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十四章.因为我画得好啊
    “比起那个,近卫同学你不紧张了?”

    东野司侧脸。

    他的侧脸挺好看的,至少近卫凉花是这么认为的。

    但一听见他这半带着调侃的语气,近卫凉花就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面前的欺负自己的东野司骗了。

    刚才听着还是一个感人至深的情话故事呢,怎么突然就成了编的了?

    她呆呆的,面色一红,低着脑袋,刚才为了听故事拉近的身体又与东野司拉开了点距离。

    既然近卫凉花不说话,东野司也没继续调侃对方,只是转过头,。

    他就是觉得逗这个小女生挺有意思,所以才说这么多话。

    既然近卫凉花不说话,东野司也没继续说什么,而是扭过头看向刚才围在一起的女生们。

    她们刚才还在一起说着话呢,现在东野司一看,就都已经全部消失了。

    也不知道这群小女生去干什么了。

    “福岛学姐这个时候都会下去买饮料喝的,然后其他的前辈也会一起...”

    怯怯怕怕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毫无疑问,是近卫凉花。

    “福岛学姐?你说的是刚才那个被很多女生围在中间的那个?”

    东野司转头,他当时就只是随便瞥了一眼,也没看真切。

    “嗯。”近卫凉花避开东野司的目光,低下了脑袋。

    她一直低着头,给人一种特别不自信的感觉。

    “福岛学姐是我们美术部里画得最好的。”

    近卫凉花嗯了一声,解释着。

    “画得最好的...?”

    听了这话,东野司脑袋伸过去,看了眼那位‘福岛学姐’画出来的东西,接着很清爽地笑着说:

    “也就一般,普通高中生水平。”

    他笑着,声音里不带傲气,但是话语里的意思摆在那儿。

    不管谁听了都估计会觉得他是在说大话。

    接着近卫凉花语气放低,有些想要反驳东野司:“福、福岛学姐是我们之中画得最好的,你凭什么这么说她?”

    “因为我画得比她好啊。”

    “啊?”

    东野司过于理直气壮的反论让近卫凉花接下来的话全部憋进了喉咙里。

    她又惊讶,又有些呆呆地看着东野司,不知道他这自信从何而来。

    过了一会儿,近卫凉花低着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很软弱地小声辩解了一句:

    “福岛学姐以前在一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拿过东京青年大赛学生组银赏的好成绩...”

    “我能拿下金赏啊。”

    东野司还是那样,话里不带任何傲气,依旧是平平淡淡的语调,可这话语只是听个响都会让人觉得他是在说大话。

    近卫凉花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便不说话了,可能她是觉得东野司这个人为什么吹牛都可以一点草稿都不打的。

    她转而看向自己的画,叹了口气。

    她本来就画得不好,又不像其他女生那么会巴结人,只能坐在这里闷头画。

    见近卫凉花长吁短叹,东野司好奇地走过来,瞥了眼她画板上的东西。

    她用的是水粉颜料,一般是用来启蒙、学习的,画出的颜色有种轻灵感,与油画、水粉这两类常见颜料都不同。

    但实际上,从事职业画家这条路的人都会选油画。

    水彩、水粉这两类颜料也有大家,不过很少。

    近卫凉花的画是晨间透着光的树木丛林。

    蓝白底色,白黑相间的树干。

    下面是延伸向前的道路以及两边的褐黄树丛...

    只不过——

    “你这个黑...调得未免也太黑了吧?”

    东野司禁不住挑眉,指了指近卫凉花那张树木丛林。

    底色是蓝白底色,环境是透着点淡蓝、天蓝的轻灵感,整体偏冷。

    但是这种轻灵感被近卫凉花调出来的屎一样的黑色给破坏了。

    底色压不住这坨黑黑的玩意儿,自然整体画面就不好看了。

    “呜...”近卫凉花不敢说话。

    她其实早就发现了颜色有些压不住,可画到现在...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而且...

    近卫凉花转过头,憨憨地眨眨眼睛,盯着东野司。

    怎么他一来就看出来了?

    这幅画她刚才请福岛学姐也看过的,对方看了一眼说了一句没问题,就走了。

    所以她才硬着头皮画下去的。

    “你画几个小时了?”

    东野司问了一句。

    “两...两个小时。”

    近卫凉花小声地嘟囔着。

    东野司‘哈?’了一口气,接着伸出手。

    “你、你要干什么?”

    近卫凉花愣住,脖颈也缩了缩。

    生怕东野司揍她一样。

    “帮你补救。”

    算了。

    东野司也懒得干干伸手出去了。

    他直接从近卫凉花手里把画笔以及放着颜料的方格子画盘抢过来,接着扁平笔一卷,很自信地就卷出了一点蓝在画笔尖,接着又将草绿以及黑色各沾了一点。

    他在方格画盘旁边试了一下颜色,瞅一眼便很自信地抬手画了上去。

    东野司画出来的自然还是‘黑色’,但这个黑与常态那种极端死板的黑色不同,这是他调出来的黑色,看上去很有灵性。

    树干的亮部蓝偏黑,暗部黑偏蓝,简单几笔,明暗关系便出来了。

    这轻松洒脱,不带半点拖泥带水的模样看得近卫凉花张大了嘴巴。

    和她画画时完全不同,她画画的时候,一个颜色得调好几次,下笔也很小心翼翼,下完笔之后又后悔了,像是手上端着十几个盘子,哪像东野司这样?

    上手就开画,颜色信手调就,动作自然。

    但是...你别说,还真的很好看!

    死气沉沉的画面逐渐有了转变。

    “画水粉,你得一遍画完,这玩意儿渗透差,叠加性不好,而且很快就干了。”

    东野司说着,还在脚边看见了没开封的高级油画颜料。

    这近卫凉花还是个富婆?

    东野司多看了一眼近卫凉花,只见她斜刘海露出的一只大眼睛正很认真地盯着自己看。

    是真很认真那种。

    甚至于见到东野司停笔,她还小声地‘啊’了一下,显得很沉浸其中。

    “近卫同学?”

    东野司伸手在近卫凉花面前晃了晃。

    “哎?”

    近卫凉花这才勉强回神。

    她看着面前的东野司,过了好几分钟,她才很小心翼翼,左右看了一眼,生怕别人知道一样:

    “你真画得比福岛学姐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