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十章.东京国立青年画赏
    东野司显然不清楚那边细谷小春这两天经历了什么。

    但既然那边已经来消息了,这也就说明还有些盼头。

    他心情轻松走出门外,连外面那个一直喜欢大喊大叫的公寓管理人都看得特别顺眼了。

    2003年的日本东京。

    这个年代没有WIFI,没有智能手机。

    日本刚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里走出,一切都给人一种摇摇欲坠、掏空了身体的感觉。

    东野司这个2020年穿越过来的人,花了十多天的时间才适应如今2003年的东京。

    他走在坡道路边,时不时有染着头发的高中女生从他身边走过,妖魔鬼怪一样夸张妆容的脸上带着稚气的骄傲。

    这二十世纪初在日本流行了很久的涩谷风潮。

    2003年的日本,大街小巷里都能看见穿着折叠泡泡长袜,染发,手上亮甲镶钻的高中女生。

    高中女生追求成年人的行为举止,拼了命地想让自己成熟一些。

    结果就变成这种不伦不类的模样了。

    但偏偏日本这些女生们还不知情,觉得这是潮流,十分时尚。

    于是‘一错再错’。

    记忆里,涩谷风潮似乎在2004年还要大火一把。

    不过老实讲,东野司是不明白这鬼画符的浓妆有什么好看的。

    他摇摇头,把脑中的杂乱心思甩开。

    东野司要去的学校名叫北义塾私立高等学校,学生们简称北义塾。

    北义塾高中作为周边有名的私立学校,师资充足,教学器材丰富。

    这座学校以艺体生闻名,音乐、美术,都是拿过国立高中青年奖名次的。

    听说最近北义塾的柔道也要目标全国赛了,算是目黑区这块地方的名校。

    原主在学校里成绩不错,凭着一张帅脸也算很有女人缘。

    可是自从东野家遭重,东野千早患上精神方面疾病后,那些一开始粘着原主的女生就都像是见了苍蝇一样,对他避犹不及。

    毕竟对这些本来就有些爱慕虚荣的小女生来讲,‘男朋友’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弱智姐姐...这谁受得了?

    但东野司也不在意。

    没有这些高中‘平板电脑’在自己旁边晃悠反而落得清闲。

    至于为什么是平板电脑...?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高中生你还指望身材有多好?

    日本动画片里女生的身材大部分都是骗人的,不信你现在就可以找一所天朝高中,往里面看一眼——

    嚯,大家这不都是平板电脑吗?不存在日本妹子比天朝妹子发育好那么多的情况。

    来到教室,迎面扑来的闷热气让东野司忍不住眯了眯眼。

    现在是夏天了,***就不说了,空气里泛着一股子潮气。

    再加上教室三十号人,大家一起吐气呼气,浑身就闷闷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关键是他这个A班的教室电风扇还集体宣布罢工,光溜溜的三片电风扇叶子晃晃悠悠转动,嘎吱嘎吱的声音反而让人心烦意乱。

    一进教室,东野司就能感到从四面八方戳到自己身上的视线。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东野千早以前在北义塾里也算名人,毕竟人长得特别漂亮。

    后面她罹患精神方面的疾病后,就有不少人拿她当茶余饭后的谈资,看着东野司的眼神都有种莫名的心理优势。

    东野司显然不在意这些目光。

    他来到自己的座位,刚打算坐下——

    “喂,东野,刚才有人找你有事。”

    背后有人拍了拍东野司的肩膀。

    “啊,不好意思,后原同学,不知道是哪位同学?”东野司问道。

    面前的男生名叫后原中,戴着个大眼镜,为人正气,和原主的关系不错,虽然算不上死党,但也能算得上是朋友一流。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东野司还从他嘴里套出了不少原主有关的消息。

    “是你女友吧...那个一年B班的间中同学,她让你中午去教学栋后面。”

    后原中看了眼东野司,犹豫了一会儿又凑近说道:“和你说件事,东野,这次你女友过来估计是想和你分手的。”

    “啊?”东野司先是一愣,接着便笑了起来:“是吗?”

    他是知道原主有个女友的。

    不过这一个月他一直都忙于熟悉新环境,压根儿没工夫理会这个女友。

    于是就这么把对方晾了一个月,后原要是不提他都快忘记了。

    东野司乐呵呵的,看上去高兴得不得了。

    他当然不会不高兴。

    东野司早就已经过了‘初恋等于一生爱情’的年龄了,对感情方面的事情也看得很开。

    对方想分手也是对方的权利。

    什么矫情挽留,哭泣,悲伤欲绝...这些事儿根本就与他完全没关系。

    毕竟这里面也有东野司的问题,无故把对方晾了一个月,对方想分手也挺正常的。

    但后原中不知道这些情况,被他这副乐呵呵的模样给弄得莫名其妙。

    不是...你女友都要找你分手了,你怎么还这么乐呵呵的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搞得像是我女朋友要和我分手一样?

    不对!

    后原中恍然大悟。

    他大概明白了。

    东野司这大概是不想让自己看见他伤心难过的一面。

    毕竟这高中一分手了,也就等于再也不见。

    唉!!!

    后原中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还伸手拍了拍东野司的肩膀:“我明白的,等放学后东野你空点时间出来,我请你吃东西。”

    “我放学后还有事情。”

    东野司摆了摆手。

    他说的是实话,他想把东野千早也带来学校,这必然需要学校方面的批准。

    当然,这个批准肯定不会简单下来的,校长是不可能给东野司开这个后门的。

    不过最近听说东京有个国立高中青年画赏的活动,含金量还挺高的。

    北义塾毕竟是艺体治校,对外部这些荣誉玩意儿非常看重。

    要是东野司能直接砍下金赏,说不定就能能有些话语权,谈妥东野千早的事情。

    今天中午他就要去校长室一趟,如果顺利,下午就要去美术室那边看看了。

    作为前职业画家,也开过几次展会的东野司,拿下金赏估计没什么问题。

    可后原中又懂了,觉得他是被人甩了,只想一个人安静安静。

    他再次在东野司面前‘重重’地叹息一声,拍了拍东野司的肩膀后,脸色一变,露出微笑转过身就去叫自己的女朋友,问她今天下午去不去吃饭。

    东野司没理会后原中作秀的动作,只是在心里规划了今天一天的行动计划。

    首先,中午先去一趟教学栋后面,快速处理完感情问题。

    接着再去一趟校长室,与校长商量关于东野千早的事情。

    要是一切顺利,下午的时候就去美术室那边看看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