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妖途仙道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有问必答
    对于青鸾宫主的直言,谷叶君反倒不曾否认,他轻哼了一声,“青鸾,你若当初许了那事,今日就不会再有着这般复杂的局面。”

    青鸾垂眸,看了一眼被抱在怀中的骨肉,神色间似是在思衬着什么大事,紧颦秀眉,就是打量着小丫头冯笑笑。

    冯笑笑同样皱着眉,大眼睛里看的见对母亲的那份担忧。

    “娘亲,您和爹爹是怎么了?”冯笑笑伸出手来,抚在了青鸾的侧脸之上,“娘亲,你们和好吧,好吗?”

    青鸾眸中有着那份母爱,同样也有着那份忧愁。

    “笑笑,你爹他......”说至半言,青鸾无奈又将这话给咽了下去,宠溺的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扭头再看谷叶君时,神情再变的铁青。

    青鸾问:“你做这些当真只是为了那一事?”

    谷叶君断然点头,“只为那一事。”

    “你有问过笑笑吗?”青鸾眉心紧皱,“笑笑也是我的骨肉,我身为她母,难道便舍弃孩子的开心快乐,去让她做一件她所不想去做的事情吗?”

    谷叶君摇了头,坚定道:“笑笑别无选择,她必须坐上那个位置。”

    面对谷叶君的坚定,青鸾长呼了口气,“羽山青鸾宫的宫主之位,你以为对孩子而言,权力要比的自由快乐更重要吗?”

    青鸾宫主此言即出,还未曾落音,便掀起了一片的哗然。

    “小丫头做我们的宫主?开什么玩笑呢?”

    “怎么可能!她资质尚浅,又无经验,青鸾宫还怎么得到庇护?”

    “这不可以,青鸾宫主护了我们数千年,怎么能说换就换呢,还换给一小丫头片子,这,这......岂不是对我们这些依附青鸾宫的子民的一种舍弃?!不行!绝对不行!”

    “若是宫主真要退位,那也绝不能让给这小丫头片子,风鸾大人尚在,她才是最佳的人选。”

    ......

    舆论之言呈现一边倒的趋势,这也是必然之所在。

    青鸾宫建立已有数千年之久,青鸾宫主又深得民心,且实力强悍足以庇护子民,仁政之施,怎可能说换就换,又怎能换给一个百年修为的小丫头片子?

    “住口!”谷叶君冷喝一言,“你们懂什么!你们这些好吃懒做又想得到庇护而不流血牺牲的自私之徒!你们可知我女儿将来的实力前途不可限量?!一群无知的家伙!”

    谷叶君深吸了口气,那一言算是被强硬的给压了下来,长长松了口气,待到他沉着了下来,话锋一转道:“难道你们到现在还不曾明白南蛮如今的窘状吗?!一南蛮所分三大山系,虽有南蛮之盟,但却达不成统一团结之心。

    若想南蛮强盛,若想南蛮足以匹敌华夏,再不受华夏侵扰,唯有像华夏那般的达成一统!”

    “说的轻松!”青鸾断然反驳,“你以为本宫不曾在南蛮之盟中如此言过吗?你错了,整个南蛮都知道必须一统,可这一统到底有多难,你亲身体会过吗?”

    谷叶君冷嘲一笑,“那是你们不曾找到问题的关键点!”

    待到一切安静,谷叶君解释道:“为何达不成一统,原因就在于三大山系中没有一人能够胜任南蛮之主!崖蛇大蟒,雪山雪老还有你青鸾宫主,你们三人其中任何一人去做那南蛮之主,都无法服众,且三人谁都想自己去做,那么南蛮何时才能一统!?”

    抛出问题,解决问题,这是谷叶君最为擅长的说服之技。

    谷叶君所言一语中的,当真容不得反驳,他继而言道:

    “只要有一人可以得到南蛮的认可,且要胜过你们三人百倍,那么便足以服众,南蛮便足以一统!”

    江堂展似找到了问题,捂着胸口处的伤口,慷锵问道:“这和青鸾宫主禅位有何联系!难不成一个小丫......难不成笑笑就是那足以胜过宫主,胜过崖蛇大蟒,胜过雪老百倍之能人吗?!”

    谷叶君没好气的瞥了江堂展一眼,“笑笑如今自然不是。”

    “那你侃侃而谈个什么!?”江堂展怒言以驳。

    “蓝帝姜河!”

    谷叶君断然一语,道了这么一个曾经的大人物。

    所有人为之一怔。

    妖庭覆灭,大能之妖皆是惨死,这不是全妖界都所共识的东西么?蓝帝姜河又怎会独善其身......

    等等!

    似是所有人都发现了一点,谷叶君笑道:“都言曾经的妖庭大能皆是惨死,为何今日还能再见赤帝刘玄谨一人一剑震羽山?!为何还能再听道,赤白之争,白帝陨落顿丘之地?凌云妖将尽数身陨,为何不久前又有白娘子护少帝慎入南蛮界!?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么?还不足以说明什么问题吗?!更何况,我谷叶君可是蓝帝姜河的客卿!”

