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妖途仙道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元咒界
    “住手青鸾!”

    谷叶君焦急一喝,伸手便欲将冯笑笑给抓回来,但是已经晚了,食指刚欲轻点,方才微微抬起,便被青鸾喝住了。

    “最好别动!”青鸾脸色稍显狰狞,“异形换位前我便足够下去手,皆是便是你我一起害了笑笑!”

    谷叶君不敢妄动。冯笑笑则是被吓得脸色惨白,今日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先后被爹爹严喝,紧接着竟又被娘亲掐住了脖子。

    这一刻,小丫头似是被所有人都给抛弃了......

    青鸾失了体面,但却无比颤动问道:“冯秋霜!小莩是不是被你给带走的!?”

    谷叶君眨着眼睛,似是在脑子里疯狂的想着救下冯笑笑的手段,他沉着冷静的脸也在这一刻变得十分的焦急慌张。

    “难道笑笑就不是你的女儿了吗!?”谷叶君厉声苛责。

    “是不是你将小莩带走的!”青鸾执着与这一点。

    “你动笑笑一根毫毛,信不信我将你......”

    “是不是你将小莩带走的!!”

    青鸾愈发的激动,被掐住脖子的冯笑笑的脸色愈发的憋红,呼吸困难......

    谷叶君深深咽了口唾液,“青鸾,虎毒不食子......”

    “本宫是在问你,是不是你将小莩给带走的!”青鸾亦是气红了脸,掐住冯笑笑的手微微送开了那么纤毫,毕竟她也真的下不去手。

    “不是!”谷叶君坚定回应。

    青鸾再逼,“是不是!?”

    谷叶君闭上了眼睛,像是潵了气,无奈道:“是我......”

    青鸾自嘲一笑,“这千年里,我竟没有想到是你带走了小莩......”

    话至此,冯笑笑的手已经开始挣扎的拨动着青鸾掐住她脖子的手,青鸾终是心软,就像谷叶君所言的那样,虎毒不食子......

    青鸾松开手的那一刻,谷叶君眼疾手快的轻点而下了食指,冯笑笑与一颗石子互换了位置,紧接着,谷叶君妖气瞬间汇聚与左掌之上,一掌便朝着青鸾的腹部轰然而去。

    一口鲜血喷出,青鸾被一掌轰至了萧墙之上,将那‘太阳’给按压了下去。

    也是在这一刻,萧墙金光大绽,一泛着浓浓灵气的玉子棋盘缓缓的自那萧墙之上的云层之内飘飞而出。

    青鸾没有去阻止,她的目光始终是满怀愧疚的停留在了满是惊愕失神的小丫头身上。

    天元棋盘入了谷叶君的手,男人狂傲的笑声响彻了整个正华宫洞天,这笑声,仿佛一切都已悬停在了他谷叶君冯秋霜的面前,仿佛一切,都已是定局!

    左手袖袍轻挥,一黑一白两坛棋子分别悬停在了天元棋盘的两边,只瞧的谷叶君右手拈起一黑子,断然落在了棋盘的天元之位。

    “啪~”

    一圈灵气波动瞬间自棋子之内传出,下一刻,谷叶君冯秋霜的身上已有浓浓的黑色灵气腾腾冒出,与那同样冒着黑色灵气的棋子似是相连。

    “天元咒界!”

    “启!”

    随着谷叶君的话音落罢,天元棋盘震出了层层的灵气涟漪,顿时间随着天元落子,一硕大的方形领域结界瞬间撑开,空间之大,足足将整个正华宫都给包括在了其中。

    这天元咒界来自于天元棋盘,这咒界之内就好似一棋盘,隐有纵横之灵线相连,且灵线之上为虚无之黑,灵线之下为虚无之白。

    “一切皆已入我棋盘,这盘棋,已成定局!”

    谷叶君言的坚定,道的信心满满。

    一切皆入了谷叶君的棋盘,只瞧得他悬空而起,身上所缠绕着的那黑色的灵气顿时间冲天而去,与那天元咒界上方的虚无之黑相连一起。

    下一刻,谷叶君袖袍轻挥,那白子棋坛中已有一枚棋子悬空飞起,之上所冒着与那地面所为一至的虚无之白。

    谷叶君体内的妖气同那虚无之黑相连,下一刹那,自那白棋之中顿时间的飞落而出十道虚无之白的流光,顷刻间便落在了所站前排的十名子民的身上,他们的身上也在此时平白无故的冒出了那白棋所散发出的虚无之白的灵气。

    谷叶君轻蔑一笑,接连再动袖袍,已有数十枚白色棋子腾飞而出,皆是十道虚无之白的流光坠落飞入了子民们的体内。

    仅仅不到三四息的时间,数十枚白色棋子已成功的连接了在场上百的子民,包括伊巧巧同昏迷中的杀伐虎后江堂婉,而在子民的惶恐中,谷叶君笑言问道:“尔等可见过天元棋盘的威名?”

    子民们听说是听说过,不过那也就仅仅是在一些长辈的口中所道听途说的一些传说故事罢了,故事里神乎其神,但哪里有那眼福真的瞧上一眼天元棋盘?

