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山我作主 > 第八百九十章 太渊剑,宙光盘
    陈景用得自陨星上的灵物炼制了两柄极品飞剑,一柄是陨星剑,一柄是寒星剑。

    苏彩云选了寒星剑,这把飞剑锋锐无匹,带着一股森寒肃杀的气息,与苏彩云的剑意很相配,她非常喜欢。

    陨星剑在蓄力之后可以发出流星天降般的一击,可惜张陵却不喜欢。

    “师妹,你本命法宝还是选‘太渊剑’?”张陵问道。

    “是啊,师伯帮我把材料都准备好了。”苏彩云点头,问道:“你选‘宙光盘’?”

    “嗯,宙光盘最适合我。”

    张陵兴致勃勃的说道,他修炼的功法特殊,元罡罩中的法宝其实用起来都不是太顺手。

    宙光盘是《上玄星宿应化篇》中记载的本命法宝之一,与功法十分相配。

    傍晚在听风阁大宴全山,庆祝张陵结成金丹,宴会结束后,大家回到洞府。

    “回乡探亲?可以啊,我让下院给你们准备些适合带回去的礼物。”

    陈景说道,灵岩山弟子结丹后照例应该去三派拜访,张陵和苏彩云想先回家乡看看,这当然没问题。

    两人的家乡在三百万里外的七虹原那边,离灵岩山很远,不过他们一起走,还有灵犀可以联系,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多谢师父!”张陵说道,一时有点神思飘渺。

    他小时候就跟着叔祖张潮离家,当时以为只是去外面玩几天,没有好好和父母道别,没想到跟着叔祖一路到了七虹原,在日初岩上遇到了师父陈景,就此拜入灵岩山。

    到现在已经离家五十多年了,当初告别叔祖张潮时,叔祖说会照顾他的家人,让他不用担心,但叔祖张潮当时就很老了,不知道现在是否建在,父母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苏彩云小时候就被送到岩下客栈做杂役弟子,离开天虹州的时候也回村里跟家人道过别。

    知道苏彩云拜入仙山,全家人都很高兴,她没有张陵的遗憾,不过这么多年没见也有些想念,正好和师兄一起回去看看。

    张陵匆匆炼制好了葫芦,祭炼了一下法宝,就和苏彩云下山,回乡探亲去了。

    临渊城。

    潜修区的一座洞府中桃花盛开,桃树间的小亭里,玉案上摆了一壶酒,几样小菜,两个女子正在小酌。

    韩莹喝了半杯酒,说道:“云仙,这个玉梨酒不错啊。”

    “是吗?这是刚酿造好的,在酒葫芦里放几个月肯定更好。”

    周云仙听了容光焕发。

    “嗯,现在喝就很好,不比咱们上次在醉仙楼里喝的差。”

    韩莹挺喜欢这玉梨酒的风味。

    “那就多喝点,来,干了!”

    周云仙心中振奋,这灵酒是用韩莹洞府中的玉梨酿造的,是她酿出的第二种灵酒,想不到就获得了不错的评价,看来她在酿酒上是有天赋的,选择酿酒的决定没错。

    ……

    张陵和苏彩云两人返乡用了半年多时间,之后又去天池山、摩天崖和黄龙岭拜访。

    回到灵岩山后,两人安下心来,开始炼制本命法宝。

    苏彩云也在炼器工坊内分到自己的书房和炼器室。

    现在四个弟子在工坊内都有自己炼器的地方。

    苏彩云要从头开始学习炼器,估计要用不少时间才能炼成太渊剑。

    张陵在炼器上的造诣不低,不过宙光盘在本命法宝中属于炼制难度比较高的,估计他也要在炼器工坊内泡好多年才能炼成宙光盘。

    时光匆匆,几年时间一晃而过。

    这天中午,庭院一侧传出小兽们兴奋的叫声。

    陈景站在一个竹架前,手中捧着一个大大的匏瓜,笑容满面。

    小兽们挤在旁边看着,匏瓜足有水桶粗,比从之前从万灵界带回来的匏瓜大多了,颜色没变,还是黄绿色,匏瓜上面有一层变幻不定的宝光。

    宝光中五色流转,比之前匏瓜的宝光明亮一些。

    匏瓜显露出的灵压比星沙葫芦还高,妥妥是元婴中期的品级。

    现在是师徒三人回到灵岩山的第一百七十六年,匏瓜开花后到现在正好十年,之前匏瓜藤长了十年开花,算一下,匏瓜就是一百四十年开花,一百四十年成熟。

    竹架上的藤蔓刚才在匏瓜成熟时枯萎了,匏瓜的很多特点都和玉宸界的葫芦一样,陈景心想,希望也能用造化葫芦诀炼制成器。

    “喳喳!”

    “喵!”

    “唧唧!”

    小兽们的脑袋都伸到匏瓜边上了。

    “给你们看看。”陈景笑道,将匏瓜交给几只小兽。

    小兽们兴高采烈的围着匏瓜,这个大家伙长得有点粗糙,没有星沙葫芦和玉音葫芦那么精致,不过匏瓜更厉害,上面的宝光很漂亮。

    几只小兽猜测着匏瓜有什么样的威能,小萝在匏瓜上方飞了一圈,有些郁闷,这个果实太大了,进不了她宫殿的大门。

    傍晚,大家陆陆续续的来到庭院里,聚集在匏瓜藤前,到现在六个匏瓜成熟了,藤蔓上还有四个。

    秦业、张陵和苏彩云一人捧着一个巨大的匏瓜,都啧啧称奇。

    天风上人也拿了一只匏瓜细看,柳飞儿问陈景:“你说这匏瓜会有什么神通?”

    “猜不出来,等明天我试试,看能不能用造化葫芦诀炼制一个。”陈景笑道。

    天风上人看着匏瓜,说道:“炼制前,要做好准备。”

    “好!”陈景点头,匏瓜来自万灵界,就算能用造化葫芦诀炼制,也不知道炼制时会是什么情况,是应该做些准备。

    “师父,匏瓜不好炼制吗?”柳飞儿问道。

    天风上人看着匏瓜,没有说话。

    第二天上午,六环和七环之间一片遍地乱石的山坡中,陈景盘膝坐在一块大石上,双手交叠,托着一个匏瓜。

    天风上人、柳飞儿、弟子和小兽们站在几十丈外远远看着。

    山坡周围鸟兽绝迹,被小兽们赶走了,以防干扰到陈景。

    陈景默运《上清玉霄明神咒》,感觉心神宁定后,就运起造化葫芦诀,口中念念有词。

    掌心青色真元滚滚注入匏瓜,与此同时,天地间灵气腾起怒潮,涌入匏瓜。

    忽然,匏瓜微微一歪,涌入的真元和灵气顿时不稳,天空中刚刚形成的灵气漩涡一散,变成了一团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