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四二章.一千个哈姆雷特
    《孤独的美食家》连载的事情目前只是东野司的一个想法。

    所以就算真要投稿,东野司也要重新规划好时间,找细川小春好好儿商量一下才行。

    他把《孤独的美食家》连载的事情置之脑后,重新走回东京都美术馆。

    花费十多分钟,东野司重新进入展馆。

    看着展内压低声音讨论的北义塾女学员,东野司目光四扫,接着便在一幅画面前看见了近卫凉花的身影。

    此时的近卫凉花正抱着速写本,半抬着头,双眼很迷惑地看着面前的油画。

    “近卫同学,在干什么呢?”

    东野司索性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哎?啊...我不太懂这幅画里的意思。”

    近卫凉花侧头,见是东野司,开口小声地解释一句。

    说完这句话后,近卫凉花低下头,心底有些疑惑。

    怎么回事?明明自己之前面对东野司的时候都是战战兢兢的,可怎么现在却一点都不害怕他了?

    她对自己的变化感到陌生,于是本能地向后退了两步,接着便听见了东野司的声音:“不懂画里的意思...?我看看。”

    听见这句话,近卫凉花便好奇地抬头。

    她确实看不懂面前油画的意思。

    如果是东野司...应该是能懂这幅油画所表达含义的吧?

    近卫凉花莫名对东野司有信心。

    她面前摆着的画名叫《鲜花》。

    是一幅来自武藏野美术大学的抽象派油画。

    对方选用了抽象派画法进行粗略的构图,整幅画为调了色的普蓝,大片大片的蓝黑色块与淡黄色块被留在画布之上,虽然色彩对比强烈,但只按旁人的目光来看,却是完全看不出鲜花的形状来。

    而这也是近卫凉花不懂的地方。

    她困惑地看一眼画后,又好奇地看一眼东野司,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期待。

    东野司水平这么高,肯定能给她一个合理解释吧?

    在她满怀期待的目光中,东野司注视着这幅名为《鲜花》的抽象画,啧啧有声地点点头,喃喃自语了一声:“不错啊,还算有点水平。”

    “东野同学已经看出来了吗?”近卫凉花禁不住开口问道。

    她也就对画画的话题特别感兴趣了,要不是因为画画,她这个闷葫芦能站在东野司旁边一天不说话。

    而眼下东野司既然开口,那就说明他肯定从这幅抽象画里得出什么结论了吧?

    近卫凉花当然想问!

    可这句话只是问出口两秒钟,她就被东野司的回答给弄傻眼了。

    “啊?看出来了?看出来什么?”

    东野司看了她一眼,不大理解地问了一句。

    “哎...?就是...就是那个油画的意思...东野同学不是看出来...了吗?”

    近卫凉花弱气的声音提不起来,只能软趴趴地轻声问他。

    听了这话,东野司哈哈地笑了一声,接着才摆摆手:

    “没有,抽象画那容易那么简单看出来味道和意思?而且指不定画出这幅画的人也是大脑放空了才画出来的呢?”

    “...是吗?”

    近卫凉花不太明白地眨眨眼睛:“那东野同学你又说这幅画的作者还算有水平...?”

    “我是看对方笔触以及色彩的表现力才得出的这个结论。”

    东野司笑着摇头。

    抽象画那是那么好理解的东西?

    这玩意儿就像是做阅读理解‘通过这段话,表达了作者怎么样的思想感情?’一样,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就好比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样,东野司对这幅画的理解不一定代表别人对这幅画的理解。

    东野司可能觉得它是这样,但在别人眼里又是那样,所谓的抽象画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

    “不过这幅画的作者水平倒是还可以的。”东野司笑着对近卫凉花说。

    这幅画的水平还算可以?

    近卫凉花呆呆地转头再去看面前这幅名叫《鲜花》的作品。

    她什么都看不出来,只能看见一大堆一大堆毫无意义的扭曲色块,压根儿就看不出任何含义。

    近卫凉花抓抓脑袋,接着才侧头看向东野司,挺好奇地问道:

    “那这幅画的作者和东野同学比起来呢?”

    听见近卫凉花这个问题,东野司先是一愣,捏住下巴的手放下来,随后才露出一抹笑容:

    “和我比啊?”

    他伸手,拇指与食指交叠,做出‘一点点’的手势:

    “那我估计要比她厉害一点点。”

    “是、是吗?”

    听见东野司这句话,近卫凉花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鲜花》标题名下的作者姓名。

    作者名:黑宫明纱,看着像是个女生的名字。

    而她所就读的院校——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二年级生。

    武藏野美术大学...

    近卫凉花缩了缩脖子。

    东京五大美术学院之一,代表着日本最高等的美术学府。

    北义塾由于和武藏野美术大学有合作关系,所以经常会有武藏野毕业的优秀大学生来到北义塾对大学生活以及绘画技巧进行讲解授课。

    那可是近卫凉花想都不敢想的高度,也是她梦想考入的大学。

    可东野司说他要比这个武藏野美术大学生的水平要高一点点...

    近卫凉花有点纠结。

    所以接下来再看这展子上的艺术品的时候,近卫凉花就禁不住一直走神。

    直到下午五点钟闭馆,岗野良子将所有学生集合在一起,宣布今天的采风活动结束,就地解散。

    “近卫同学,你还不回去?”

    看着还在原地发呆的近卫凉花,东野司凑近打了一声招呼:“都已经五点多了,父母不会担心吗?”

    “哎?噢...没关系的。”近卫凉花恍惚回神,下意识地回答:“我一个人独居的。”

    “是吗?”东野司多看一眼近卫凉花。

    他没想到这个小女生竟然在东京一人独居。

    “啊,对不起,不好意思,那个...”

    近卫凉花显然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毕竟独居这种事也算是很隐私的事情了,她刚才一愣神顺口就告诉东野司了,这就让她有些慌乱。

    “放心吧,近卫同学,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东野司笑着打了声哈哈,心想近卫凉花的家庭情况肯定也挺复杂的。

    不然近卫凉花的父母怎么可能放着她一个小女生在外独居?

    “嗯...谢谢。”近卫凉花小小地点了头,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打了一声招呼:“那...上学的时候再见了。东野同学。”

    “嗯。上学的时候再见。”

    东野司笑着摆手,目送着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