    虽然如今确实亲眼所见,却也是有些惊慌失措,毕竟一入棋局,生死便入了别人之手。

    见无人回应与自己,谷叶君轻蔑一笑,信手拈来一黑棋,沉沉的将其落在了天元棋盘之上,紧接着袖袍一挥,催动了天元棋盘的灵力,下一瞬,一道黑色灵气瞬间飞出,落在了黎桦的身上。

    这一刻,黎桦并没有觉察道任何的异样,但是随着谷叶君轻轻移动了棋盘上的那颗与黎桦相连接着的黑棋时,黎桦竟然凭空消失,转眼间便又出现在了靠墙而坐的江堂展面前。

    身子不受控制!

    黎桦开始扬起了手臂,体内的妖气滚滚流出,不受了自己的牵引。

    手掌之上汇聚了磅礴的妖气,下一瞬,不受自己控制的便猛然朝着江堂展的脑袋劈砍而下。

    这妖气已成快刀,劈落在脑袋上必然见得血溅四方,脑浆迸裂。

    江堂展虽然身子虚弱,但是眼疾手快,匆忙欠身一滚,手刀劈落而下,直接斩了空。江堂展捂着胸膛处的伤口,慌张的站起了身来。

    手刀横向又至!

    这一次江堂展倒没了方才的狼狈,口中念念有词,下一瞬,只听得“噌~”的一声,一道剑光顿时闪过,凭空出现,顿时一闪而来。

    眼瞅着那从天而降的快如霹雳的剑光即将刺穿黎桦的天灵之时,谷叶君胜券在握,急速的移动了棋盘上的黑子。

    眼前黎桦消失,剑光闪过,三尺青峰刺入了地面,发出铮铮的嗡鸣剑音!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劲风,江堂展猛地朝前一跃而起,空中翻转半周,躲过了身后的那一击猝不及防的手刀,同时一手拔出了刺入地面的三尺青峰!

    可是还未曾等到江堂展落于地面,黎桦竟再度消失,下一刻江堂展只觉得小腿一阵钻心的火辣疼痛,鲜血已溅洒而出,一只血手已经穿过了他的右腿。

    随着江堂展的一声哀嚎,黎桦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手,愣是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方才究竟是做了什么。

    “噗通”

    江堂展应声摔趴在地,疼的咬紧了牙关,若不是手中有着三尺青峰,他都不一定能够站得起来。

    “不愧是天元棋盘......”江堂展抹去了额头的冷汗,按剑而立,“战法虽然精湛,但只可惜......你所控之人并不能替你挡下我这一剑!”

    声音还未曾落罢,忽然间便见得自江堂展的身上所迅速的扩展而出了一道领域结界,此结界呈现圆形,虽不及天元咒界之大,但也足以令得江堂展大展身手。

    “一剑界咒!”

    随着江堂展的一声沉喝,领域结界的上空突然的睁开了一只虎眸,甚是的威严霸道,震撼之力甚浓。

    数千年前便领教过江堂展一剑界咒的谷叶君冯秋霜见此,竟有些慌张了起来,迅速的挥动了袖袍,一枚白子迅速飞起,可是还未等那白子之上冒起白色灵气,一条细丝灵线已经自江堂展手中的那三尺青峰的剑尖之处,连接至了悬空中的谷叶君的心脏!

    棋子冒起虚无之白的灵气,如电般迅速的便朝着江堂展飞落而去;

    同一时间,江堂展持剑的手瞬间汇聚了他体内所剩无几的全部妖气,手腕猛地一动,三尺青峰如一道霹雳,瞬间迸射而去!

    争分夺秒?!

    已经晚了!

    谷叶君心知肚明,亦知一剑界咒的特殊。灵丝不断,飞剑取命!

    慌忙间,谷叶君纤指挪动了放置在天元之位的那枚黑色棋子,迅速的将其挪至了棋盘的边缘之处,下一瞬,谷叶君突然的消失在了原地!

    当再见谷叶君之时,他已出现在了天元咒界的最边缘,已经远离了一剑界咒的范围,那条所连接着他心脏的细丝灵线也在这一刻飘忽着逐渐消散。

    “展!”

    江堂展凝眉一声沉喝,一剑界咒的领域范围瞬间的再度扩展开来,这一次,圆形的一剑界咒彻底的包裹了那谷叶君所启动的天元咒界。

    谷叶君再度被一剑界咒所包裹其中,那条即将消散的灵线也在这时突然地再度变得显眼起来!

    而也是在此刻,白棋之上的虚无之白落在了江堂展的身上。

    控制了江堂展的身体,但是那剑已经飞出,怎可再次受制于人!?

    一道霹雳剑光闪过而过,眨眼间已经至了谷叶君的心脏之前,眼瞅着那一剑便要刺穿与谷叶君之时,谷叶君棋盘上的那控制着黎桦的黑色棋子已经飞快的移至了那原本落在天元处的黑棋。

    鲜血染了黑暗,如天落血雨。

    飞剑穿过了黎桦的身体,黎桦一口鲜血再度喷出,心脏处已有着一拳头大小的血窟窿出现,格外的骇人。

    黎桦自己都不曾想到,他竟然会彻底的为谷叶君卖命......

    飞剑在空中滑过一道弧光,顺着那条灵丝骤然反转而下。

    谷叶君出现在了黎桦的位置,同一时间,那天元棋盘上的那枚黑色棋子“砰~”的一声,随着一阵的灵气波动震荡,突然间爆成了一层的齑粉。

    (PS:第四百六十六章里,清风明月断裂一Bug已经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