把书道部的部团经费那就得不偿失了。

    “木条会长,请问还有什么事吗?还有你旁边这位是...?”

    松本润边说,边看向站在木条爱子旁边的男生。

    嗬——长得还挺帅的,就是不知道手上的工夫怎么样。

    “我是一年级的东野司,请松本前辈多多指教了。”这个名叫东野司的青年给松本润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脸上带笑,很有礼貌。

    “嗯,互相请教嘛。”松本润笑着对东野司说道,随后又看向木条爱子:“这位就是木条会长在画室里找到的书道好手吗?”

    呃...

    这个问题木条爱子有些无法回答。

    毕竟她也没见识过东野司动笔写过字,所以也不太清楚他的书道水平。

    要是东野司的水平不够,根本不如书道部的学员...那她就未免有些尴尬了。

    “木条会长并不清楚我的水平,只是我擅自请求参加了,如果我水平不够,那就还要靠松本前辈以及书道部的同学了。”

    东野司进退有度的话不仅给木条爱子解了围,还说得松本润特别心底舒服。

    松本润很满意地看了眼东野司,决定等一会儿就算东野司写不出来好看的字,也绝对不笑话他:“没事的,东野同学,每个人都有第一次嘛,都需要尝试的。”

    “那不知道松本前辈能不能拿点纸过来让我练练手?好久没写了,手有些生。”

    “当然行啊。”

    松本润乐呵呵就回身去张罗了。

    一旁的间中麻美看着东野司只是笑着三言两语就与松本润拉近了关系,心底更是迷惑。

    以前东野司的交际能力有这么强吗...?

    印象里是没有的。

    正当间中麻美思考着的时候,那边的东野司已经从松本润那里拿到了墨汁,毛笔,以及铺在砚台底下的毛巾。

    毛巾明显用了很多遍,原本白色的毛巾上面已经沾了许多墨迹,洗都洗不干净了。

    而墨汁,砚台,毛笔这些就是随处可见的便宜货,包括拿过来的宣纸也是平平无奇的便宜货。

    毕竟就只是练习用,书道部的学生平时练习的时候都用的是这种规格的工具——其实有些时候还会用废报纸练字。

    只有参加书道比赛的时候,他们才会拿出昂贵的宣纸以及专门的砚台、墨石,用作准备。

    “墨汁啊...”东野司心底多少有点不满意。

    工业制作的墨汁与正规从砚台上磨出来墨汁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

    研墨出来的墨汁会有明显的层次感,而工业制的墨汁则没有这种层次感,再加上本身就是甲醛等化工原料制作,工业墨汁用多了容易眼睛发酸,喉咙发干。

    不过算了,反正就是练习用。

    东野司把墨汁与砚台放在面前,手里捏住了毛笔,缓慢吸气吐气。

    他前面说的手生并不是开玩笑,毛笔字这玩意儿一天不练就容易落下,肯定要先练习,熟悉一下日本毛笔的触感以及日本墨汁的质感。

    东野司将宣纸摊开,逐渐放平心态。

    写毛笔字之前必须要静心,心浮气躁是写不出好字的,唯有以沉稳的心态入笔、行笔才能写出好字。

    旁边的松本润与木条爱子等人只是好奇地看着,并没有出声。

    他们也想知道东野司究竟是什么水平。

    然后——

    松本润咽了咽口水,侧头小声对木条爱子说:“木条会长,东野同学真是你从画室里找过来的?他的字怎么写得这么好?”

    “...他就说他会书道而已...我哪知道他这么厉害。”

    看着东野司稳稳地入笔,行笔,收笔,举动甚至有点大家风范的时候,旁边的木条爱子也止不住愣神。

    这还真是挖到宝了?东野司还真什么都会?

    正当他们如此思考着的时候,旁边没讲话一直看着东野司的间中麻美心中涌起了莫名的情绪。

    倒不是后悔,只是有种淡淡的埋怨感。

    明明懂这么多,为什么当时不把这些长处展示给我看呢?

    有点吃了柠檬泛酸的感觉。

    “有点世尊寺派的感觉啊,但是又不像啊,又有点巻菱湖的感觉...好大气啊。”

    旁边的松本润小声地嘀咕着。

    他这嘀咕声自然被东野司收进了耳中。

    东野司还觉得挺有趣的。

    大多数日本人喜欢把很多东西都分流派,以此来确定自己的风格独一无二。

    比方剑道流派,再比方说柔道流派,就连书法也没逃过他们的‘毒手’,被他们分了很多流派。

    但纵观日本的历史,其实很容易就会发现,日本的书法审美其实是很疲乏的,其书道文化也并没有那么丰富。

    虽然有很多流派,但很容易就能发现其中的共通点。

    所以即使日本书道流派众多,也没有中国的毛笔字体区分明显。

    这并不是东野司刻意吹捧,而是公认的事实。

    毕竟嘛...书法这玩意儿还是从中国流传到日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