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刀笼 > 第七十四章 归散
    粉碎虚空的本质,是虚空将人粉碎,粉碎的一丝一毫不存,还天地一个干干净净。

    如今戚笼强行粉碎虚空,以自己为核心,一道道裂痕从身体表面发散出,像是一道道白痕,越来越多,渐渐的,戚笼身体就像是裂开的镜面一般,重重叠叠一道身影。

    “你——”夜天雪失声道,粉碎虚空本就危险,更何况是这种身心分离的突破,她甚至能看到对方瞳孔后的血火。

    “你们先走吧。”

    戚笼微微一笑,手臂轻轻一划,一刹那间,周围血火像是玻璃一般碎裂,露出大好人间。

    夜天雪深深看了对方一眼,道:“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当然,皇妹。”

    剑光一卷,裹住几人,夜天雪纵剑而下,很快便化作一道黑点,而血火再度卷来,一点一滴,将虚空弥补,同时疯狂的血火卷向戚笼。

    戚笼现在的状态很奇怪,一方面,他的意识无比的清醒,另一方面,正是因为清醒,他能感觉到,自己肉身崩溃的有多么彻底,从最细微的粒子开始,一点一点,不可逆转的崩解,这感觉就像是天地变成了一个橡皮擦,将自己抹去。

    除道之外,天地无存。

    然而这种状态下,也让戚笼与天地的联系无比的紧密,念头一动,戚笼便出现在了血色世界的天空上,前方三丈,是一只黑色的丑鸟,正扑扇着翅膀,两翅扇动之间,人道之气像是屏障一样挡在它的面前。

    夜行游女的真容极其丑陋,一半脸还有夜皇太后的面孔,另一半脸牙口参差不齐,五官扭曲,像是拟人般的乌鸦。

    见到戚笼,这位夜行游女吃了一惊,不过动作却没有慢上半点,嘴巴怪异的尖叫起来,像是在呼唤什么,同时一尊菩萨幻影浮现而出,虽然业位不高,但法力雄厚,并包含着深沉的人道之力,杨柳枝轻轻一挥,血红色的人道风暴便席卷而来。

    越是粉碎虚空,就越与虚空合一,戚笼身影一转,便直接消失在原地,然后出现在半空之中。

    黑暗之中,好似千万人的呓语声同时响起,然后血色高空之上,一只巨大苍白畸形的手臂,一颗有着一百颗眼珠的大脑袋、一道在虚无中走动的巨大人影同时走出来,这就是上古人道投影的原形?

    三个巨大‘幻影’朝自己包围而来。

    戚笼眼珠一眨,眉心的那颗雷眼爆发,无数道泛金色雷光同时落下,而血色世界突然一阵扭曲,三道‘幻影’之间出现巨大的缺口,戚笼直接闪身,扑向夜行游女。

    夜行游女面色微变,转身便遁走,这一位的速度极快,仅比金翅大鹏鸟慢上一分,若不是‘粉碎虚空’状态下,戚笼的速度近乎瞬移,也很难追上。

    而且夜行游女的声音似乎有召唤‘上古人道投影’的作用,每一次尖叫,便会有浅黑色、黑色、血色的上古投影陆续召唤而来,若不是在外界有肉身强行扭曲磁场,恐怕戚笼的魂魄早被吸入其中。

    粉碎虚空状态下的戚笼,已经能镇压夜真宗了。

    一追一逃,虽然只有短短数息,但二人都是险象环生,夜行游女,也就是朱太后有两三次,差一点点就被戚笼抓住,而戚笼就像是一个露沙子的漏斗,寿元、法力、龙脉之气不可逆转的外泄。

    反舌、大耳、身毛、三首影、犬戎鼻等‘器官’都有一种烧焦的感觉。

    然而夜行游女还能勉强撑住,外界的夜真宗可就真的撑不住了,‘粉碎虚空’下的戚笼,已经彻底达到了真神级,一招一式,无限接近于后天大道的威力,加上龙脉、武神、夜昼法的功力叠加,早已超越了夜真宗的巅峰状态,如今的‘夜真宗’又只是一具活尸,一增一减,终于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一个空隙被抓住,戚笼体内的龙脉猛然飞出,钻入夜真宗的体内,两条龙影在磁力的纠缠下,渐渐凝成一条,然而这一条更加强大的龙脉却立刻弑主,夜真宗顿时五官流血,体内气息乱窜,‘肉身戚笼’找到机会,背后的夜昼大氅猛然飞起,裹向夜真宗,内外合击,伴随着整个夜昼国猛的一晃,昔日的盖世枭雄,夜真宗终于被五马分尸,死的不能再死了。

    龙脉在半空中一晃,化作‘夜真宗’,老脸上下打量他,一脸的满意。

    “你是哪一代的夜族人,朱视那个小贱人想灭我夜族整族,真是想的美,我夜颠神的血脉,怎么可能轻易灭绝,它注定要万世长存、与国同休的……”

    “你废话太多了。”

    戚笼招手,最后一点‘夜真宗’意念散去,龙脉嘶吼一声,钻回肉身,一股更加强大的感觉从体内溢出,原本淡薄的几乎要消失的身影再一次充盈起来。

    而除了强大之外,体内的龙脉之力还有了另一种感应,那是与夜昼国内所有‘上古人道投影’的感应。

    肉身一闪,便出现在了血色战场之中,除了夜行游女之外,只有曾经的夜真宗能做到这一点。

    身魂合一,戚笼猛的抓手,无数道虚空裂痕疯狂张开,粉碎虚空的力量弥漫整个上古战场。

    夜行游女惨叫一声,像是被鞭子狠狠抽打了一下。

    戚笼瞬间出现在对方面前,单手撕抓,一把扯掉了对方的一只鸟翅,露出血淋淋蠕动的翅根。

    “普渡众生有何错?!”

    嘴巴张开,无数道面孔在怒吼。

    “上古人族不需你普渡,你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怨妇而已。”

    戚笼伸手,一道金光疯狂探出,照胆剑落于手上,‘百无禁忌’的剑身,一寸又一寸,刺入对方的嘴中。

    金光大亮,怨气具消。

    看着重伤昏迷中的夜行游女,戚笼犹豫了下,并没有下杀手,他能感应到,对方与这个国度的气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渐渐淡薄的身影,也让他明白,破碎虚空的危险才刚刚开始。

    “肉身看来是保不住了。”

    戚笼嘴巴一张,龙脉飞腾而出,往夜之都方向飞去,同时魂魄立于莲台之上,双目一闭,意识彻底沉侵于天地磁场之中,生命本源化作无数道,分别钻入不同的上古世界投影之中。