    说至此,谷叶君撤开了衣襟,胸口处正有着一杆长枪的湛蓝印记,他悬空而起,让所有人都瞧得清楚仔细。

    “这是妖庭的‘主客之印’,亦是枪尊之印,主家不死不灭,客卿之身便永存‘主客之印’,直至客卿身份至了千年期限之约。但是,在下与枪尊之印,乃无期无限,至死不解!如今此印尚在,亦可证,蓝帝尚存!”

    青鸾无奈摇了头,“可那又如何呢?暂且不论蓝帝如今所在何处,单是蓝帝体内流淌着华夏之血这一点又怎可服我南蛮之众?”

    “有我在!”谷叶君坚定道:“有我在,蓝帝必然庇护南蛮!”

    江堂展冷嘲一笑:“说了这么久......终究是你自己,在想着顺理成章的坐上那南蛮之主的位置。”

    谷叶君摆了摆手,“你错了小老虎。我一废人怎可做南蛮的脸面尊严?我亦知自身唯有辅佐之才,并无王者之姿,故此我并不贪图那南蛮之主的位置,而那个位置到底该谁做,我想目前未曾寻得蓝帝之前,也唯有一人可坐。”

    “谁?”

    这是众人目前所统一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

    “白狗!”谷叶君肃然道:“白狗乃南蛮群山之灵,乃应天而生,得南蛮之气而孕,真乃南蛮之最圣,且日下南蛮毒瘴氤氲肆意,白狗又兼净化之能,着实属南蛮之祥瑞。虽为灵,体为兽,但却有灵知,足以肩负重任,造福南蛮,实属眼下最能胜任南蛮之主地位的最佳人选。”

    忽有一人言语发问:

    “白狗不是要供奉山神的么?若是白狗做了南蛮之主的位置,那山神动怒......要遭殃的岂不还是我南蛮民众。”

    “山神?”谷叶君讥嘲一笑,“他们不过三只末路大妖罢了,若真论山神,白狗理应如是,哪轮的到三只护家的鹰犬棋子!”

    江堂展瞧着逐渐被说服的子民,又问:“暂且不论这些,难道你以为就凭这些简单的言语就能令得崖蛇大蟒和雪山雪老认可吗?他们若是不服,你又该如何?难不成南蛮一统之前,要先迎来一场血雨腥风的内战不成?”

    似是懒得解释那么多,谷叶君行至了青鸾面前,目光停留在了那面萧墙之上,“青鸾,将天元棋盘还我,一切都将尘埃落定,崖蛇大蟒,雪山雪老必然同意,且那时南蛮必将一统,华夏不犯我南蛮,我南蛮也绝不公然挑衅,也断不阻拦妖王之属。”

    青鸾颦眉甚重,“那笑笑呢?”

    话题重新被折返至了冯笑笑这丫头的身上,一直被谷叶君牵着鼻子走,认他说的再如何的雄伟壮阔,青鸾始终的关注点就在冯笑笑的身上。

    谷叶君无奈妥协,“笑笑的事暂且可以缓办。”

    “必须要办?”青鸾追问。

    谷叶君长吐了口气,“青鸾,别逼我动粗,我手中的棋子要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

    “爹爹,我......”

    小丫头欲要说些什么,谷叶君严厉一瞪,纤指一挑,用法术堵上了小丫头的嘴。

    青鸾尚有些犹豫,毕竟她当初巧言骗走谷叶君的天元棋盘,将其利用金沙点墨笔封印在了这面萧墙之内,为的就是怕谷叶君利用感情而对她造成威胁。

    没了天元棋盘的谷叶君就像断了一只臂膀,而本就因蓝帝消失就断了一臂的谷叶君,失了双臂也就没了威胁,可是青鸾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真的在欺骗自己的感情,真的是在谋划着什么。

    也万万没有想到,断了他‘双臂’,但却断不了他缜密的心机。

    似是一切都将尘埃落定,谷叶君一步一步落着棋,紧逼着青鸾交出天元棋盘,这也是给足了青鸾最后的尊严,毕竟谷叶君完全可以镇压青鸾宫,自己取出天元棋盘。

    可一旦天元棋盘重新入了他手,一切都将没了商讨的余地......

    青鸾如坐针毡,心中矛盾纠结的很,是赌一把,还是完全的妥协......

    “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青鸾深吸了口气,“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谷叶君笑了笑,“可以。”

    青鸾语气微颤,“小莩......是你带走的吗?”

    谷叶君一怔,神色微变。

    青鸾眼神尖锐,猛地退后了一步,吓坏了被她抱在怀中的冯笑笑,然而下一刻,更是吓坏了谷叶君冯秋霜。

    因为青鸾已一只手掐在了冯笑笑的脖子上,这是青鸾如今最后的‘筹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