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脸谱下的大明 > 第八百七十四章 事成
    事实证明了钱渊的眼光。

    八月十二日,陆家辗转通过内宫监送李氏入西苑。

    八月十三日,隆庆帝临幸李氏,赏走盘珠三颗。

    八月十四日,陈洪秘呈陆家礼单,当日便送入内承运库。

    八月十五日,中秋佳节,隆庆帝携皇后、皇子并妃嫔赏月,李氏随身服侍。

    当夜,隆庆帝赏赐阁臣、六部尚书、勋贵并潜邸旧臣月饼,前锦衣卫指挥使陆炳亦得赏赐。

    而钱渊在八月十八日被召入西苑,也就是这一天,李氏被封为淑妃。

    “展才辛苦了。”

    隆庆帝和颜悦色,嘴角带笑,看样子对钱渊辗转送来的礼物非常满意。

    “为陛下效劳,臣不敢言辛苦。”

    钱渊脸颊上的肉抖了抖,这次拉皮条拉的……呃,陆家、皇帝、李氏、自己,算是四赢吧。

    还是在这座凉亭里,隆庆帝笑着随口道:“这两日朝中倒是清净了些。”

    “圣君在位,何人胆敢放肆。”钱渊不阴不阳的接了句。

    隆庆帝指的是自从赏赐陆炳月饼之后,弹劾陆炳的科道言官好像都哑巴了……虽然无数人暗骂陆炳太不要脸!

    可以想象下,如果这是钱渊干的,万一泄露出去,那些科道言官绝不会哑巴,甚至所有的科道言官都会群起而攻之……还好找了陆炳来背锅。

    “明日南宫召见群臣,展才准备的怎么样了?”

    “无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钱渊犹豫了下,从袖子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递过去,“不敢隐瞒陛下。”

    隆庆帝好奇的翻开看了几眼,不禁笑骂:“真是一肚子鬼心眼!”

    钱渊还真有点冤枉,这事儿还真不是他的主意,而是徐渭的点子……这也代表了很多出身东南的官员的想法。

    通政使钱铮私下统计过,上书弹劾胡宗宪的科道言官以及两京六部主事、郎中、员外郎中,东南出身的官员不到一成。

    胡宗宪的确攀附严党,厚贿严东楼,但他也的确有任事之心,也有任事之能。

    多年前那场扫平东南倭患的连年大战中,涌现出了无数能臣名将,文有谭纶、唐顺之、王崇古、吴百朋,武有戚继光、俞大猷、刘显、卢斌,还有两度南下在诸次大战中均有杰出表现的钱龙泉……

    但东南官员心里是有数的,论功,胡宗宪排在首位,至少,不应该比声望更高、名气更大的钱渊低。

    对这些东南官员来说,护卫乡梓之地的胡宗宪百般不是,但也罪不至死……大量的弹劾奏折都将胡宗宪与故宣大总督杨顺、前大理寺卿鄢懋卿相提并论,后两人都下狱论死。

    隆庆帝将册子看完丢回给钱渊,“有用吗?”

    “可能没用。”钱渊坦诚的回答。

    隆庆帝无语的看着钱渊,没用你折腾个什么劲儿?

    钱渊没回答,一方面在于解气,徐渭、诸大绶、陶大临、孙鑨大量出身浙江的随园士子都忿忿不平,另一方面是给胡宗宪吃一颗定心丸……钱渊记得原时空中,胡宗宪滚蛋两年后又被召入京中问罪,最终途中不堪折辱愤而自杀。

    当然了,这次的定心丸不是黑锅,钱渊决定自己来扛。

    当然了,“没用”是假的,只不过隆庆帝没看出来,

    看钱渊不吭声,隆庆帝也不管,反正后日自己只顾着看戏……只要没什么意外,胡宗宪的结局应该是罢官归乡。

    “对了,鹿肉滋味如何?”隆庆帝似笑非笑道:“前些天,你说随园还在调制酱料?”

    钱渊眼神闪烁,“尚未毕工,还请陛下稍候。”

    “哈哈哈……”隆庆帝大笑道:“还说不是畏妻如虎?”

    那两只小鹿现在是小七的宝贝,想吃……钱渊走近点都要被骂,那哪里还是鹿啊,都成了祖宗了,在随园里到处撒欢!

    钱渊拉着脸问:“徐文长?诸端甫、孙文中……必然是徐文长!”

    虽然随园被视为裕王潜邸旧臣,但真正和当年裕王有过接触的除了钱渊本人,只有潘晟、诸大绶、孙鑨、徐渭等几人,自从那日徐渭得赐珊瑚树后,经常入西苑。

    闲扯了几句,隆庆帝起身出了凉亭,随意走动,陈洪带着侍者远远退开,钱渊落后半步跟在身后。

    回头看了眼,隆庆帝小声说:“土特产……”

    钱渊简直要爆炸了,你还要土特产啊?!

    也不怕****?!

    “咳咳。”隆庆帝嗔怪的瞥了眼,“这事儿陆文孚知情?”

    钱渊松了口气,递去一个放心的眼神,“绝不知情!”

    隆庆帝满意的点点头,“陆文孚此人倒是知趣,听说中秋那日他将宅子都送出去了。”

    豪宅还是落到了李伟的手里。

    “展才你也是满肚子的鬼心思,把陆文孚当枪使。”隆庆帝笑道:“今日陆文孚上书请致仕,并其三子归乡,展才以为如何?”

    “此乃天子家事,臣不敢妄言。”

    锦衣卫虽然不是太监,但却被视为天子爪牙,皇室家奴,不是文臣能干预的……原时空中万历皇帝那般报复张居正,就有时任锦衣卫指挥使对张居正俯首帖耳的因素。

    更别说……反正黑锅陆炳已经背上了,至于陆家的命运如何,这和钱渊有什么关系?

    “今日内阁纷争不断。”隆庆帝双手负于身后,沿着细碎石子铺就的小路往前,“海运代漕运,元辅赞之,瓯宁驳之,展才欲开海禁,又设市通商,出海贩货的海船数不胜数,此事展才如何看?”

    御前问话,不能长时间思索,钱渊简短道:“海运代漕运,国之大事,臣奉职詹事府,不敢妄言。”

    顿了下,钱渊补充道:“陛下当询其余阁臣并两京户。”

    沉默了好一阵儿后,隆庆帝叹道:“登基半载,方知理政之难。”

    钱渊艰难而隐晦的回答到:“陛下登基时日不长,待扫清沉疴,澄清宇内,必能蒸蒸日上。”

    隆庆帝转头瞥了眼,他自然听得懂这句话,扫清沉疴……把徐阶、李默甚至是吴山等人全都赶走,让高拱、张居正为首的潜邸旧臣执掌大权……

    这的确是个办法,而且能够让自己迅速轻松下来,隆庆帝在心里琢磨着,吕本、孙升多次上书请求致仕一直被留中不发,等过了年,应该差不多了。

    吕本也就罢了,孙升是隆庆帝特地留下来的,毕竟这位的两个儿子,一个是随园第三号人物,另一个执掌镇海通商事,孙升在内阁某种程度上是代表着随园的……虽然他很少去直庐上班。

    显然,这几天淑妃服侍的不错,隆庆帝这只小蜜蜂找到了适合钻进去的花朵,意志开始被慢慢磨去。

    钱渊一进西苑就发现了这一点,隆庆帝看似精神抖擞,实则眼圈发黑,好像被吸了阳气似的,看来这几天过的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