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五章.三大出版社
    在东野司前世的天朝比较有名的日本出版社或许就是集英社、讲谈社、小学馆这三家被称为‘漫画三大社’的出版社了。

    至于为何集英社、讲谈社、小学馆只是被特指为‘漫画’这一类型杂志的‘三大社’?

    这是因为日本出版社是不可能只靠单一的‘漫画杂志出版’来维持整个出版社运营的,为了获得更多利润,‘漫画三大社’底下不止会出版漫画杂志,还会出版其他种类的书目。

    比方说前世日本的小学馆,这个出版社就主要以出版小学生教育类书籍来获取利润的,漫画出版只能说是其中利润获取的一个渠道。

    说到底,‘三大社’在东野司前世也算不上在日本盈利最顶级的那批出版社,它们顶多是在‘漫画’这个行业有头有脸而已。

    遗憾的是,这个世界是平行世界。

    这里没有集英社、没有讲谈社,更没有小学馆。

    那么理所当然的,也就没有热血少年漫头子周刊《少年jump》了。

    言归正传。

    在东野司这个平行世界中取代这‘三大社’地位的分别是岩角出版社、摩筑书店、浦岛出版社这三家出版社。

    其中岩角出版社可以看做是集英社、讲谈社、小学馆的集合体,主打推理、热血等大众喜闻乐见的少年漫画。摩筑书店则是偏向出版科幻系以及谈情说爱的少女漫画。

    而最后一家浦岛出版社——这就是东野司前几天将《午夜凶铃》投稿过去的出版社了。

    这家出版社主要针对的是悬疑推理、恐怖类型的漫画。

    旗下杂志周刊《恶寒》以及月刊《禁入空间》在这个日本都是赫赫有名的恐怖漫画产出杂志。

    只不过浦岛出版社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们的台柱子漫画《摄影机里倒映出的人》系列最近刚刚完结,而又适逢漫画剧本寒冬期,压根儿就没有拿得出手的高质量恐怖漫画。

    现在他们只是撑着一口气,资源全部倾斜,硬推一部叫做《人偶之间》的恐怖漫画,想将其捧成台柱子。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部《人偶之间》的质量根本就够不上台柱子标准,质量只能说是尚可。

    也因此,浦岛出版社底下漫画杂志的整体销量也在往下滑坡。

    这就是所谓的品牌效应。

    提到《海贼王》、《火影》、《龙珠》就有人想到集英社,从而联想到周刊《jump》,但如果失去这些台柱子漫画...?

    这势必会影响到漫画杂志的影响力。

    可就算是这样,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浦岛出版社依旧是漫画三大出版社之一,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近来有一家名为富士出版社这边异军崛起,隐约有与‘三大社’在漫画杂志平分一隅的迹象...

    可那也仅是一个迹象而已。

    东野司的选择仍然是三大出版社之一的浦岛出版社。

    毕竟浦岛出版社三大社的资历摆在那里,又有许多出版资源与途径,投浦岛出版社绝对是稳赚不亏的。

    至于东野司对手里的《午夜凶铃》有没有信心...?

    这就有些开玩笑了。他当然有信心。

    《午夜凶铃》赫赫威名摆在那里,在日本上映的时候票房更是把同期的电影统统吊打了一遍。

    以十二万美元预算拿下八百六十九万英镑的全球票房,日本本土票房第一...

    简直就可以说是在日本这个村里拎着刀到处杀,完全找不到能打的对手。

    指不定东野司还能用《午夜凶铃》把浦岛出版社现在的台柱子漫画《人偶之间》挤下去呢?

    且投稿时间都已经过去两三天了...浦岛出版社那边应该也要来消息了才对...

    东野司心底一边想着,一边又看了眼坐在对面的东野千早。

    此时,东野千早正捏着手机,啪嗒啪嗒地捣鼓着贪吃蛇游戏。

    她玩得特别认真,身子还跟着屏幕里的贪吃蛇的动作歪来歪去。

    2003年的日本,手机早就普及了,就是那种椭圆形机身,看上去很老式笨重的翻盖手机。

    东野千早与东野司原本是各有一部手机用来互相联络。

    不过东野千早那部手机被她失手摔坏了,一直没拿去维修,于是东野司就将他的手机拿给东野千早使用,上面还存了他班主任的电话号码。

    要是东野千早一有事情就能给他打电话。

    这也是东野司的底线。

    不然放她一个人在家实在是不放心。

    “那我去上学了,千早姐,你要好好儿待在家里啊。”

    东野司将东西全部吃完,打了声招呼。

    “嗯,我知道了。”东野千早伸手驱赶东野司:“阿司快去上学吧!这个家我会保护好的。”

    说着,她还用力地点头,似乎想给自己增加点勇气。

    但以防万一,东野司还检查了一遍门窗的锁头,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后才转身来到玄关处。

    也确实差不多该走了。

    叮叮叮——

    这时,放在门边鞋柜处的电话座机响起了声音。

    嗯?

    东野司伸手接通了电话,开口问道:“那位?”

    自从东野家落难后,就没有什么电话愿意打过来了。

    以前东野父母的老友们也犹如人间蒸发,除了葬礼露了脸外,就再也不见人影。

    日本一向都是人情社会,除非真是形影不离的挚友,不然,友人也就大抵如此。

    能继续打东野家这个电话的,大部分就是周边推销报纸或者推销保健品的推销人员了。

    “不好意思,请问是东野老师吗?”

    电话另一头传来了青年女性的声音。

    东野老师?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边又传来声音:

    “我是浦岛出版社所属的漫画周刊《恶寒》编辑细川小春,请问是东野老师吗?”

    细川小春?

    浦岛出版社编辑?

    东野司精神一振。

    前几天投稿的《午夜凶铃》,终于来结果了吗?

    “我是《午夜凶铃》的作者东野司,请问是浦岛出版社的编辑吗?”

    他反问一句。

    “嗯,我是浦岛出版社的编辑。此次就《午夜凶铃》具体事宜与您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